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請撫臺灣生番摺

 
 
 
    福州將軍署理閩浙總督印務臣宜兆熊    謹
 奏為請撫生番事雍正參年拾壹月貳拾壹日據臺郡文武  各官報稱查南北兩路番社甚多其為害於鳳諸貳縣者  惟山豬毛等社其為害於彰化縣者惟水沙連等社皆由  從前不繩以
 國法遂使益無顧忌山豬毛等社向日擒獲兇番肆人稍知  畏懼至水沙連從不一加懲創以致半年之內焚殺疊見  撫之不可不得不脅以兵威為今之計當以番攻番令各  社之通事土官擇其勇敢者數人為前導率領番壯直抵  巢穴而使汛兵駐劄山口耀武揚威壯其聲勢取勝甚易  但剿番之舉全資番社之力番人嗜利非厚賞不足以堅  其心加以文武會剿行糧火藥必得千金始足應用因費  無所出以故全臺文武自上以下知番之亟宜剿撫而終  難見諸施為今幸天假其緣兇番合當授首本年風調雨  順年榖豐熟今春平糶粟價每石伍錢除買補外儘有盈  餘可充公用但剿番惟賴冬日夏秋之際雨水連綿鎗砲  無用一交春貳參月又難舉行今拾月將盡冬日無幾海  洋文移往返動經數月現在會商委員剋期舉行從此海  疆安於磐石等因到臣臣即會商撫臣毛文銓以臺灣各  社生番屢行殺人頑梗無知似不便再行姑息即以社丁  協同番社深入擒捕大兵不過調撥數百名駐劄山口示  以兵威自能懾服諒無他患批令臺屬文武同心協力仍  會商巡臺御史務須籌畫萬全切勿輕舉妄動只須獲得  首犯壹貳名倘彼畏威懾服情愿就撫者即宜相機亟為  撫綏勿株累無辜一人以廣
皇上柔遠之深仁其發兵若干作何剿撫並動盈餘若干俟臺  郡文武續報到日另行具
 奏外合先奏
聞伏乞
皇上睿鑒為此謹
    奏
想卿等自然慎重為之也知道了

                                    雍正肆年正月初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