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處兇番以儆惕戕殺摺

 

               臣雅德   
 奏竊臣提審兇番茅歪等一案見其語言面貌迥
  非人類因將該處風土情形悉心詢訪緣臺郡
  自東南迤北一帶或挑築土牛或建設隘寮以
  分界址熟番則與齊民雜處生番則潛住內山
  向來附近居民禁其越界樵採熟番亦罕入其
  地即生番亦不敢潛入內界其生番所居之處
  率皆崇山大澗密箐深林中間番社種類不一
  不相統屬或巢或穴隨地居處間有苫益茅舍
  形如覆鍋以蔽風雨夏以樹皮圍身冬用鹿皮
  禦冷所種皆黍林暮芋饑即就食不拘生熟性
  勇好殺身帶竹弓竹箭并籐杆鏢鎗遇獐鹿之
  類箭無虛發鏢必中傷民人誤入樵採見即戕
  害得其頭顱持回供奉每欲出獵先將髑髏置
  水旋轉以面之所向即往打牲得獸若多歸而
  饗祭否則將頭顱棄去每年惟視花開記歲不
  知齒序罔識五倫男女既長唱曲為配依婦以
  處雖父母不得有其子故一再世後孫且不識
  其祖是該番雖具人形實與禽獸無異今被獲
  之由民麻篤與因病未解之油干等三犯訊係
  並未殺人自應仰體
皇上如天好生毋庸概行誅戳臣因於茅歪等九犯
  正法時飭將由民麻篤一併押赴市曹令其觀
  看并令通事諄切曉諭以爾等本非人類是以
天朝不加管束但須各安生業內地人民豈爾等所
  可戕害今茅歪等駢首就戮爾等幸未傷人得
  全軀命否則一同斬首爾等如今可知戒懼否
  該犯等皆榖觫不寧惶窘無措臣竊思若將該
  犯等留禁內地或發遣他省伊等亦不知罪之
  重輕無足示儆但向來生番從未瞻仰
 圖威是以罔識忌憚今由民麻篤等目擊內地人
  民之蕃庶兵力之壯盛又親睹茅歪等一干駢
  戳膽破心驚俯首惕息雖各首級已傳送該境
  梟示而重山隔絕眾番未必盡知且曉以告示
  而不能識諭以言語而不能通莫若將該二犯
  解回臺灣同油干一犯釋令回社自必將所聞
  所見向番眾傳播俾咸知
天朝法度一經傷人定即擒獲誅斬或從此互相儆
  惕不敢再有戕殺之事似亦化導之一端臣愚
  昧之見是否可行未敢擅便除將該犯等禁候
  外謹附片
 奏請伏乞
皇上訓示遵行謹
 奏

                                                            (無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