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覆審理彰化縣兇番焚殺兵民摺

 

       福州將軍兼管閩海關事臣新柱
       福建巡撫臣陳弘謀    謹
 奏為欽奉
上諭事竊照乾隆十九年二月十五日臣陳弘謀承 
  准
 廷寄內開乾隆十九年正月二十四日奉
上諭彰化縣兇番焚殺內凹莊柳樹湳兵民一案喀
 爾吉善已奏明由浙來京陛見所調臺員赴省時
 不能親自督審著將軍新柱會同陳弘謀嚴審供
 重定擬具奏欽此遵
旨寄信前來等因當即移臣新柱欽遵會同遴遣撫
  標千總白玉赴臺守催并飭新調臺灣府知府
  鍾德剋期渡海接任行令原審官署臺灣府事
  臺防同知王文昭彰化縣知縣劉辰駿作速交
  印帶同原證屍親星馳赴省去後臣新柱一面
  行司弔卷詳細查核摘錄案內疑竇及互異錯
  綜滲漏之處同臣陳弘謀逐條指飭札發布按
  兩司遵照辦理又緣臺灣間隔重洋往返遲滯
  誠恐原審官耽延時日復行疊檄嚴催茲據王
  文昭於四月二十八日劉辰駿於閏四月初一
  日與原證人等先後到省飭行兩司率同王文
  昭等審擬招解前來臣新柱會同臣陳弘謀公
  同逐加研鞫據犯供認兩處焚殺情形悉皆吻
  合毫無疑義謹將各犯口供另繕清摺恭呈
御覽外該臣等會審得此案彰化縣內凹莊及柳樹
  湳兵民被番焚殺緣彰化縣北投社熟番三甲
  係民人葉順所生葉順身故三甲自幼賣與北
  投社番葛買奕為子又名葛第夫長而黠悍承
  充南北投兩社通事有已革監生簡經於雍正
  七年間向葛買奕等瞨墾該社公共草地一所
  土名大吼凹仔今名內凹莊自雍正九年起每
  歲議納該社租榖五百石代納社番丁餉銀二
  百零七兩五錢又於雍正十三年簡經另佔該
番土名舊社公共草地一快每年加租九十石
乾隆二年二月內欽奉
恩旨番餉改照民丁徵解減免銀一百零三兩七錢
  五分計至乾隆十二年簡經延欠北投社租榖
  六千餘石米還減免丁餉銀一千餘兩三甲於
  乾隆十二年間赴臺灣府告追至乾隆十四年
  經前任已故知府方邦基斷還熟田四十甲租
  榖三千餘石其米還丁餉概行免追三甲心已
  不甘詎簡經於府斷之後僅償租穀一千餘石
  餘仍未楚而斷還四十里之田聽佃佔耕不給
  番管三甲更抱積忿又向簡經妻弟北投社番
  巴臘巫義言及前事而巴臘巫義輒稱再告簡
  經必然加害全社等語復於乾隆十六年十一
  月初二日三甲與土目大霞 大岱甲頭皆喜
   創仔社番大斗六在民人賴潭家飲酒歸至
  中途三甲言及簡經佔田欠租意欲勾引生番
  播害當經大岱勸阻而散三甲蓄恨難釋即於
  是月初五日喚同社番容仔往萬丹坑囑令隘
  口生番老茅往招生番未允三甲越日攜布兩
  疋送給老茅復向懇求老茅許諾初九日三甲
  邀伊同父異母之兄葉福偕至社中公所併同
  大霞 容仔共商囑令葉福與老茅同入內山
  俟奪回內凹莊田年給葉福租榖三百石葉福
  允從至二十日葉福往邀老茅入山同至埔
  社葉福漢人不能深入在土目吁民家等候老
  茅自往貓堿靰嶺聾g目歹膜轉紏福骨社哆
  咯嘓社眉加臘社緣生番好殺喜得頭顱有人
  招引各即允從隨給結繩為信約定日解一結
  結完即屬出山之日老茅持繩給與葉福葉福
  持繩告知三甲按結計日至十二月初八日生
  番即應出山迨初七日三甲與先已同謀之大
  霞 容仔紏集尚未知情之本社番眾大斗六
   大眉眉馬里 大宇 大武力 他里罵
  流鼻八等告以招番之故示以將到之期各令
  同往迎接因社番素畏通事大斗六等不敢不
  從遂於初八日三甲率同大霞 容仔并大斗
  六 大眉眉馬里 大宇 大武力 他里罵
   流鼻八等一共九人褁糧前往火焰山下正
  值老茅帶領生番七十餘名各帶鏢刀乾糧而
  至彼此相遇祗緣生番音語不同三甲等未曾
  詢其何社何名惟與老茅 大霞 容仔 大
  斗六 大眉眉馬里引路偕行大宇 大武力
   他里罵 流鼻八等以生番野性懼而隨後
  日晡抵內凹山潛候旁黑三甲遙指內凹莊簡
  經住居遣生番下山徑往焚殺三甲等九人恐
  被認識在山遠望並未同行生番至莊因簡經
  居住莊中不能深入止將莊口佃戶賴相茅屋
  八間放火焚燒并殺賴相及同居母張氏妻陳
  氏弟婦陳氏媳林氏幼子賴坤賴全賴王全賴
  王妹幼女賴賢賴王尹幼媳沈氏一家十二口
  又殺賴桃并同居伊妻李氏幼子二名并表親
  徐院一家五口又殺白唐并同居母吳氏嬸陳
  氏弟白全妹白旦一家五口共計被殺二十二
  命除賴相之幼媳沈氏屍骸被火燒燬無存外
餘俱割去頭顱生番攜頭回至內凹山三甲自
  思係兩社通事附近民莊既被焚殺地方官查
  勘必須回社承值庶免敗露即令老茅 大霞
  等送番並慮簡經與伊等有仇今殺內凹莊人
  必疑是伊等挾嫌加害隨令老茅轉囑生番再
  殺一處可諉生番出沒非伊等招之使來希圖
  掩飭耳目因大宇 大武力 他里罵 流鼻
  八等目擊生番所割頭顱懼而膽落不肯送番
  先奔回家三甲隨遣老茅 大霞 容仔 大
  斗六 大眉眉馬里五人引番他往三甲踵即
  歸社是夜并初九日老茅等同領生番行至內
  山雙溪口伏草歇息初十日生番聞有鳥鳴稱
  為不吉潛蹤未出至十一日相率偕行比至天
  晚抵柳樹湳見有村莊不辨民居營汛老茅即
  令生番突入柳樹湳營盤放火燒燬營房五間
  殺死兵丁陳綬保吳世俊薛國棟劉耀翁均張
  列彭英等七名割取頭顱并傷署把總蔡鳳及
  兵丁李高華吳廷漢郭滄生唐亮張尾等五名
  而回老茅即令生番入山回社老茅 大霞
  容仔 大斗六 大眉眉馬里亦各散歸當經
  內凹莊屍親賴蔭白沛同鄉長蘇樹等稟縣參
  革彰化縣知縣程運青於十一日前往該莊相
  驗時有抬轎之北投社番礁罵喝 安平二名
  與聚觀人眾角口爭鬧被眾群毆致斃將屍焚
燬程運青諱匿不究不報並以內凹莊指稱生
番焚殺通詳復經北路營都司聶成德捏稱柳
  樹湳汛兵因出哨遊巡在阿罩霧山下遇番被
  殺程運青往驗扶同通報比程運青弔集淡水
  通事張達京林秀俊到彰適因水沙連通事賴
  春瑞躲避又點葉福充為通事遣撥番丁帶領
  入山查取頭顱期作生番焚殺之證葉福於乾
  隆十七年三月內在生番哆咯嘓社起獲頭顱
  七顆四月內社丁賴逸又在生番福骨社誘出
  頭顱四顆解縣驗報雖葉福心知哆咯嘓福骨
  兩社原是伊與老茅勾引出山焚殺之番故於
  各該社銳意向起頭顱無如所獲各頭被番醃
  薰形色改變是否此案正頭屍親不能認識未
  據領回乾隆十七年三月內臣新柱署理福建
  巡撫印務與督臣喀爾吉善查出內凹莊由簡
  經欠租被番焚殺之由及抬轎兩番毆斃隱匿
  不報之事并柳樹湳汛兵係在營盤被殺並非
  出巡遇番情由會摺
 奏請派委糧驛道柁穆齊圖赴臺嚴查確審嗣經
  督臣即將捏報諱命之臺灣府知府陳玉友彰
  化縣知縣程運青都司聶成德等會同臣陳弘
  謀
 題參在案續據該道柁穆齊圖訪查兩處實係熟
  番勾引生番焚殺具稟飭令府縣訊究尚未成
  招旋至乾隆十八年三月內臺防同知王文昭
  署理府事又稱兩處盡是熟番焚殺等情通稟
  祇因茫無確據隨即耑就熟番根窮頭顱著落
  時有差役王泰向王文昭領得番銀一百圓前
  往彰化與縣役謝昇等同謀發塚挖取死番貓
  六仔 目嘓 老茄臘頭顱三顆捏為此案熟
  番所殺兵民之頭當即發覺迨調任臺灣府知
  府曾曰瑛抵臺與同知王文昭會審據署臺灣
  縣知縣劉辰駿鳳山縣知縣吳士元訊擬以內
  凹莊係熟番三甲等勾引生番焚殺其柳樹湳
  汛兵由千總林海蟾強拉三甲馬匹并兵丁作
  踐該社各番懷恨三甲率領熟番前往焚殺將
  千總林海蟾詳揭督臣咨斥并將無辜之南投
  社番豆夾新 他里罵 八仔 小斗六 眉
  加老 大岱夷 斗六仔 大岱并貓羅社番
  咬猴 喊脾 小牛罵 加臘 阿眉 卓咯
  等波累一同招解到省督臣喀爾吉善與臣陳
  弘謀復委福州府知府徐景熹泉州府知府高
  霑及閩縣福清閩清等縣覆審祇因此案於柁
  穆齊圖查實具稟之後續經王文昭曾曰瑛疊
  次審理各存偏見不得真情事多疑竇各番狡
  黠有詞可藉悉皆翻異復令布政使德舒按察
  使劉慥弔犯細訊各番雖皆飾賴但於通事林
  秀俊及原遣訪查之陳媽生口中問出從前三
  甲與社番大岱 創仔 皆喜等在民人賴潭
  家飲酒歸途三甲有欲招引生番往殺簡經之
  語曾經大岱阻止創仔 皆喜共聞後因社番
  容仔跟隨三甲前往萬丹地方囑番老茅入山
  勾引生番不在社中復經創仔 皆喜查問容
  仔不能隱諱將三甲勾番情事罄吐兩司得此
  緣由已有線索祇緣大岱身故創仔 皆喜未
  據並解到省無人質證各犯矢口不承督臣喀
  爾吉善與臣陳弘謀據稟親訊無異是以會摺
  具
 奏有行調原審各官帶同原證赴省趼鞫之請并
  即檄行臺郡指提社番創仔 皆喜及民人賴
  潭等解省在案茲據原審官并原證人等先後
  到省飭行兩司率同王文昭等以創仔 皆喜
  而質容仔以容仔而質三甲以三甲而質眾犯
  末由狡展飾遁各吐實情按擬招解臣新柱會
  同臣陳弘謀率領布政使德舒按察使劉慥福
  州府知府徐景熹原審官王文昭劉辰駿閩縣
  知縣熊定猷候官縣知縣楊愚公同研鞫究其
  起釁商諶勾引約會指使焚殺實情反覆訊問
  參互質詰各據三甲等輸誠供認以熟勾生情
  形如繪查三甲以簡經欠租佔田起釁旁及佃
  戶殺至一家五命并一十二命又欲掩其勾番
  仇殺形跡橫及營汛復殺七兵兇惡已極如照
  兇苗紏夥燒村劫殺之例造意首惡及為從下
  手之犯罪止斬決附和隨行罪止枷杖不足蔽
  辜應行按律從重科斷三甲合依殺一家非死
  罪三人凌遲處死律凌遲處死飭查財產付死
  者之家并將該犯妻子照律流二千里老茅
  葉福勾引生番大霞 容仔共謀定議均屬同
  惡相濟且誘出生番勢必殺人放火事雖假手
  無異加功老茅 葉福 大霞 容仔合依殺
  一家非死罪三人為從加功斬律俱擬斬立決
  以上五犯照例傳首犯事地方梟示大斗六
  大眉眉馬里兩處焚殺均各隨行毫無忌憚難
  以輕貸應請比照謀殺人從而加功絞候律俱
  擬絞監候大宇 大武力 流鼻八 他里罵
  聽從三甲主使同行見番割取人頭即懷畏懼
  復令逸番不敢前往情罪較輕合依謀殺人不
  加功杖一百流三千里律應各杖一百流三千
  里簡經佔墾番地延欠番租私侵社餉肇端起
  釁實為禍首合依強佔官民山場杖一百流三
  千里律杖一百流三千里創仔 皆喜既經查
  出容仔跟隨三甲囑托老茅勾番情事不即首
  報故為容隱合依知人謀害他人不首告杖一
  百律各杖一百時逄熱審減等折責發落審係
  無辜之南投社熟番豆夾新 他里罵 八仔
   小斗六 眉加老 大岱夷 斗六仔 犬
  岱貓羅社熟番咬猴 喊脾 小牛罵 加臘
   阿眉 卓咯等十四名即飭省釋赴臺回社
  已革千總林海蟾未曾分防柳樹湳汛兼柳樹
  湳焚殺在先該弁買馬在後訊無強拉三甲馬
  匹啟釁情事實屬無辜應請開復內山貓堿
  社土目歹膜及該社并哆咯嘓福骨眉加臘等
  社行兇生番嚴飭營縣設法誘緝務獲并勒緝
  毆斃北投社礁罵唱 安平二番之正兇分案
  究擬另結其內山哆咯嘓福骨兩社起出頭顱
  十一顆是否即係此案被殺兵民之頭俟獲正
  兇訊明另飭收埋所有兩處被殺兵民身屍飭
  暫掩埋免致暴露簡經所欠北投社租榖及減
  半番餉行縣照數追給發交該社番眾收領其
  簡經佔墾舊社草地飭縣查丈四至并將原斷
  內凹莊撥還四十甲熟田一併劃出俱交該社
  番眾公分管耕毋許再行侵佔仍前玩延至若
  玩視民命不肯研究熟番并諱命不報之已參
  守令陳玉友程運青等及捏報汛兵出巡遇番
  被害之已參都司聶成德等應歸參案容臣陳
  弘謀另行審擬并柳樹湳汛兵在營房被殺是
  否實係原任臺灣鎮總兵現署福建陸路提督
  馬負書與知府陳玉友商同改報遊巡遇番之
  處俯俟究明參案內確切捏飾緣由聲明附參
  一併具
 題再廳縣各役偷挖番墳頭顱捏為此案之頭各
  官有無知情臣陳弘謀現在另行確審擬議
 題報又此案焚殺雖為熟番勾引實係生番出而
  肆虐文武疏防例有議處俟臣陳弘謀咨會督
  臣逐一查明分別報參所有此案不能審出實
  情之承審官則係臺灣府知府曾曰瑛臺防同
  知王文昭彰化縣知縣劉辰駿鳳山縣知縣吳
  士元也理合聲明附參再照曾曰瑛已經病故
  王文昭劉辰駿檄調來省隨同自行審明并吳
  士元可否照駁審事件後任改正前官免議之
  例均予免議統聽部議臣等會同繕摺恭
 奏伏乞
皇上聖鑒
敕下法司核議施行謹 
 奏

 呈各證犯口供一摺
三法司核擬具奏

                     乾隆十九年閏四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