奏報履勘水沙連六社番地體察各社番情摺

 

                                                閩浙總督臣劉韻珂   
   奏為遵
  旨履勘水沙連六社番地體察各社番情並查出私   墾民番分別辦理恭摺據實覆奏仰祈
  聖鑒事竊臣於道光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承准   軍機大臣字寄本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奉
  上諭前據劉韻珂等奏臺灣生番獻地輸誠請歸官   開墾一摺當交大學士軍機大臣會同該部議奏   茲據會議具奏該番性類犬羊羸居崖谷忽因衰   弱窮困獻地投誠懇請官為經理恐有漢奸懷詐   挾私潛為勾引一經收納利之所在百弊叢生有   非豫料所能及者此事大有關係著該督於明年   二三月渡臺後將該處一切情形親加履勘悉心   體察籌及久遠據實奏明未奉諭旨之先不准措   辦斷不可輕聽屬員慫恿以為邀功討好受其朦   蔽率行議准致貽種種後患凜之慎之原摺鈔給   閱看將此諭令知之又臣附奏起程渡臺閱伍並    履勘番地一片於五月二十四日在彰化縣途    次奉到
  硃批知道了又於即親詣水沙連各社體察番情履    勘地勢句旁欽奉
  硃批凜之慎之不可顧目前留後患也各等因欽此    跪讀之餘仰見
  聖主智慮深遠指示周詳欽佩私衷莫可言喻伏查    水沙連六社番地雖於道光四年及二十一年    兩次議開總以與番爭利恐後患難防奏請飭    禁此次田頭水媬葸齞f鹿埔堿媵媯奶貌嚏@   生番輸誠獻地固由不諳耕種謀食維艱欲求    內附以為自全之策與前此議開情形迥別但    犬羊之性反覆無恆誠如部議恐其鼓舞於前    仍復頑梗於後臣前因臺灣鎮總兵武攀鳳臺    灣道熊一本臺灣府仝卜年及署鹿港同知史                密先後詳稟該員等均係親歷六社更番迭勘    咸謂番情真摯並無他虞察其所言似均確有    把握而熊一本仝卜年歷任臺灣又皆十數年    凡海外一切利弊無不瞭如指掌其武攀鳳史    密二員雖不及該道府之年久而辦事之結實    精勤亦與該道府相埒既於開墾一事剴切詳    陳力請舉辦自不致稍有欺飾且其時各社生    番多已薙髮易服更未便拒而不納致阻其嚮    慕之誠是以會同前福建撫臣鄭祖琛
   奏請試墾茲奉
  聖諭敕令親勘熟籌自當欽遵辦理何敢因原奏在                先稍涉迴護惟事關開闢所繫甚重其地勢之    有無險阻番情之果否悅服尚不難一勘而知    而開闢之與封禁孰得孰失究屬未來之事必    先參以眾論方不失於偏倚臣遂恭錄
        諭旨轉行遵照一面隨時隨地博訪周諮有謂六社    地土沃饒若得及時開墾可為全臺興大利者    有謂各生番族類兇頑若不照案封禁恐為全    臺貽後患者而詢之在籍之紳士廖鴻荃等則    堅以開墾為是並云伊等戚友在臺多年深悉    六社地甚肥美果能議開既可多產食米亦可    安插游民數月之中人言籍籍雖議開多於議    禁然要皆各執其說並無一定之論自非親身    審察究難決其是非當即
   奏明於二十七年三月二十四日由省起程將興    泉二府屬陸續報獲洋匪順道勘辦後逕至蚶    江登舟候風於四月十四日放洋次日收鹿港    口即由陸路按站前進沿途諦訪六社確情亦    與內地人言相等臣先將臺灣鳳山嘉義三縣    各營官兵按次簡校並將應審案件應理公事    逐一辦竣遂督同署鹿港同知史密署淡水同    知曹士桂北路協副將葉長春嘉義營參將呂    大陞及臣隨帶之文武員弁均輕騎減從酌帶    兵勇於五月十三日在彰化縣屬之南投換坐    竹輿由集集鋪入山於二十日至內木柵出山    由北投一帶回抵彰化縣城計八日之間將該    處一切情形親加履勘悉心體察謹為我
  皇上縷晰陳之查水沙連內山係屬總名而田頭水    媬葸齞f鹿埔堿媵堣貌尷於中在彰化之    東南隅南以集集鋪為入山之始南投係其門    欄北以內木柵為番界之終北投係其鎖鑰自    集集鋪東行十里為風谾口又五里為水塈|    由水塈|南行三里折西登雞胸嶺過嶺五里    為竿蓁林又五里為竹林子又五里為田頭社    越社南之蠻丹嶺東行五里為水堛壎悀鐒堙@   社東北行五里為貓蘭社又五里為審鹿社又    二十里為埔裡社社名茄冬里里北十餘里為    眉裡社由埔裡社西行十里為鐵砧山山南有    溪水一道過溪後仍西行二十里為松柏崙十    五里為內國姓五里為龜紫頭十里為外國姓    五里為太平林五里為瞨屯園由瞨屯園南行    五里為內木柵又二里為北投以上自集集鋪    起至內木柵止計程一百五十五里均係約略    計算並未施弓步較外間驛路不啻倍之內田    頭社約可墾地七八百甲生番大小男婦二百    八十八丁口番寮八九十間水堛嶼虪i墾地    三四百甲生番大小男婦四百三十四丁口番    寮八九十間貓蘭社約可墾地七八百甲生番                大小男婦九十五丁口番寮三十餘間審鹿社    約可墾地四千餘甲生番大小男婦五十二丁    口均已遷附水堛孺~住埔堛嶼虪i墾地四    千餘甲其社南之一千餘甲先經熟番私墾間    有生番自墾之地均係畸零小塊不成片段且    俱將稻穀撒於地內聽其生長並非插種之法    秧苗皆稀散細弱難期秀實現住生番大小男    婦二十七丁口熟番約共二千人眉堛嶼虪i    墾地二千餘甲現住生番大小男婦一百二十    四丁口統計六社約可墾地一萬二三千甲各    社地均有溪流可資灌溉且日晡露瀼浸人衣    袂入夜更重近山之地亦無虞旱乾其間懸崖    仄磴者為風谾口古木連陰者為竿蓁林幽篁    夾道者為竹林子壁立千仞俯瞰群峰者為雞    胸嶺為松柏崙至水堛壑坐擗趧瑹n北縱八    九里橫半之水色紅綠平分四圍層巒疊翠潭    心孤峙一峰名珠子山高里許頂平如砥可容    屋十數椽番倉數十間依山繞架潭東溪源四    時不竭水邊漁簸零星隱約於竹樹間是其山    水之清奇實為各社之名勝而平原曠野局勢    天開壤地毘連周圍約六七十里一望無盡者    則埔堿媵堣G社尤為各社之冠臣躬親閱歷    雖平險殊途山澤異地然均有道路可通並無    阻塞之處惟南路之雞胸嶺北路之松柏崙山    勢高聳引重維艱而南有八仙嶺一路可以開    闢北有溪水一道可以疏通亦無虞間隔若夫    埔堿媵堥滫壑妒F有觀音山一座列岫拱環    山下悉屬曠土與社西之鐵砧山遙相映對萬    霧溪繞其北史老溪圍其南其西來之水均灌    注史老溪直達鐵砧山下與萬霧溪合流而西    歷彰化之大肚溪匯入於海其合流處所灘石    崚崢水勢較淺加以濬鑿舟楫即可通行此臣    履勘水沙連六社番地之實在情形也而六社    番情則又有大可見者方臣甫至南投時即有    田頭社生番三四十人匍匐出迎及入山以後    又有水媬葸齞f鹿埔堿媵堣酊嬰U生番或    十數人或數十人間段跪接一見臣輿均各爭    先恐後用手挽扶每至一社履勘時各生番即    盡率其族眾俯伏道旁不敢仰視內有薙髮者    衣履者十之七八餘尚披髮跣足男番以番布    或鹿皮二塊護其下體前後女番以番布數幅    裹其下體上身亦被服番布而襟袖粗具亦有    布質襤褸不能蔽體者其乳哺之嬰番多用布    條縛繫於胸背間身無寸縷形以羸蟲窮蹙之    狀有令人目不忍睹者臣諭通事傳示各番令    其不必生畏各番均昂首色喜惟男番眉心間    有刺一王字者體畫較粗而女番之眉心頷頦    多各刺一小王字且從口旁刺入兩脥至耳垂    又灣環刺下如蝶翅狀所刺行數疏密不一所    塗顏色黃白亦不同詢知番女許字後始刺兩    脥遵祖制也當向查詢歸化獻地是否出自真    誠各番均手指草地亟亟首肯惟言語啁啾音    同鴃舌無從辨悉據通事傳稟各番皆誠求開    墾臣遂飭歸本社聽候勘辦各番於歡呼感謝    之後或扶攜老幼逕自回社或奔走前後擁護    而行並於臣路過水堛壑坐擗趧磌銂局衪慼@   船遊覽番俗以大木分為兩開刳其中而毫無    增益呼為蟒甲船木質堅如鐵石長者二丈有    奇短亦丈餘或八九尺闊三四五尺不等臣因    番情真摯未便過拂又欲遍勘全社形勢即徒    步登蟒甲各番等即以七八人盪槳行駛踴躍    歡騰到處涉歷其親愛之忱毫無虛飾迨臣履    勘六社已畢復回至埔堛嬰瘣J將田頭社番    目擺典水堛懇f目毛蛤肉貓蘭社番目六改    二審鹿社番目排塔母埔堛懇f目督律眉堙@   社番目改努同隨行番眾及各社通事人等逐    一傳齊嚴詰其獻地之故該番目等各操番音    喃喃苦訴詢之通事據稟各番目咸稱伊等因    不諳耕作各社番地悉成荒蕪其自墾之地歲    收無多不敷食用遂致衰弱困窮日甚一日實    有難以存活之勢幸鹿港同知進社查看遂各    獻納輿圖情願薙髮易服改為熟番求准歸官    經理但蒙
  大皇帝酌賞租穀俾得溫飽自全
  恩同再造等語臣因通事傳供恐有捏飾復諭令傳                示各番目凡有供詞不妨裝演手勢該番目等    各以一手捫心一手拍地並以拍地之手作抄    翻狀以明其獻地歸官實係出自本願臣以該    番眾等榛處狉游毫無知識一旦輸誠納款未    必非漢奸人等懷詐挾私從中勾引又面諭通    事向各番目再三詰訊各番目均搖手稱無臣    遂諭以爾等既各真心內附自當代為具奏俟    欽奉
  諭旨再行遵辦各番目伏地叩頭同聲感戴並各撫    其手足身體含笑私語傳詢通事據稟各番目    以如蒙
  大皇帝恩准墾地伊等此後亦得同服衣裳同著冠    履是以稱快及臣諭令回社各番目或囑通事    轉求臣多住幾日或求通事請示臣何時再來    或又將臣寄寓茅舍信手指揮絮語不休詢之    通事稱係各番目因臣現寓草寮卑隘俟臣再    來時伊等起造高大房舍以為駐宿之所臣復    諭令通事一面嘉獎一面辭覆並促其率眾各    歸各番目始率領男婦唯唯而退嗣臣因公留    住五日各番眾仍絡繹前來有獻鹿筋數條者    有獻鹿角兩雙者有獻鹿皮一張者有獻鹿脯    番餑二盤者並有番婦番女以番布一二段雛    雞一二隻雞卵五六枚呈獻者臣酌收些須以    示不疑亦薄賞其紅布食鹽以示體卹各番歡    欣鼓舞叩謝不已有時逐之使去而舉步遲疑    有時禁其不來而傍門瞻顧其依戀不捨直有    倒懸待解饑嬰待哺之情復察各番群稱史密    為老祖纏綿固結更難以言語形容洎臣束裝    出社各番眾跪送紛紛面容悽慘臣亦不覺顧    而心惻此臣體察水沙連六社番情之實在情    形也且匪特六社內之番情可見也而六社外    之番情亦可共見查內山南北綿亙界分三港    南港番性柔馴中港番族貧弱六社即在其內    北港生番較為蕃庶各番雖係同類要皆各自             為社彼此不知相顧有無亦不相通臣行至南    投即有南港之鸞社毛註仔社山頂社巴轆頭    社並中港之社仔社剝骨社適社木噶蘭社扣    社干打萬社各生番男婦二百一十二人出迎    迨入內山沿途一帶又有中港之阿里鮮社架    霧社包倒訓社溪底社並北港之致霧社眉藐    吶社眉貓蠟社嗎伊郎社各生番或數十人或    百餘人出迎其貌言服色悉如六社各生番內    間有以番布鹿皮跪獻者臣酌收薄賞亦如六    社各生番皆叩謝不遑喜形於色惟臣查勘六    社番地與外社生番毫無干涉何以該生番等    亦麇至跪接當向詰詢據通事傳稟前因史同    知查禁內山深入六社隨處勸諭生番不可行    兇為非並恐六社受人欺凌力為保護伊等同    深感激茲欣聞
  大皇帝欽命臣前來履勘六社是以率眾瞻仰以表    恭順之忱臣諭通事面為獎譽飭令回社後均    抽藤吊鹿勤謀生業切勿作惡犯法各番皆歡    喜叩頭復囑通事傳稟伊等實不敢欺瞞從前    各番族眾不乏作惡之人自奉鹿港同知示諭    各番目約束緊嚴各番丁無不歛跡詢據隨行    之臺灣官役稟稱向來生番殺人每歲多至一    百餘名近一二年中殺人甚屬寥寥臣又令通    事傳諭各番爾等果能如此即是良番
  大皇帝自必喜悅各番皆頂感無既欣欣而去並經    臣查知有北港之平來萬社生番帶領番眾十    餘人先期來至六社內之埔堛尷麰堈鄏]等    待日久口糧食盡未及見臣怏怏而返又有相    距埔堛壑迨誘曀{途南港之丹社勿勿社依    肉閣社改重社生番亦各率番眾二三十人隨    後趕至六社內之水堛尷黿竣扛壎芚f又牽    活鹿六隻勿勿等三社生番亦攜番布二段鹿    筋一束欲來呈獻因臣已過社數日追謁不及    亦各無奈轉回跡其篤摯嚮慕之殷斷非他人    慫恿所能致至各生番所用器械祇有鐵矛鳥    槍弓矢三項鐵矛以竹木為柄長僅四五尺其    運用時但知兩手握柄直向前戳並不諳縱橫    撥刺之法施放鳥槍必須用架且一出之後若    再裝藥下子燃火勾機必遲至半刻之久方能    完竣弓矢則以竹為之弦用苧繩發矢不能及    遠著物亦不能深入內山並無虎狼打牲全恃    猛犬若憑技藝十不獲一即其逞兇殺人亦祇    伺單身入山樵採者而暗傷之並不敢出山肆    虐臣訪詢明確深知內山生番不但懦於湖南    廣東之猺匪並且不及四川之猓夷此臣體察    水沙連六社外各社番情並查悉各生番械技    之實在情形也惟是番地固貴周勘番情亦應    詳察而私墾之犯更宜嚴切查究臣自入六社    之後即督同史密曹士桂及隨從員弁帶領通    事分投清查並令各社番目將自墾之田逐一    指認查出埔堛嬰釣p墾地一千餘甲貓蘭社    有私墾地五六甲眉裡社有私墾地二三百甲    其田頭水裡審鹿三社並無私墾當向各社番    目查訊據通事稟據埔堛懇f目督律供稱伊    祖父在日因不解耕種曾招熟番佃墾社地歲    收租穀尚敷養贍近來熟番增多每年給租有    限難資餬口各熟番尚無凌逼情事至伊祖父    於何年招佃各熟番墾地若干並應納租穀若    干伊實不知訊之通事亦堅供不知各熟番係    何年進社並稱生番愚蠢實皆不識數目傳集    各熟番頭目羅國忠等逐一研鞫僉供伊等祇    知祖父早年因埔堛壎芚f招佃遂各挈眷入    社代墾納租伊等在社生長並不記始自何年    亦不知本社社名坐落何處現種番地即係祖    父遺業實非伊等私墾所納租穀均係酌量給    予有減無增各生番從不計較多寡茲奉示諭    始知犯法亟應遵諭搬遷惟出社後安身無處    討乞無門男婦老幼二千人勢必盡成餓莩當    各伏地碰頭泣求恩施格外各等情究詰至再    各供不移臣查該熟番等本係埔堛壎芚f招    佃與違禁自行私墾者究屬有間況其租父進    社時該熟番等尚未生長迨歷年久遠遞相承    接祇知為先世之遺田並不知為私開之禁地    現在聚族而居已有二千丁口若竟繩之以法    與明知故犯者既無區別且人數眾多誅之亦    不勝其誅臣再四思維自不能不暫為權變當    即嚴諭該熟番等本季番租斷不准減少聽官    照例收給生番刈穫之後亦不准再種俟奏奉  諭旨如不准開墾即各率族遷徙各熟番傾心感服    旋即呈具切結存案復向貓蘭社番目六改二    眉堛懇f目改努查訊兩社私墾之犯各有若    干私墾始自何時是否係各番目招引進社又    據通事傳稟貓蘭社內私墾者祇有二十餘人    俱係漢民不知是何籍貫眉堛壑漕p墾者男    婦大小約共四五百人俱係外來熟番兩社內    向俱無人私墾該民人熟番等均係本年正二    月間先後來社搭寮墾種並未議租各番目等    實無招佃情弊私墾各犯聞知臣入出查勘均    各逃逸並據署鹿港同知史密面稟上年伊查    禁內山親歷各社祇知埔堣@社有生番招引    熟番佃種情事伊因防患將來是以通稟試墾    其餘五社絕無私墾之人迨稟請試墾之後又    恐民番先自偷越即商同北路協副將葉長春    會撥兵勇丁役在北路之內木柵地方設卡稽    查嗣因奉
        旨不准措辦隨將原撥兵勇撤回伊亦未敢再進六    社各等語是貓蘭眉堣G社私墾之犯其為偵    知兵勇撤後始行偷越無疑查私墾番地大干    嚴禁乃該民番等竟敢因撤回兵勇潛入私開    實屬藐玩當飭北路協副將葉長春嘉義營參    將呂大陞協同史密督帶兵勇將該二社私插    秧苗全行刈除間有已屆成熟者交官暫時經    理俟收割後勻給各番並將草寮拆燬仍飭嚴    拏各逸犯務獲究辦旋據史密密稟訪有今春    新來熟番徐戇祺一犯倡墾番地生番側目積    惡最稔尚在眉堛擰薵L內藏匿臣嚴諭史密    葉長春等將該犯設法拏獲訊認倡率私墾發    掘番目改努幼姪墳塚拋棄屍骸及焚毀番寮    搶奪牛物各情不諱質之改努亦無異詞並向    徐戇棋究出殉葬鐵器經改努認明領回臣以    徐戇棋窮兇極惡若不就地正法既無以懾熟    番之氣又何能安生番之心遂將徐戇棋恭請  王命在眉堛應B斬梟示以為懲一儆百之計一面    出示曉諭如敢再有私墾凌逼生番者與徐戇    棋同罪各社生番並埔堛孺萓之熟番同深    畏服而改努更感激涕零叩謝不已此又臣在    六社內查出私墾分別辦理並將欺凌生番之    犯訪獲審辦之各實在原委也伏思我
      國家開疆拓土二百餘年聲教所敷東漸西被雖    遠邊荒陬無不盡入版圖幅員之廣實為漢唐    以來所未有茲水沙連六社番地不過蕞爾一    隅或禁或開本屬無關得失特以生番之率眾    來歸由於不知耕耘生計日蹙而招佃之熟番    又皆減租欺朦其所以欲得官為撫治者實藉    此為保衛身家之圖若不俯順番情則生番日    益困窮熟番日益橫肆勢不至盡戕其生盡併    其地不止久之呼朋引類日聚日多而無賴之    徒負罪之犯亦得以無官查察潛跡遁藏從此    儔類互分必致倚強而凌弱黨與既眾更恐拒    捕而抗官得逋逃之藪為負嵎之謀其貽患殊    難逆料縱熟番不難驅逐而利之所在眾趨若    騖能禁今日之不來不能保異日之不往從前    豎碑立界設隘分防立法何嘗不密乃私墾者    仍有二千人之多可見禁令雖嚴總難期歷久    無弊即謂驅逐之後厲禁迭增竟無敢或有踰    越而被逐之熟番數至二千既無本社可歸又    無田廬可守饑寒交迫勢必致流而為匪臺灣    地狹人稠流匪本多不靖又何堪再益此二千    流匪也一經開墾則分疆畫界計畝授耕生番    收其租息既各鼓腹無憂熟番得以力田亦皆    養身有具有恆產斯有恆心誰不相安樂利而    撫馭兼有文武巡查又有兵役則一切無賴之    徒罪負之犯更屬無從托足顧議者或謂臺地       民情浮動械鬥豎旗層見疊出若再開墾番地    設將來內地匪徒竟與番類勾連剿辦必更費    手不知匪徒與番類聲氣本不相洽溯查歷年    檔案祇有因官兵不敷派撥酌調屯兵協剿匪    徒之案並無匪徒番類互相勾結隨同附和之    事即如乾隆五十三年首逆林爽文逃入六社    經埔堛懇f眾協同官兵社丁人等將該逆生    擒縛獻而林爽文家屬並經水堨釔Y兩社生    番拏獲綑送此更足為內地匪徒不能勾連番    類之明證又或謂生番世隸化外罔知法度現    雖困苦來歸迨衣食充裕無所顧慮安見不始    順終悖不知漢奸詐偽百出每多首鼠兩端而    生番則不識不知絕無機巧斷不致口是心非    縱使譎變無常而統計六社生番大小男婦現    止千有餘名壯丁不過三百餘人皆散居六社    其所需之械與所習之技又無一足恃剿捕亦    甚易易況臺地自鄭氏滅後即為中國所有厥    後陸續開墾者如淡水鹿港噶瑪蘭諸廳無處    非生番地界百數十年來穰穰熙熙莫不涵濡  帝澤移風易俗共安耕鑿之天從未聞有生番為患    調兵征剿之舉往事足徵可以例推至六社之    外番社雖眾族丁地勢臣均莫由深悉然就出    社迎接者觀之已有二十三社之多其賦性之    真樸作事之蠢蚩悉與六社相似以此例彼當    亦不甚懸殊且三港之內統為生番又別無兇    番種類是皆無足深慮又或謂臺地本屬外夷    現在閩省兩口通商夷情或不無叵測若六社    番地一開土地廣而財賦多恐外夷之垂涎更    甚不知夷情止在通商此外別無營求更不貪    圖田土六社番地尚在彰化之後僻處山隅距    海口甚遠外夷斷無垂涎之理而臺地所產菽    粟魚鹽之外間有產茶處所皆葉粗味苦俱非    外夷所珍惜即外夷之售銷於內地者又非臺    民所必需懋遷有無均不足啟外夷之覬覦必    謂外夷之垂涎專以六社番地之墾與不墾為    行止臣固未敢深信回憶臣東渡前後博採眾    論之時實未能折衷一是迨親歷六社確知底    蘊不但閩省內地人言多係耳食即臺地人言    亦半屬隔膜天下事及之後知履之後見益信    臺灣鎮道府之所詳非虛署鹿港同知史密之    首先深入創議開墾確係防微杜漸並無邀功    討好之心而在籍紳士廖鴻荃等之言之恰中    事機也至番地膏腴實為僅見六社可墾之地    雖多至一萬二三千甲而平坦者十居八九絕    少石磧沙壓之處翻犁即成沃壤開墾匪難科    丈亦易即創建工程材木固取之不盡灰石亦    用之不竭經費充盈興修自可迅速據臺灣各    官稟稱初議試墾番地嘉彰兩縣紳富無不樂    從認捐之數已甚不貲及聞臣奉
  命親勘旋即中止如再議續捐尚不致觀望不前久    延時日是開闢創建均無須耗費
   帑金亦無待數年後始能藏事臣材識雖極檮昧    非不知省事為為政之要諉事為便已之方今    以大有關係之事仰蒙
     天語提撕再三
  誥誡為公為私均可奏請中止特以六社番地開之    則易於成功禁之竟難於弭患深思密計實不    敢藉
  君父之責成輒思廢公而便已況一身之利害究不    可奪天下之是非臣渥受
  殊恩又何敢稍涉依違致孤
  高厚以臣愚懦之見似不若查照前奏仍援淡水噶    瑪蘭改土為流之例一體開墾設官撫治俾六    社生番均得優游
        聖世附隸編氓以昭
      盛治惟迭奉
  訓示敕令凜慎從事臣實未敢擅便是否仍乞
  聖裁如蒙
  俞允恭俟
  命下再將試墾一切事宜會同福建撫臣妥議條款    臚敘奏
  聞並將六社地輿繪具圖說恭呈
        御覽除將審辦徐戇棋一案另行具奏外所有遵
  旨履勘水沙連六社番地體察各社番情及臣查辦    民番私墾各緣由謹先繕摺據實覆奏伏乞
  皇上聖鑒訓示謹
   奏
        大學士軍機大臣會同該部悉心計緣憶議務期久        遠無弊妥議具奏
     
                                道光二十七年八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