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查究辦理兇番傷害兵民緣由摺

 

巡視臺灣戶科掌印給事中臣立柱    
巡視臺灣兼理學政河南道監察御史臣錢琦    謹

 奏為遵
旨奏
聞事四月十四日承接軍機大臣三月十三日傳奉
上諭臺灣彰化縣兇番戕殺兵民一案據提督李有
 用奏據弁兵稟報稱彰化縣相驗時弔責本莊業
 戶簡耕等佔墾番界以致生番殺人持有被傷走
 脫老人認係該縣抬轎熟番而該縣謂係生番與
 熟番無干以致鄉民不平又柳樹湳汛兇番焚燒
 營盤殺傷兵民亦係熟番作歹又搜獲奸民勾通
 番社并查出通事張達京巧卸生番希圖了事等
 語御史為耳目之官事無遠近俱應據實入告該
 地方既有此等情節即當備細陳明令該提督一
 一奏聞而該御史等並無摺奏此豈設立巡察本
 意即況此係地方官承辦之案該御史等雖非道
 府有司可比而身處其地耳目易周當日之情形
 與現在之輿論稟報之真偽辦理之當否俱可逐
 一究訪得其確實著即明晰奏聞以贖前愆若與
 地方有司通同隱諱一以苟且了事為心必將該
 御史等從重治罪欽此欽遵伏念臺灣為海外要
  區臣等不能弭事于未形致上煩
聖慮咎已難辭今奉
諭旨不加譴責令臣等逐一究訪詳晰奏
聞跪讀
天語惑悚交集伏查上年十二月初八十一等日內
  凹莊民柳樹湳汛兵被兇番焚殺割去頭顱當
  經臣等據報先行飛飭臺灣府知府陳玉友星
  往撫輯莊民務令安堵去後即檢查從前所辦
  犯案舊卷俱由地方官通報督撫查辦但此次
  被傷人數較多未便照常辦理隨一面札商督
  撫會御
 奏
聞一面嚴飭該文武跴訪何社兇番設法緝捕并將
  一切情形詳悉查報嗣于本年三月准督撫札
  覆以重洋遠隔未便會御令臣等專摺具奏臣
  等于三月初十日將該地寧謐及辦理緣由恭
  摺
 奏
聞在案查此案事初兵民均指為南北投社番該地
  武員同聲一詞本年正月聞據都司聶成德訪
  稱南北投社番有大斗六八仔小斗六女婿不
  識名富仔女婿不識名他里罵大兒被鎗打著
  右手現延醫魏觀進黃純調治并有林烏明林
  全代買箭頭等語文員則指為水沙連內番據
  彰化縣知縣程運青差訪通事葉福賴春瑞等
  稟稱查出作歹者係斗截社帶引眉加臘截仔
  等社等語查內凹莊柳樹湳一帶西為北投南
  投等社是為界內熟番東為水沙連其中其二
  十八社內二十四社每年但納鹿餉不與熟番
  一體當差是為界外熟番餘四社為生番臣等
  聞該文武因訪指互異意見齟齬屢經以公事
  均有責成海外不比內地諄諄諭令和衷酌辦
  且生番熟番界內界外水落自然石出無庸預
  存成見是以前
 奏聲明飭令兩路查辦亦在案本年二月間有水
  沙連通事賴春瑞該縣差探伊即係水沙連內
  福骨社之甥膽因奉差連眷逃匿內山情節顯
  露臣等牌飭一并查拿三月間該縣親至內木
  柵地方督同水沙連通事葉福又因岸裡社通
  事張達京德化社通事林秀俊身家殷實且充
  當通事年久熟諳番情飭令選撥壯番一全協
  力搜緝于二十六日到水沙連二十四社內哆
  囉嘓社該番聞信逃匿傷獲兇番首級一顆搜
  出漢人頭顱七顆皮鬚髮辮全四月初四日于
  水沙連二十四社內之福骨社誘獲頭顱四顆
  皮鬚髮辮亦全似已有據又十六日于哆囉嘓
  社拿獲兇番一名應俟解到日嚴行跟究何社
  作歹并起釁各確情查水沙連通事葉福等原
  訪作歹之三社一斗截係熟番二眉加臘係生
  番三截仔係生番與前哆囉嘓福骨兩社不符
  應一并再加確查至該都司所訪南北投社受
  傷之番並奸民林烏明林全等現拘齊到案據
  會同淡防同知王鶚逐名點驗並無所指傷痕
  即醫生等亦極口稱誣內據該社通事三甲供
  稱上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會託林全代帶箭頭
  因本社係隘口恐生番出沒要去防守稟過縣
  裡的等語其會否稟明該縣果否為防守使用
  現在弔卷詳查并各犯亦須細加研訊庶幾無
  枉無縱至當日之情形上年十二月初八夜內
        凹莊地方突有兇番數十人擁入該莊焚燒茅
  屋八間殺死賴白二姓男婦共二十二口俱被
  割去頭顱該縣到地相驗莊民俱指為南北投
  社番不容收殮時該縣防護轎役人等即係北
  投社番莊民因紛紛擲石亂毆該番被傷六名
  經縣驗傷該縣諭以事無確據尚須詳查莊民
  喧爭該縣因莊民多係業戶簡耕之佃戶特將
  簡耕責十五板眾亦旋散並非因簡耕佔墾而
  責亦別無被傷走脫之老人指認該縣抬轎熟
  番查簡耕從前會與北投社番爭控草地經前
  任臺灣府知府方邦基將地斷還該番並將簡
  耕監生詳革租欠飭追是該番訟已獲勝無仇
  可挾而案結數載並無更有爭控之事未便執
  此為起釁之據現在仍弔取舊卷再行確查又
  十一日柳樹湳汛兵被殺一事臣等訪得是日
  酉刻有兇番數十人突入該汛先行放火兵丁
  措手不及被傷七名割去頭顱守汛草房亦被
  燒毀數間兇番旋即遁去而文武之稟報把總
  蔡鳳等帶兵遊巡猝遇兇番眾寡不敵以致兵
  並被傷其中不無掩飾屢經臣籌等查未據切
  覆現在弔把總蔡鳳等到案一并嚴究確情而
  是日民人並無受傷之事至生番熟番輿論不
  一臣等查得生番越界文武均于嚴議若熟番
  止照尋常命案歸結歷來犯案大率其先均指
  為熟番蓋百姓藉此可以援例斷歸家產給領
  燒埋兵弁藉此可以免避處分諉卸責守惟知
  縣為承審之官定案後必由院司核擬人命出
  入吏議更嚴遷就者必即如乾隆十一年柳樹
  湳汛兵亦會被殺傷三名乾隆十四年淡水西
  保莊兇番突入殺傷民人十一命初兵民亦指
  為毗界熟番俱訊無確據又乾隆十年臺灣縣
  淡埔莊兇番突入殺傷民人十命時指為大傑
  巔社熟番知縣羅織成招司審駁回改正屍親
  坐誣成案鑿鑿皆其明驗是以此案訪指互異
  不得不慎重切實查究至通事張達京巧卸生
  番希圖了事之處查水沙連南北投均非其本
  管之社現飭令協辦其起獲之頭顱拿獲之兇
  番雖屬界外亦係熟番是其現在辦理尚無巧
  卸生番情事但與葉福等原訪生熟三社不符
  其中有無別情應俟審明各犯後證明現經督
  臣
 奏委糧驛道柁穆齊圖到臺會仝臣等并臺鎮陳
  林每公仝審理除作歹的係何社兇番焚殺因
  何起(奸民有無勾通通事有無情弊以及稟
  報之虛實俟人犯解齊將一切情節逐一再加
  詳細研訊明確另摺具
 奏外謹將現在查究辦理各緣由先行遵
旨奏 
聞伏祈
聖鑒謹
 奏
此奏仍屬不明有旨諭部

                         乾隆十七年四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