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將虛捏狡詐之鄒翰革職拏問並義勇屯番防剿朱濆情形

 

                                閩浙總督臣阿林保 
                                福建巡撫臣張師誠  
 奏為特參虛捏狡詐之知府請
旨革職挐問以儆官邪事竊照朱濆匪船於本年閏
  五月間竄到臺灣極北之大雞籠外洋遊奕臣
  等因臺營各哨船多有在廠修造未經報竣恐
  兵力單薄札飭臺灣鎮道酌量添雇商船配足
  兵械與現有營船一併交安平協副將邱良功
  管帶前赴滬尾會同署遊擊王贊所帶船隻相
  機進剿嗣據該鎮道稟報匪船於六月十四日
  由大雞籠竄逸未知去向臣等正在飭查間接
  到署臺灣府知府鄒翰稟稱朱濆匪船突於六
  月二十三四等日竄到滬尾口二十五日賊眾
  撲岸經該府派去義勇屯番協同官兵擊退是
  日酉刻署遊擊王贊帶領商哨船十五隻與賊
  接仗適風雨大作鎗砲難施匪船倚恃船高賊
  眾乘勢逼壓致將商哨船隻一併失去王贊亦
  無下落二十七日匪眾駕坐杉板二十餘隻分
  作三路撲岸義首劉陞等分投埋伏突出掩殺
  斃賊無數并擊斃穿紅賊目二名攻沉杉板匪
  船八隻等情業經臣等據稟
 奏蒙
聖鑒在案續又接據該府鄒翰詳稱此次朱濆竄臺
  先後雇募商船二十五隻每月共需雇價番銀
  八九千圓自閏五月十二日起按月給發現在
  尚未撤回又雇募義勇及調集屯番共一千五
  百名義勇口糧每名每日給錢二百文屯番每
  名每日給錢一百文共發過口糧銀四千六百
  九十餘兩懇請作正開銷發銀歸款臣等以前
  飭添雇商船配兵原為攻剿朱濆而設查邱良
  功並未帶領商船趕到滬尾而王贊在滬尾所
  帶十五船之內僅有商船五隻是所稱雇募商
  船二十五隻之數已難憑信況內地所雇橫洋
  大商船堪裝一千石者每月僅給雇資銀七十
  兩臺灣商艘多係●船裝貨不過四五百石何
  至二十五船每月即需雇資番銀八九千圓之
  多至隨時雇集番勇幫同兵役防堵口岸係地
  方官應辦之事現在內地沿海各府縣亦時有
  雇募鄉勇皆係自行捐辦並無請銷正項即臣
  等現雇熟悉水性之義勇隨同官兵出洋捕盜
  冒險效命每日每名亦不過給發口糧錢一百
  文何得以從無開銷之義勇口糧任意浮開希
  圖冒領當經批飭藩司不准開銷并確查核參
  去後茲據臺灣鎮武隆阿咨呈朱濆於六月間
  竄到滬尾王贊率師攻擊被賊用火斗燒傷右
  腳仍奮力死戰因眾寡不敵左膀復被賊砍傷
  跌落下海鳧水倚岸遇救得生其被賊砲擊碎
  及遭風漂失商哨船共十三隻賊船因陸路砲
  臺堵禦嚴密不敢撲岸旋於二十八日逃回內
  地所有知府鄒翰前稟情形盡屬虛捏該府於
  賊船竄至滬尾即應親往會營堵剿乃藉詞民
  心驚惶退避艋舺及至兵船失事仍復坐視不
  前所稱雇集義勇屯番一千五百名其實到滬
  尾不上六百名賊匪並無撲岸而以全無影響
  之事捏報舖張甚至欲以未失之哨船二隻捏
  作被賊牽去復經奪回反過為功該鎮本擬會
  同臺灣道清華聯銜參
 奏因清華意見遲迴是以自行單銜奏
聞等語臣等接閱之下不勝駭異查知府鄒翰既不 
  能親自會營實力防剿朱濆賊船乃復以全無
  影響之事捏報邀功實出情理之外其雇募番
  勇一千五百名現據武隆阿查明不上六百名
  即此可見所雇商船亦無二十五船之數是其
  虛捏冒銷情弊顯然武隆阿不即嚴參革審自
  係因臺灣道清華未肯會銜之故但知府大員
  如此居心狡詐行為卑鄙斷難稍事姑容相應
  據實參
 奏請
旨將署臺灣府事建寧府知府鄒翰革職挐問現在
  新任臺灣府知府徐汝瀾已於八月十三日由
  崇武放洋東渡臣等現飭武隆阿派委妥員將
  鄒翰解回內地嚴審定擬具
 奏并飭令徐汝瀾查明鄒翰經手倉庫錢糧有無
  侵虧短缺據實揭報其臺灣道清華因何意見
  遲迴不肯與武隆阿聯銜具
 奏是否徇庇屬員抑係另有別情臣等現在飭查
  另辦又據武隆阿咨呈內稱本年五月間彰化
  縣有械鬥一事鄒翰拘提各犯抗不到案甚至
  漳人及在官差役鬨然散堂大屬不成事體等
  語查臺地民情浮動輒因小故逞兇械鬥事所
  常有該府鄒翰照案拘提因何各犯抗違不到
  并敢一同散堂自係辦理不善或其中另有別
  故亦未可定此案臣等衙門均未接該管鎮道
  府縣稟報究係因何起釁現亦札致提督許文
  謨並密飭新任臺灣府徐汝瀾據實確切查覆
  另行核辦再鄒翰所遺建寧府知府係屬選缺
  閩省現有候補人員例得請補容臣等另行揀
  員具
 題合併陳明臣等因事關臺灣要務恐致遲延謹
  合詞恭摺由驛具
 奏伏乞
皇上睿鑒訓示謹
 奏
另有旨

                      嘉慶十三年九月初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