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為查明臺地出力生番等優加賞給緣由摺

 

                          臣福康安徐嗣曾   
 奏為清查臺灣積弊酌籌善後事宜恭摺具奏仰
  祈
聖訓事竊臣自抵臺灣郡城後業將添設官兵改建
  城垣清查地界設立番屯等事節次具
 奏在案伏查臺灣孤懸海外地土本屬膏腴仰蒙
聖主休養生息五十餘年物產日益豊饒戶口日加
  蕃庶惟因地方僻遠風俗未純愚民罔知畏法
  搶劫械鬥屢滋事端文武各官不能整飭營伍
  綏輯地方奸徒等無所懲懼遂至釀成逆案茲
  仰賴
皇上洪福掃蕩賊氛當此大加懲創之後必須查明
  歷來積弊嚴定章程以期永臻寧謐數月以來
  臣等詳加諮訪體察輿情隨事隨時妥為籌酌
  所有各項善後事宜謹臚列條款奏
聞伏祈
聖鋻
  一各營操演宜設法稽查以核勤惰也向來臺
   灣各營戌兵離營散處技藝生疏即遇操演
   之期亦復虛應故事並不按名全到茲當整
   飭之時已將修建營房添兵安汛增設騎操
   馬匹等事次第辦理營制更新亟須嚴定章
   程認真操演以收實效嗣後水陸各營按照
   操演鎗箭之期兵丁等齊集教場逐名點驗
   不許一名不到將備帶同弁目親往較閱分
   別等第開單登記即將操演原摺呈報該鎮
   親自較查倘有虛捏或操演不能按期立將
   該管將備揭報查參其分防營汛毋論衝僻
   地方均應一律按期操演一體開單呈報隨
   時抽驗並委員親往查察以別勤惰凡該鎮
   查閱原單並抽驗過各營兵丁技藝名冊等
   第統於年底彙送總督衙門察核並存底冊
   一分俟將軍督撫提督等巡查操演時照冊
   查驗如與原冊相符兵丁技藝嫻熟奏明將
   該鎮交部議敘如有捏報不實即行嚴查參
   究如此層層查核摻演不致間斷紀律漸次
   諳習而將備中孰勤孰惰亦皆有所稽考矣
  一水師兵丁宜按期出洋巡哨也臺灣澎湖為
   海疆重地額設水師戰船以為巡哨之用例
   應將備帶領弁兵按月出巡所轄洋面及本
   汛地方緝拏盜賊近年以來營伍不能整飭
   將弁等心存涉險畏難之見怠惰偷安不諳 
   舟楫有汛防之名無巡哨之實洋面盜劫頻
   聞莫能禁戢殊非慎重海疆之道查洋盜雖
   係亡命匪徒未嘗不患覆溺其竄匿之地必
   有偏僻島嶼可以避風取水者方敢停泊亦
   必於颱颶不作之時方敢出洋行劫至於私
   渡民人尤非盜賊可比灣泊之處更易巡邏
   官兵等若能於近邊口岸留心搜捕斷無不
   獲之理嗣後應令水師將弁按期親自出洋
   周歷各處實力哨查不得裝點軍容張揚聲
   勢預驅賊匪遠避徒衍虛文仍將出汛回汛
   日期報明督提各衙門稽核務將港澳之險
   易風信之向背及駕船之柁繚斗碇諸事講
   求通曉時時操練自可漸臻純熟如能擒拏
   盜賊匪徒者准其記功陞用倘敢空文申報
   僅在港內往來虛應故事查出立即嚴參究
   辦
        一嚴總兵巡查之例以肅營制也臺灣鎮總兵
   向例於每年冬間巡查南北兩路各營供應
   尖宿四十八年以後漸至派送夫價而沿山沿海
   偏僻汛地並不親歷周巡往返皆由大路南
   至鳳山北至竹塹而止上淡水營及下淡水
   營兵丁祇係酌調抽驗殊非慎重營伍之道
   嗣後總兵巡查全郡一切供應夫價盡行革
   除不許絲毫派累惟是總兵出巡必須酌帶
   弁兵一二百名方足以壯聲勢向來出差兵
   丁並無盤費難保無需索情弊應照內地出
   差官兵給與差費之例酌給盤費入於本省
   公費內報銷所有巡閱地方務須北自淡水
   石門南至鳳山水底寮毋論衝僻汛地一律
   按汛操閱兵丁技藝點驗屯番並令留心察
   訪弁兵如有包差庇賭者立即嚴行懲治巡
   查後將營伍地方情形據實陳奏一次倘該
   鎮仍蹈故轍勒索夫價一經巡查之將軍督
   撫提督等查出即照枉法贓從重治罪
        一兵丁貿易離營等弊宜嚴行禁止也查臺灣
   營伍廢弛總由總兵營私牟利備弁等相率
   效尤縱容兵丁離營他出貿易謀生甚至包
   庇娼賭無所不為將惰兵驕實由於此現已
   將各處營汛兵房一律趕緊興修分派安設
   又蒙
皇上天恩俯念兵丁渡洋遠戍令於叛產內酌量撥
   給收取餘息以為貼補當差之用從此各兵
   生計有餘又有兵房可資棲止應責成各鎮
   將都司守備等嚴行約束除操演日期按名
   點驗外平時仍派員逐日稽查如不居住兵
   房在外遊蕩即行革伍枷號半年遞回原籍
   嚴加管束永不許食糧入伍倘敢仍前貿易
   包庇娼賭從重加等治罪並將不行查察之
   員嚴行參處其分駐地方即交該汛弁稽查
   如本汛徇庇容隱准令鄰汛弁目一體舉報
   至地方賭博固屬兵丁不行查禁而胥後亦
   不無包庇之事嗣後應令兵役互相稽察呈
   報鎮道從嚴辦理若鎮道不行究辦經巡查
   將軍督撫等察出即治以徇縱之罪
        一禁革四項目兵名色以杜包差之弊也查臺
   灣各營自總兵至守備衙門皆有兵丁聽候
   差遣分為旗牌伴當內丁管班四項各有目
   兵管領總兵署內多至三百人副將以至守
   備依次酌減至少亦有三十餘人分班輪值
   其在外自謀生理者多在四項內掛名貼錢
   代班差操均可不到名為包差因而干總把
   總於所管兵丁皆有包差情事實為惡習竊
   思鎮將等官署內本無胥役因公差遣兵丁
   固所不禁但私分四項名目需兵至數百人
   之多曠伍滋事皆由此起且如郡城內兵丁
   二千七百餘名而在各處署內當差者已逾
   三分之一存營實兵無幾尤屬不成事體嗣
   後四項目兵名色全行禁革總兵署內酌留
   差遣該班兵一百名分作兩班足敷應用副
   將酌留兵八十名仍令輪流親自上班不許
   私相雇替參將以至守備照此按等遞減分
   防千總准留兵十名其餘悉令歸營如敢故
   違定制即依私役軍人例按名治罪所有留
   署差遣兵丁一體照常操演毋許藉端曠伍
     一換防戍兵宜分交水陸提督互相點驗也臺
   灣全郡戍兵俱由內地水師陸路各標營派
   撥輪班更換向來調集廈門經水師提督點
   驗配船渡洋臺灣鎮總兵照冊點收分撥駐
   守但向來各兵內有手藝之人及親族在臺
   灣者甫經班滿又復換防難保無老弱充數
   之弊其不願來臺灣者經各營僉派每於廈
   門逗遛不進時日遷延經富勒渾雅德等定
   限查參而陸路官兵非水師提督所轄督催
   開渡等事未免呼應不靈至於點驗時由本
   管提督查點亦不免有迴護將就之處伏思
   陸路提督駐劄泉州府距廈門甚近兵丁配
   渡時即令該提督親赴廈門互相點驗將水
   師戍兵由陸路提督驗看陸路戍兵由水師
   提督驗看必須年力壯健方准配渡倘有應
   名充數及屢次藉端換防情弊立時究參駁
   回另換仍照例各按所屬官兵專派將備催
   令開駕如此則責成愈重點驗加嚴而戍兵
   皆得精壯充伍於海外操防實為有益
     一海口成城各砲位宜清查安設以資守禦也
   查臺灣鹿耳門沿海一帶口岸舊設砲臺數
   十處原因海濱遼闊遠接外洋是以安設砲
   位外禦內守以備不虞近因逆匪滋擾如安
   平鹽水港等處大砲隨時撥運軍營配用而
   各縣曾經賊擾者亦多遺失損壞茲值地方
   平定自應照舊安置其改建城垣之處亦應
   相度形勢添置砲位以資守禦此次大兵進
   剿奪獲賊人鎗砲甚多其中堪用鳥鎗器械
   已交鎮道撥補各營遺失之數其砲位一項
   現令逐一清查揀其堅固厚重試放堪用者
   於各處分配安設其餘砲位鳥鎗飭交臺灣
   府貯庫將收過數目報明總督查核
     一嚴禁搶奪械鬥以靖地方也臺灣民情刁悍
   綏輯為難近山村僻地方盜賊公行結黨肆
   搶漸至械鬥相尋釀成逆案役前地方官以
   案件繁多圖避處分事主呈控多不認真查
   辦兵役等雖識盜賊之名畏其兇橫亦不敢
   遽行追捕是以商旅往來皆攜帶器械自衛
   而盜賊之假託行兇者執持兇器混入其中
   亦復無人盤詰茲當逆匪蕩平之後收繳軍
   械奸徒斂跡民情極為震懾但積習難於猝
   化恐其日久玩生械鬥搶劫之事亦難保其
   必無惟當嚴定章程以期永遠無事參查前
   奉
    諭旨海洋劫盜甚多另定新例嚴辦俟兩年後盜犯
        斂跡再行奏明照舊聲請等因欽此仰見我
皇上戢暴懲奸之至意臣等體察情形所有臺灣盜
   案本照洋盜治罪應請即照新例從嚴究辦
   俟盜風漸戢再行照舊聲請至械鬥之案情
   罪重大從前地方官每存化大為小之見作
   為倉猝起畔僅將殺人之犯照命案擬抵實
   為輕縱查此等械鬥殺人之犯情即極為可
   惡其雖未傷人而審係首先起意糾約鳴鑼
   聚眾者尤為罪首禍魁當此立法嚴懲之際
   應請將械鬥殺人及起意糾約者均照光棍
   例擬斬立決傷人之犯亦請從重問擬發遣
   餘照械鬥本例問擬再臺灣搶案最多不可
   不嚴加懲儆嗣後除聚至十人以上及雖不
   滿十人但經執持器械倚強肆掠者為首之
   犯照糧船水手搶奪例以強盜律治罪為從
   各犯請發新疆給種地兵丁為奴其搶奪人
   數在三人以下審有糾謀持械逞強情形及
   雖未逞強而數在三人以上者均請照回民
   搶奪例發極邊煙瘴充軍以上請定各例仍
   遵照
諭旨俟兩年後人知畏法再行酌請照舊辦理地方
   文武遇有械鬥搶奪案件據報不即緝拏者
   照諱盜例革職如有增減改捏案情等弊仍
   即嚴參治罪
     一清查臺灣戶口搜拏逸犯以別奸良也臺灣
   為五方雜處之區本無土著祗因地土膏腴
   易於謀生食力民人挈眷居住日聚日多仰
   蒙
聖澤涵濡生齒繁盛雖係海外一偶而村庄戶口較
   之內地郡邑不啻數倍人數既多每年開報
   丁口俱係任意填寫並不實力清查前聞府
   城被賊攻擾時惟恐賊匪潛為內應清查城
   內民數共有九十餘萬而臣等現在檢查臺
   灣縣民冊內祗開十三萬七千餘名口數日
   迴不符合人數既眾版籍難憑是以匪徒逸
   犯竟有歷年久遠不能擒獲者內地逃軍徒
   犯亦多潛赴臺灣希圖漏網不可不亟為清
   查辦理編查保甲便一事原有定例即內地
   亦應實力奉行海外地方民無定籍尤賴此
   稽查奸匪臣福康安進兵時招撫難民歸庄
   日有數千惟恐匪犯混入其中每戶皆給與
   用印手票開載姓名人口分派妥員登記簿
   籍事定後查拏逸匪村民不能容隱無不立
   時擒獻應令地方官推廣此意於清查叛產
   之便責成族長管事按戶編甲其有充當義
   民者名冊在官尤屬易於稽核其並無家業
   游民最易滋事固未便無端驅逐致有擾累
   若遇犯事到官即在笞杖以下者亦押令回
   籍至禁止攜眷之例自雍正十年至乾隆二
   十五年屢開屢禁經前任總督楊廷璋酌請
   定限一年永行停止而挈眷來臺灣者至今
   未絕總因內地生齒日繁閩粵民人皆渡海
   耕種謀食居住日久置有田產自不肯將其
   父母妻子仍置原籍搬取同來亦屬人情之
   常若一概嚴行噤絕轉易啟私渡情弊
   前經臣福康安據實
    奏明毋庸禁止嗣後安分良民情愿攜眷來臺灣
   者由該地方官查實給照准其渡海一面移
   咨臺灣地方官將眷口編入民籍其隻身民
   人亦由地方官一體查明給照移咨入籍如
   此則既可便民而內外稽查匪徒亦無從冒
   混倘有內地逸犯逃遣竄至臺灣者地方官
   若即能盤獲准予從優獎敘倘別經發覺訊
   明由何處進口何處藏匿即將該管員弁從
   嚴參處
     一嚴禁私造器械旗幟以靖地方也竊查律有
   私藏軍器之條海外地方尤應嚴禁臺灣民
   情熛悍械鬥滋事漸至釀成逆案刀矛鎗砲
   等物向多私自藏蓄業經臣等設法收繳禁
   止打造若不嚴定章程惟恐日久因循無所
   遵守查內地應禁軍器祗係鳥鎗砲位其弓
   箭腰刀等項為防禦盜賊之用原所不禁但
   臺灣遠在海隅非內地可比除熟番屯丁應
   用器械及民間菜刀農具外如弓箭腰刀撻
   刀半截刀鏢鎗長矛之類一概禁止倘敢私
   藏寸鐵即行從重治罪又各村聚眾械鬥多
   用旂幟號召即不肯助鬥村莊亦須豎保莊
   旗一面方免蹂躪逆首林爽文滋事時即係
   將助逆黨羽分別旗幟顏色作為五隊而義
   民等隨同官兵打仗亦各製造一旗以示進
   退臣等於平定賊匪後即將義民旗牧繳嗣
   後若有再行私造旗幟者俱照軍器一體治
   罪
     一賭博惡習宜從嚴懲治也臺灣賭風最盛不
   但耗費囊貲廢時失業而忿爭鬥狠搶竊成
   風胥由於此從前汛弁兵丁等藉端索詐不
   加禁止遂至肆無忌憚公然在於街市群聚
   賭博莫敢過問茲臣等嚴行禁戢重法懲治
   而郡城內尚有許班拒捕兇歐之事當經一
   面奏
聞一面將許班正法小民始知畏懼頓為歛跡嗣後
   應令地方文武員弁實力稽查有犯必懲即
   壓寶跌錢之類亦從重枷杖押遞回籍如敢
   不服拘拏照拒捕之例治罪各汛弁兵徇隱
   故縱勒索錢文計贓以枉法論若失於查察
   別經發覺雖訊無得賄情弊亦即革伍枷責
   示儆並令各汛弁每月出具並無賭博切結
   呈報總兵查核再臺灣有質押零星衣物之
   處名為小典貧民無錢賭博者多向小典押
   錢入場是以街市之中多有小典盤剝重利
   最為可惡應飭地方官一體嚴行禁止違者
   重究
     一臺灣文武各官應責成巡察大員隨時核奏
   也臺灣孤懸海外鎮道各員恃有重洋間阻
   督撫耳目難周無不恣意妄為通同徇隱茲
   蒙
皇上洞燭情形
特命將軍督撫提督大員分年巡察實為綏靖海疆
   之至計但恐日久因循不能認真整飭應請
   令巡察之總督巡撫等到臺灣後將鎮將及
   道府廳縣各員通行查核出具考語具奏其
   備弁佐雜等俱令通行考察咨部存案如各
   員在臺灣任內有貪縱殃民款蹟別經發覺
   者將未經參劾之人交部嚴加議處如遇將
   軍提督巡察之年文員雖非其專管但既經
   奉
命渡海巡查諸事皆應稽察不得以文武分途稍存
   岐視
     一臺灣道員准令具摺奏事以專責成也查內
   地道員本無奏事之責臺灣遠在海外遇有
   緊要案件原准會同臺灣鎮會銜具奏但鎮
   道體制不相統攝遇有應奏之事又不得自
   行陳奏徇隱扶同之弊勢所必至況海洋風
   信靡常文稟往來動稽時日於事理殊多未
   便查楊廷樺任內蒙
聖明鑒及准令奏事然未著為定制嗣後應請令臺
   灣道員專摺奏事毋庸與總兵會銜以專責
   成仍令該道將營伍是否整飭兵丁曾否操
   演之處按月呈報督撫查考如敢稍為容隱
   即照永福之例一體治罪
     一請開八里坌海口以便商民也查淡水八里
   坌地方港口距五虎門水程約有六七百里
   逆匪滋事時經臣徐嗣曾
    奏明派兵自五虎門放洋真趨淡水嗣後運往淡
水之糧餉鉛藥亦多由八里坌收口一載以
   來甚為利涉該處港道寬闊可容大船出入
   從前即有商船收泊該處載運米石管口員
   弁藉端需索得受陋規之事徒有封禁之名
   毫無實濟且淡水為產米之區八里坌一港
   又非偏僻港口僅容小船者可比雖臺灣遠
   在海外稽查奸匪不可不嚴而百餘年來休
   養生息販運流通實與內地無異小民等趨
   利如騖勢難禁遏與其陽奉陰違轉滋訛索
   不若明設口岸以便商民查鹿仔港對渡蚶
   江本係封禁經永德奏准開設船隻往來極
   為便利應請將八里坌對渡五虎門海口一
   體准令開設其無照船隻及照內無名之人
   仍行嚴加查察以防偷渡該處原設巡檢一
   員令又新添一汛足資彈壓並令淡水同知
   上淡水營都司就近稽查掛念出入及載運
   米石數目均照新定海口章程一律辦理毋
   許藉端需索致滋擾累
     一沿海大小港口私渡船隻宜嚴加申禁稽查
   也查臺灣全郡沿海鹿耳門鹿仔港係南北
   要口商民船隻出入例應掛驗稽查現擬新
   設之八里坌海口亦應一體辦理其餘港口
   如淡水之八尺門中港後壟港大安港彰化
   之海豐港三林港水裡港嘉義之虎尾溪八
   掌溪笨港猴樹港鹽水港蚊港含西港鳳山
   之竹仔港東港打鼓港皆可容小船出入無
   照客民偷渡來臺灣者多在各處小港登岸
   原設防守汛兵因塘汛傾圯營制廢弛並不
   各歸汛地甚或得賄縱容任聽出入以致游
   民私渡日多奸究潛滋無從盤詰臣福康安
   帶兵進剿時屢奉
諭旨嚴防海口以杜逆首逃竄之路遵即專派大員
   分駐並通飭各海口員弁凡有溪港通海之
   處一體嚴查即經拏獲洪則李淡等私渡兩
   案而竄至海口賊匪無不就獲正法可見認
   真巡緝奸匪自無從透越現已挑撥汛兵照
   舊稽察並於八里坌東港等處要口添兵駐
   守嗣後應責該管員弁實力稽查如能拏獲
   私渡奸民即將船隻貨物賞給兵丁以示獎
   勵其有照商船因風飄泊到岸者驗明牌照
   立即放行仍不許稍有留難藉啟需索之弊
   至此項私渡船隻皆由內地小港私越出洋
   向有積慣船戶客頭攬載圖利應請於內地
   沿海地方一體申明禁例實力訪拏庶可清
   私渡之源而海防亦昭嚴密矣
     一臺灣南北兩路宜安設舖遞修治道路船隻
   以肅郵政也查臺灣全郡地方遼闊郡城距
   廳縣治所遠者幾及千里近者亦不下一二
   百里向來遞送公文俱係番社應役而番社
   相距較遠馳遞不能迅速遇有要事信息難
   通自宜仿照內地安設舖遞每三十里一舖
   遞送文報於封回上填寫時刻以備稽考至
   各處通衢要路本不寬展又被賊匪剷削極
   窄數人不能並行臣福康安帶兵進剿時均
   繞道由稻田行走交春以後引水灌田尤為
   泥濘難行況現已添設馬兵遇有搜捕盜賊
   馳突尤非所宜應於秋冬農隙之時令地方
   官逐加履勘酌以一丈五尺為度一律修整
   以壯觀瞻而通行旅其淡水溪灣裡溪處尾
   溪大突溪大肚溪大甲溪等處水深湍急徒
   涉為艱每屆山水驟漲月餘不通往來每處
   應設船二隻傳送文書渡載民人實於公私
   兩有裨益
    以上各條謹就臣等見聞所及悉心籌畫酌定
    章程此外如宣講
聖諭廣訓講明易犯條例
    欽定行軍紀律化導兵民及操練備戰兵丁禁止販
   賣鴉片等事皆係久奉行知分內應辦事件已
   飭地方文武各官申明定例毋任以具文塞責
   總之立法必求盡善而整飭全在得人惟當實
   力奉行永遠遵守以仰副我
皇上綏靖海疆之至意是否有當伏乞
聖明訓示謹
 
即有旨諭

                                       乾隆五十三年五月初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