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兇番殺傷汛兵摺

 

              巡視臺灣監察御史臣禪濟布   
              巡視臺灣吏科給事中臣景考祥  
 奏為據實陳情仰邀
天鑒事臣等於十月初四日接到
御批臣禪濟布本年三月十六日所奏鳳山彰化二
  縣生番歸化一摺奉
旨知道了聞有生番傷人之事為何未奏臣等跪讀
  之下不勝悚惕仰見
皇上聖明無微不照且
天心注念遠方尤臣子之不敢稍有玩愒者也臣等
  查得本年二月十九日臺灣之羅漢門地方有
  汛兵林觀董廣楊捷賴雲齊歡等五名奉差至
  坑口伏路因天雨淋濕衣服三更時分至路旁
  空草厝內引火烘衣忽有生番數人突入厝內
  將林觀董廣鏢傷斃命而楊捷賴雲齊歡執械
  與敵幸有巡夜兵丁接應殺死生番二名餘番
  逃竄山中因黑夜未即擒獲拾得鏢箭報縣其
  齊歡被傷亦於次日殞命隨據諸羅縣知縣孫
  拏獲兇番三腳陳匏蘭雷高娘答六阿篤四名
  通報監禁在案臣禪濟布即欲奏
聞緣去年九月內亦有生番傷人之事其時臣禪濟
  布與臣丁士一查閱舊案除康熙六十年以前
  未設巡臺御史其康熙六十一年雍正元年及
  雍正二年春季皆有生番傷人之案而御史臣
  吳達禮黃叔璥皆未陳奏本年三月內臣景考
  祥至福建省城即聞有羅漢門兇番傷人之事
  隨與原任總督臣滿保商議據督臣滿保云此
  係人命事情地方官自當照例具
 奏者也臣等一介庸愚至敝至陋蒙
皇上委任甚切期望甚殷惟計文武和衷兵民安靜
  以仰慰
聖主之焦勞於萬一其有利弊所關督撫提鎮未及
  陳奏者臣等自當據實奏
聞至於人命盜案等事地方官自當照例具
 題臣等何敢冒昧輕瀆
聖聰且臣等聞兇番之性等於豺狼專以傷人為樂
  每逄風雨之夜即出山擾害所以地方官員立
  有界限不許民人輕入生番地界惟內地之偷
  渡而來者不遵禁約潛入其地致遭毒手然地
  方有司必報知督撫用以番擒番之法獲其兇
  手以正
王法斷不敢隱匿不究致縱兇番之性也臣等已與
  鎮臣林亮巡道臣吳昌祚并府廳縣眾官公同
  商酌務將就近一帶生番之為民患者或用招
  撫或用勦捕必審時度勢謀出萬全尚未敢輕
  動也今蒙
天語垂問謹將生番傷人情節及臣等愚悃據實陳
 奏仰邀
聖鑒不勝惶悚惕厲之至謹
 奏
招撫則可勦捕不可輕動
 

雍正參年拾月拾陸日
 巡視臺灣監察御史臣禪濟布
       巡視臺灣吏科給事中臣景考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