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番社義民堵剿賊匪情形

 

              福建臺灣鎮總兵官奴才武隆阿   
 奏為特參畏避鋪張不務實政之知府恭摺
 奏
聞請
旨事竊照知府一官為方面大員有董率廳縣之責
  辦理公事自應實力認真方為無忝厥職詎有
  署臺灣府知府鄒翰好事舖張不務實政前朱
  逆竄至淡北經奴才等飭令赴淡水協同該處文
  武嚴密防堵嗣賊匪竄至滬尾奴才接據該知府
  報稱二十五日賊匪竄近滬尾與王贊哨船攻
  擊匪船分駕杉板十餘隻率眾千餘直前撲岸
  經該知府派去之義首劉陞等帶領屯番義勇
  一千名協同砲臺署守備陳必陞分投堵剿義
  首劉陞鎗斃穿紅馬褂賊匪一名番勇斃賊十
  四名該知府又添僱義勇屯番五百名交典史
  馮宗煒帶往申刻王贊督同弁兵與賊攻擊斃
  賊無數直至酉刻風雨大作鎗砲難施匪船高
  大乘風直逼哨船拋擲火罐兵力不支失去哨
  船十隻商船五隻二十七日午未時賊匪忽在
  海邊分插竹標三路意欲撲岸典史馮宗煒義
  首劉陞等與署守備陳必陞商酌設法分路埋
  伏誘令上岸痛剿至未刻末賊船忽吹大號大
  船大砲連發賊眾忽下杉板二十餘隻每船二
  三十人不等搖旗吶喊分為三路均由竹標外
  齊撲上岸署守備陳必陞及義首等兩邊突出
  鎗砲齊發立斃賊匪十數名餘賊即退淹斃不
  計其數典史馮宗煒義首蔡燕等由渡船頭突
  出立斃賊匪三名餘賊返掉而逃又殺賊十五
  六名擊沉杉板三隻淹斃甚多內有執紅邊白
  旗賊目一名其北港塘一路義首劉陞率同義
  勇屯番鎗砲兩面齊出劉陞番阿滿鎗斃執紅
  旗賊目一名賊匪三名經番勇追下淺水轟擊
  又殺賊十二三名擊沉杉板五隻有傷斃者有
  淹斃者亦有鳧水漏網者此次兵勇屯番禦敵
  實為奮勇倍常各等情奴才詳閱該知府所稟賊
  匪既被誘上岸殺斃淹斃無數何以未獲一賊
  未符一尸且署守備陳必陞並未具報恐所報
  有不實情事旋經奴才差查並札詢砲臺防員據
  實具報茲據防守砲臺之署都司王肇化署守
  備陳必陞稟稱賊匪自二十五日乘潮竄近港
  口署都司王肇化帶兵在砲臺轟擊匪船胃死
  與王贊兵船接仗署守備陳必陞帶兵在岸堵
  擊賊匪並未近岸至酉刻大雨盆傾匪船乘風
  撲陷哨船八隻商船五隻二十六日大雨通宵
  二十七日見有賊船駛出杉板撈取漂散椗椇
  署守備陳必陞恐其近岸帶領弁兵番勇施放
  鎗砲間有傷斃旋即退去至戌刻署副將英林
  署淡水同知翟淦帶兵勇到滬軍勢愈壯二十
  八九連日用大砲轟擊匪船即於二十九日竄
  逃自二十四五及二十七等日三次艋舺派來
  番壯義民四百九十名屯番百餘名賊匪自竄
  到滬尾並無撲岸打仗等因是該知府所報盡
  係捏飾鋪張嗣奴才又接據該知府來信云前果
  六月二十六日賊船黑夜圍陷哨商船共十五
  隻茲細加確查尚有舊哨二隻泊在內港並未
  損失因倉猝之際未能細查據義首劉陞等籠
  統具報當經據情轉報茲已查明失去哨船實
  只八隻該知府擬將現存舊哨二隻作為匪船
  竄逃時奪回以符前報十五隻之數乃商之英
  林意見不合等情奴才閱之尤為駭異查該知府
  經奴才等派赴淡水策應堵捕於賊匪竄至滬尾
  即應親往會營堵剿乃藉詞民心驚惶退避艋
  舺及至兵船陷失仍復坐視不前所稱僱集義
        勇屯番一千五百名實不上六百名到滬賊匪
  並無撲岸而以全無影響之事捏報舖張甚至
  欲以未失營哨捏作被賊牽去復經奪回返過
  為功其居心悖謬莫此為甚該知府以卸署在
  即心存五日之見於一切公事多不關心本年
  五月間彰化縣有械鬥一事當飭該知府前往
  查辦及到縣拘提械鬥人犯內有漳人各犯抗
  不到案甚至漳人在官差役等俱即鬨然散堂
  大屬不成事體該知府亦即顢頇了事旋行回
  郡查臺灣為海外巖疆民情素屬浮動而營務
  地方諸事廢弛兼以海洋未靖常為賊匪覬覦
  一應捕務及地方公事全賴地方文武官秉具
  天良實心經理若此風一尚則相率效尤尚復
  成何政體前經福州將軍賽沖阿諄囑奴才及臺
  灣道清華務須悉心振作毋避怨嫌遇有一切
  公事總宜認真辦理況奴才疊荷
皇上天恩委任專間重寄尤不敢稍萌瞻顧徇庇之
  私相應據實
 奏
聞伏乞
皇上
聖明
訓示再此摺原與臺灣道清華合詞具
 奏因臨時拜發清華意見遲迴奴才為地方軍務公
  事起見謹先
 奏
聞合並聲明謹
 奏
另有旨

                          嘉慶十三年七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