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清查新墾田地摺

 

        浙閩總督臣高其倬   
 奏為
 奏
聞事臣查臺灣田土向當臺灣初定之始止臺
  灣一縣之地原有人戶錢糧故田土尚為
  清楚其諸羅鳳山二縣皆係未墾之土招
  人認墾而領兵之官自原任提督施琅以
  下皆有認佔而地方文武亦佔做官庄再
  其下豪強之戶亦皆任意報佔又俱招佃
  墾種取租迨後佃戶又招佃戶輾轉頂授
  層層欺隱按其賦稅每田一甲不過內地
  之十餘畝而納八石有餘之粟似種一畝
  之田而納十畝之粟類若田少賦重然佃
  戶之下皆多欺隱佃戶下之佃戶又有偷
  開至業主不能知佃戶之田數人數佃戶
  又不能究其下小佃戶之田數人數實則
  種百畝之地不過報數畝之田究竟糧少
  田多是以家家有欺隱之產人人皆偷開
  之戶若欲清查海外巖疆恐其滋變相延
  愈久清理愈難因田產經界不清居人名
  戶亦混編立保甲止是大概欲驟更變未
  敢輕言臣現詳訪熟思俟得一妥貼可行
  無慮之法始敢具
 奏請

旨遵行外至彰化一縣新經設立田土錢糧俱
  為有限其所管有藍張興一庄其地向係
  番人納餉二百四十兩原任總兵張國原
  認墾其地代番納餉招墾取租數年之前
  提督藍廷珍轉典其庄現聚墾種田土者
  已二千餘人地方文武官因生番到其處
  殺人以為開田惹番意欲驅逐墾戶以地
  還番臣細思詳問以為此處若不令開墾
  當禁之於始今已有二千餘人又有墾出
  之地一經驅逐則此二千有餘失業之人
  俱在海外置之何所但若聽業主私據佃
  戶混佔不於起初清理又必似諸鳳二邑
  之流弊臣意欲將此田總行清查所有田
  畝令各墾戶報出認賦即為永業各墾戶
  當初開未定之時又聞驅逐自無不聽從
  俟報明查清不必照諸鳳二縣之例以一
  甲之田定粟八石止照內地照其畝數以
  定糧數量寬其力以下則起科大約可得
  一千二千兩額賦或再稍多亦未可定竟
  將原納二百四十兩之番餉
 題請開除藍張二家總不許霸佔并趁量田
  之時兼查人戶編清保甲更立四界令官
  嚴查不許墾戶侵耕出外似屬一勞永逸     久長可行但臣隔重洋恐臺灣情形所知
  不透已行令臺廈道吳昌祚臺灣府知府
  孫魯同彰化縣知縣張縞詳議如係可行
  即一面詳復一面辦理所有情節臣謹具
  摺
 奏

是此事何不密知會藍張二家令其檢舉
不尤妙乎

                    雍正肆年拾壹月初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