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生番出山取水戕害過路兵民情形

 

 福建臺灣鎮總兵官革職留任奴才武隆阿
          按察使銜福建臺灣道奴才糜奇瑜   
 奏為生番出山取水戕害過路兵民經官兵隨時
  剿辦完結社番畏服地方寧謐恭摺
 奏陳
聖鑒事竊照噶瑪蘭初入版圖除沿海各社生番俱
  已向化投誠耕漁為業與熟番無異外其後山
  一帶均係未向化生番巢穴該番等形同猛獸
  性嗜殺人經於善後事宜案內相擇阨要處所
  設隘募丁防守在案嗣據噶瑪蘭通判翟淦稟
  稱本年二月二十六日黎明時候內山生番二
  三十人赴海邊取水適有派巡海口兵丁伍仰
  陞李元華雷雲標嚴勝四名同民人蔡露從鳥
  石港經過猝然相遇被生番鏢傷蔡露倒地兵
  丁伍仰陞等上前救護均被生番殺害割去頭
  顱時該隘首蕭發成等督率隘丁由山根抄截
  兇番挺身拒捕經隘丁鎗斃生番二名正欲追
  殺割取首級忽林內生番擁出隘丁楊飛王宗
  周絹等三名身受鏢傷因眾寡不敵被其將番
  屍搶去楊飛王宗二名傷重旋即斃命經隘首
  查明稟報係擺燕社額刺王字之兇番現藏林
  內窺伺尚未遠遁等情查烏石港乃該地總名
  為窿窿嶺往頭圍之大路經設隘寮一座募丁
  十二名常川駐紮守禦今擺燕社生番出山取
  水戕害過路兵民五人迨至隘丁追趕救護該
  番等逞兇拒捕又復傷害二人受傷一人兇橫
  已極若不跟蹤追捕無以示懲儆而安行旅當
  即會同署蘭營守備賴日臣選帶兵役復添調
  壯丁於二十七日前詣該地先將隊伍排列整
  齊駐紮界上以壯聲威令頭圍汛千總翁得魁
  同署頭圍縣丞范邦幹率領壯丁勇役入山追
  捕該兇番等俱憑崖依險距守經壯丁等奮勇
  搶上鎗斃生番十餘人該番等害怕將傷斃番
  屍背負逃竄因深林叢雜不分路徑未便窮追
  即於該地駐紮該番等見界上隊伍整肅又見
  丁役駐紮不退番語啾啾大有恐懼之狀隨令
  先經向化之生番通事頭目重譯宣諭令將戕
  害兵民之兇番獻出始免剿滅二十八日該通
  事等帶同擺燕社生番頭目縛出傷害兵民之
  兇番四人伏地求饒職等譯訊無異究追被害
  兵民頭顱據稱驚惶丟棄難以尋覓隨將殺人
  兇番四名就地正法該頭目等群覘目睹情形
  極為悚懼復嚴加曉諭嗣後毋許出山滋事仍
  令通事等將生番頭目帶回內山並將兇番首
  級四顆在於路口梟示又令向化生番通事入
  山偵探據稱內山擺燕社生番最為慓悍性兇 
  嗜殺別社生番屢被恃強戕害此次經丁役追
  殺十餘名復攝以兵威將殺害兵民之兇番獻
  出正法該番等十分畏懼其素受荼毒之社番
  亦皆同聲稱快等語覆加確查各隘口俱極安
  靜並無勾結冀圖報復等事當將隊伍丁役撤
  回除會同相驗被害兵民屍傷填格另文通報
  循例賞給銀兩收埋並將受傷隘丁一名捐資
  醫治外合將剿辦緣由稟報等情並據將兇番
  首級解驗前來奴才等督府查驗解到生番首級
  四顆蓄髮鑿齒額刺王字委係生番首級無異
  第地方是否寧謐兇番果否不敢再出滋事噶
  瑪蘭離郡窵遠必須妥為籌備以免疏虞奴才等
  隨分委北路副將明祥署淡水同知薛志亮前
  赴蘭地會督廳營確查稟復去後茲據覆稱兵
  民猝遇生番被害及廳營會商剿辦獻出兇番
  正法各情均與原稟相符現在沿山隘口十分
  安靜熙攘往來地方極為寧謐惟烏石港原設
  隘寮一座僅止募丁十二名常川駐守似覺單 
  薄應於附近處所添設一寮並添募隘丁十名
  協同防守以資連絡等由前來奴才等查噶瑪蘭
  後山生番部落甚眾住居深林窮谷之中形同
  禽獸毫無知識從前開闢之時因遠在界外不
  值盡行驅逐經於阨要山口設隘募丁防守今
  擺燕社生番出山取水戕害過路兵民五人迨
  至隘丁追捕又復拒殺二人兇悍已極該廳營
  聞報即會帶兵勇入山剿捕鎗斃兇番十餘人
  復重譯宣諭示以利害該番眾十分畏懼將戕
  害兵民之兇番綑縛獻出悚惶乞命該廳營仰
  體我
皇上如天之仁遐荒遠被將殺人兇番立時正法使
  番眾目睹咸知戒懼又復嚴行曉諭將頭目等
  釋回所辦尚屬妥協今奴才等委員復查情形相
  符各內山隘口安靜如常地方寧謐該生番等
  畏威懷
德不致再出滋事至烏石港原設隘丁十二名本屬
  單薄應如所請於附近處所添設一寮添募隘
  丁十名飭廳籌給口糧協同常川堵禦以資連
  絡受傷隘丁周絹一名傷已平復被害隘丁楊
  飛等二名經該通判翟淦賞給銀兩收埋應毋
  庸議其兵丁伍仰陞李元華雷雲標嚴勝四名
  係內營撥戌臺陽奉差巡查海口猝遇生番戕
  害事屬因公應否
卹賞恭候
諭旨欽遵辦理外合將生番出山取水戕害過路兵
  民經官兵剿辦完結緣由恭摺具
 奏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兵丁四名照例恤賞

                                        嘉慶二十年五月初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