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臺郡生番戕殺兵民並查辦情形摺

 

            閩浙總督臣喀爾吉善   
 奏為奏明事本年正月十六日接水師提臣李有
  用來札聞得臺灣北路地方有生番殺死民人
  汛兵之事並未接有營員報文即日差標弁前
  往查察俟回廈得有確信另行佈知等語臣思
  臺郡生番每於秋冬草枯水涸之際逸出平埔
  焚殺佃民雖屬常有之事罕有殺傷汛兵者且
  既傷及兵丁而地方文武何竟寂無稟報即日
  專差飛諭臺灣道府嚴查此事起釁原委實在
  情形并札致巡臺御史水師提督密查文武有
  無隱諱情由分別恭處去後二十五六等日始
  接臺灣巡察臣立柱臣錢琦來札云彰化縣屬
  於十二月初間有兇番殺死兵民之事知府陳
  玉友現在馳往親勘查辦等語巡道金溶知府
  陳玉友所稟示同並未言及起釁根由臣復嚴
  行批飭并諄囑巡臺御史臣務查肇釁之端督
  飭道府嚴拏妥辦去訖二十八日接據廈門同
  知許逢元稟稱訪詢往來臺郡商船據云上年
  十二月初九夜有生番百餘到柳樹湳庄將營
  盤放火焚燒殺死兵丁七名民人二十餘人知
  縣程運青飛往查拏相稔時有兵民嚷鬧幸半
  線營兵趕到業經安頓十一日生番人在南北
  投庄殺死居民數十人內有一家十二口被殺
  十一人知縣程運青親查係熟番爭佔生番草
  地互相戕殺兵民不平將抬轎熟番打死三人
  時總兵馬負書正在北路巡查由該處巡歷回
  郡等情臣查許逢元所稟雖係得之商民傳聞
  之口其情形似已確實查彰邑柳樹湳南北投
  等庄皆在水沙連鄰近即上年查出武舉李朝
  龍等私墾草地
 奏明現在辦理之所彼處內山道近生番或因熟
  番所墾田園原係侵佔生番界內草埔生番因
  而釘恨肆出焚殺亦未可定現在肆出焚殺之
  兇番與召釁生端之土棍固應勒限擒捕務期
  必獲明正其罪而生熟番互相構釁以致肆行
  仇殺根原尤須直窮到底分別妥辦永絕釁端
  更屬喫緊要務同知許逢元所稟究屬道路傳
  聞之言無憑指示辦理水師提臣李有用甫自
  臺灣陞任伊於臺郡情形尚能留心熟悉臣現
  在札囑令其確查根原詳察民番搆釁情形并
  是否弁兵從中勾結致遭焚殺種種實情備細
  札覆容俟覆到一面據實奏
聞一面斟酌飭辦至此事臺郡文武稟報甚遲且又
  並不詳細具報或係計圖隱諱或係在洋耽誤
  亦容臣嚴查明白分別恭處所有臺郡生番戕
  殺兵民并現在查辦緣由相應繕摺
 奏明伏祈
皇上聖鑒謹
 奏
已有旨了據實妥辦毋將就了事也

                          乾隆十七年二月初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