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鳳山縣生番殺傷人情形摺
 
 

                               福建巡撫臣毛文銓   

        奏為奏
聞臺灣情形仰祈
聖鑒事竊查臺灣一府遠處重洋之外凡居彼
地之人為習俗所移最易煽惑其欲消慝
於未萌固在地方官之清廉明敏及寬嚴
各得其宜而其要總莫如力行保甲之一
法耳臣現在嚴檄飭遵如有虛應故事一
經查明即行參處臺灣又有生番之患查
生番雖跋扈飛揚之事從來所無但殺害
人民歷年不一而足即本年亦三四見矣
臣檢查卷牘凡係生番殺害人民之案十
有九懸緝拿究抵甚屬寥寥然推原生番
殺害人民而被殺者悉由自取夫生番一
種向不出外皆潛處於伊界之中耕耘度
活內地人民不知利害或因開墾而佔其
空地閒山或因砍伐而攘其藤梢竹木生
番見之未有不即行殺害釀成大案者為
今之計惟有清其域限嚴禁諸色人等總
不許輒入生番界內方得無事歷任督撫
諸臣亦無不頻加禁飭總難盡絕今臣已
檄行道府移會營員務令逐一查明在於
逼近生番交界之間各立大碑杜其擅入
但地方遼闊走險之徒必有百計圖維而
偷入其中者恐亦未能盡絕也至於招撫
生番一事臣再四體訪查地方各官亦有
被不肖熟番所欺有以熟作生者在內然
此係風聞之事虛實尚未分明但既得此
        言又不敢不
奏也伏乞
皇上睿鑒謹

此論甚當先前嚴時甚平靜後因藍
廷楨〔珍〕為小利而遺此風也
 
雍正參年拾壹月拾玖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