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臺灣逆匪滋事根由摺

 

               臣福康安鄂輝   
 奏為詳查逆匪滋事根由恭摺奏
聞事竊查臺灣民情刁悍吏治廢弛營伍全不整飭
  屢有械鬥拒捕重案僅將首夥數十人究辦不
  足示懲奸民等益無忌憚搶奪成風凡內地無
  藉莠民漏網逸犯多至臺灣聚處結會樹黨日
  聚日多不肯隨同入會之人即被搶劫及至事
  漸敗露人眾勢張轉藉官吏侵貪為辭肆行謀
  逆若果地方官貪黷殃民原可赴上司衙門呈
  告伸理乃竟逞其兇狡之性膽敢挾忿戕官謀
  為不軌況林爽文夥黨攻犯大墩後甫及半月
  南北兩路賊匪同時並起將彰化諸羅鳳山等
  處悉行竊據自係互商約會與倉卒激變不同
  揆此情形地方官平日養癱貽患之罪固所難
  辭而滋事根由實因結會拜盟互相搶奪而起
  臣等自帶兵進剿以來隨時留心查訪並將訊
  出賊匪供詞互相印證到郡後又復嚴切跟查
  緣大里杙庄近山險阻本係窩賊之所林爽文
  平日交通匪類搶劫村庄乾隆四十九年三月
  內有漳州人嚴煙即嚴若海在溪底阿密里地
  方傳天地會林爽文聽從入會黨羽益多橫行
  無忌其時天地會名目業已傳佈南路鳳山北
  路彰化諸羅入會者甚多約定同會之人有難
  相救有事相助武斷一方莫敢過問五十一年
  秋間諸羅會匪楊光勳與伊弟楊媽世爭產不
  和楊媽世邀同張烈蔡福等另結雷公會互相
  爭鬥伊父楊文麟偏愛幼子首告楊光勳入天
  地會楊光勳復訐告楊媽世糾合蔡福等倡為
  雷公會諸羅縣知縣唐鎰未即查辦旋經同知
  董啟埏接署藉稱訪聞差拏會匪到案外委陳
  和帶兵護解匪犯張烈一名行至斗六門楊媽
  世糾約會匪攻庄劫犯將陳和等殺害董啟埏
  並未嚴究羽黨而在斗六門攻庄受傷之犯潛
  匿彰化境內署彰化縣知縣事同知劉亨基以
  楊光勳業被拏獲希圖即邀議敘逃逸匪犯又
  係諸羅之人心存推諉不復嚴行查緝雷公會
  匪犯遂與天地會合為一會蔡福等逸犯即逃
  至大里杙藏匿柴大紀永福會審此案率據屬
  員詳報完結並不從嚴究辦亦未將唐鎰劉亨
  基揭恭辦理嗣經臬司李永祺奉委來至臺灣
  審辦此案業在該鎮道定擬具奏之後首夥兇
  犯俱已正法李永祺僅提出餘犯覆審一過亦
  祗就案完案未經嚴切跟究乾隆五十一年十
  月內柴大紀巡查至彰化聞大里杙一帶匪眾
  搶劫即以調兵為辭轉回府城派遊擊耿世文
  帶兵前往知府孫景燧得信後親赴彰化督拏
  知縣俞峻會同副將赫生額遊擊耿世文赴鄉
  搜捕燒燬內新茄莖角等庄擒獲匪犯數名立
  行杖斃差役等查拏過急林泮王芬劉升何有
  志等布散謠言捏稱官兵欲來剿洗與林爽文
  在茄荖山聚集數百人豎旗謀逆於十一月二
  十七日攻陷大墩營盤彼時林姓族人不肯令
  林爽文出名暫令劉升為首攻陷彰化縣城後
  林爽文始為賊首在縣城演武廳會集匪夥戕
  害官吏並令賊匪陳天送約會莊大田糾合南
  路天地會匪犯一同謀逆蔓延一載有餘始行
  撲滅仰賴
聖主洪福賊首已就俘擒此案有名頭目及助逆黨
  羽均已殲除殆盡間有逃逸匪犯現在分派文
  武幹員嚴密搜拏民庄番社不敢隱匿容留查
  拏可期淨盡匪徒惡貫已盈斷難倖逃法網其
  天地會傳習根由業經密查籌辦專摺具奏至
  臺灣各官貽誤地方釀成逆案應一併分別嚴
  恭查董啟埏劉亨基唐鑑三員玩誤闒冗審辦
  楊光勳一案又多輕縱官聲亦甚平常不得照
  死事官員之例一體仰邀
恩卹惟俞峻到任未久尚無貽誤雖查拏逸匪辦理
  未能妥善但究係認真緝捕臨難捐軀應否照
  例給予
卹典之處出自
聖恩至臺灣道永福係監司大員在任數年毫無整
  頓辦理楊光勳一案惟據屬員詳報之辭顢頇
  結案將天地會名目改為添第會永福應知此
  中情弊詢據該道稟稱當日署諸羅縣知縣董
  啟埏原稟及北路協副將赫生額移文俱係添
  弟會字樣實非擅自更改等語隨檢查原案董
  啟埏赫生額文稟俱附卷中但該員等業已身
  故永福係審辦之員豈得置身事外諉為不知
  臣等細加察訪道署幕友沈謙與諸羅縣幕友
  沈七係屬弟兄在上下衙門作幕已屬不合又
  令同辦一案自難保無通同商改情弊質之永
  福亦屬無辭可辯沈謙前至諸羅看視伊弟適
  值逆匪滋事業俱被賊殺害未便以質證無人
  任其支飾是永福辦理含混意欲化大為小不
  問可知又柴大紀貪縱營私聲名狼籍已非一
  日永福身為旗員近在同城並不據實揭報督
  撫亦屬有心徇隱查該道於賊匪滋事之初捐
  貲招募鄉勇固守府城復遣俸滿教官羅前蔭
  等前往山豬毛招集粵民一載以來辦理均屬
  妥協是該道堵禦賊匪固為出力但核其貽誤
  地方之罪究屬功不掩過相應請
旨將永福革職送交刑部治罪如此外尚有別項劣
  蹟再行嚴恭仍一面先行摘印開缺飭委臺灣
  府知府楊廷理護理查臺灣府事務本繁現又
  有城工撫卹等事一人難以兼攝已委淡水同
  知徐夢麟署理府篆其淡水地方亦關緊要臣
  等於調來臺灣辦事各員內逐加揀選查有奉
旨發往閩省差遣之江南泰州知州袁秉義堪以委
  署商之徐嗣曾意見亦屬相同所有臺灣道員
  缺仍遵照新例恭候
簡放臬司李永祺查審此案係在已經辦結之後但
既經覆審不即嚴切跟究殊屬徇縱貽誤應一
併請
旨將李永祺革職留於臺灣交與徐嗣曾委辦城工
  報銷等事效力贖罪巡撫徐嗣曾於此案毫無
  覺察亦難辭咎應請
旨交部嚴加議處所有查辦緣由理合繕摺具
 奏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即有旨諭

                          乾隆五十三年三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