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台灣同知在禁地開墾情形摺

 
 

                  福州將軍署理閩浙總督印務臣宜兆熊                                  福建巡撫臣毛文銓  

 奏為奏
聞事據臺灣同知王作梅詳水師提督衙門有差員陳福王三
  治林興張功劉旺方成等管駕船隻來臺索驗其牌照俱
  稱係本提督差往臺澎等處巡哨順帶馬料到廈查各牌
  照雖有提憲印信可憑而船內舵水俱係不兵不民之人
  其中是否假藉莫從辨識未敢擅便放行等情先後貳次
  詳報到臣等又據署彰化縣孫魯詳報貓霧涑社庄有生
  番放火燒屋殺死佃丁林愷等捌人一案并稟查勘該地
  原屬禁界為土番鹿場今藍提督又往開墾未免有礙林
  愷等之被殺明係自取等因到臣等俱經臣等飭行布按
  貳司嚴查去後續准提臣藍廷珍咨稱哨船原係捐備巡
  哨給與印牌遴選勤慎差員管押哨探仍嚴飭毋許夾帶
  等弊又咨稱貓霧涑社庄係置產業該縣給有照票代納
  餉銀各等因到臣等竊查此貳案一該同知以細訪在廈
  有實係民船藉給武營牌照假稱哨船影藉之弊而提臣
  藍廷珍亦以赴京
陛見各船到廈有無弊竇現在飭行嚴查解究一貓霧涑社庄
  該縣以在禁界而提臣藍廷珍亦以是否生番地界該佃
  丁侵入滋擾自取殺害現在迅查臣等伏思自備哨船與
  在禁地開墾均屬違例之事且其所用之人亦斷不能奉
  公守法查提臣藍廷珍練達水師海疆原有裨益但既有
  前項事由即不敢苟恂情面而不於
君父之前據實
 奏明也伏乞
皇上睿鑒為此謹
    奏
此等事如何容忍得當查明者但有干藍廷
珍處少存些體局密以奏聞就是了亦不可
全為之回互

                                    雍正肆年貳月初肆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