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官員官箴及生番殺人摺

 

        浙閩總督臣高其倬   
 奏為
 奏
聞事臺灣一府孤懸海外總兵一官比他處尤
  關緊要必須得人方能料理使地方寧謐
  現在臺灣總兵林亮臣到任以來人人皆
  言不妥有言其貪者有言其不能管兵者
  有言其求田問舍者有言其出身卑賤者
  臣不敢輕信偏聽雷同眾意因細細留心
  訪察務求實在臣看得總兵林亮操守雖
  不甚好然亦無狼藉之處其求田問舍因
  伊向久住臺灣彼地即其本鄉少置田舍
  亦無恃勢欺凌之處至其出身卑賤古來
  名將亦多出于卑微又何必過于搜求人
  言皆為未是惟不能管兵之處頗係實在
  臣訪聞雍正三年林亮之舊友陳子芳與
  兵賭博爭鬧訴于林亮將兵鎖去眾兵不
  服嘩噪欲拆陳子芳之房林亮即將鎖兵
  釋放遣千把解和而散又雍正三年七月
  南路兵與縣役毆鬧守備柯英署參將事
  執兵責治眾兵赴府繳納甲冑林亮令千
  把解和令散又林亮將一營兵草糧趕令
  過海到鹿耳門船上兵丁數十人將鎖兵
  奪回開放後亦不究兵皆玩忽毫無尊畏
  營規癈弛又因水沙連番子殺人林亮恐
  傷兵丁將挨番境之兵汛那入堶惚簣
  亦損如此之員久在海外臺灣地方營伍
  日就廢弛伏乞
皇上另簡一操守好寬嚴相濟之人庶臺灣得
  以整理至臣所見現在閩浙總兵之中未
  有能確勝臺灣之任者雖海壇鎮總兵朱
  文做官鎮靜然臣觀其才具亦未能勝臺
  灣之任臣謹將情節繕摺
 奏

林亮朕原不如意今已調用朱文人粗俗庸材
已曾面諭過你實不勝此任台灣又非熟識水
性之員不可朕所知者惟陳倫炯向日知他尚
理為之人但非大器只得暫用康陵可著實教
導他去給你此一中軍仇元正朕看乃上上人
材也但一面亦未必即可以為憑你試看水師
人材與臺灣鎮臣一任可代朕著實留心物色
可也

                     雍正肆年玖月初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