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勦撫生番以保民命事

 

       巡視臺灣監察御史臣索琳    謹
 奏為勦撫生番以保民命事雍正四年十一月初
  二日道臣吳昌祚自省回任帶提督臣高其倬
  咨文一角內開為兇番戕殺民命特委臺廈道
  吳副使為總統兼委淡水同知王汧北路營參
  將何勉淡水守備鍾日陞等帶兵分路進勦專
  委以知州管彰化縣事知縣張縞辦運軍糧等     因到臣本月十六日道臣吳昌祚等調領官兵
  番社自府治先發臣於十八日選帶丁役十二
  名自備行糧亦從臣署起行至二十六日入牛
  相觸番境渡阿勃泉溪而抵竹腳寮與道臣吳
  昌祚官兵會劄於虎尾溪陽預令曾歷番地之
  社丁林三招引水沙連內決里社土官阿龍等
  十八名來歸詢明路徑又令社丁陳蒲同決里
  社順番先至北港蛤里難等社曉諭能歸化者
  即免誅戮去後臣與道臣吳昌祚隨撥同知臣
  王汧領熟番三百名並同知臣王汧自募民壯
  一百五十名由北港南投崎抄入番巢之後候
  令進發仍調參將臣何勉千總呂奕把總王提
  帶兵二百名聯絡接應一撥守備臣鍾日陞把
  總游金闕帶兵二百名熟番三百名由南港水
  沙連之前路竹腳寮候令進發仍撥千總蔡彬
  把總莊子俊帶兵一百名熟番五十名尾後接
  應一撥守備臣楊矜帶兵一百名駐劄於兇番
  之戚屬朴仔籬社傍以覘動靜仍撥把總任林
  五帶兵五十名駐劄於鄰近朴仔籬之貓霧涑
  社以備應援臣與道臣吳昌祚率守備臣張文
  耀千總傅雲章臺灣府經歷左恩源諸羅縣革
  職留任典史趙大章功加朱紹雄張厚林天成
  張世俊許績張俊黃恩效力外委王廷桂等統
  兵一百八十名民壯一百名熟番二百八十名
  由南港竹腳寮進督臣查自竹腳寮以至水沙
  連之中港路雖百有餘里而其間深溪疊阻加
  以崇山峻嶺密菁深林軍糧實難載運除運糧
  官彰化縣知縣臣張縞派撥熟番負十日兵糧
  隨行仍陸續運濟外臣與道臣吳昌祚躬率官
  弁兵役各再身懷五日口糧徒步進發前後兩
  路官兵統令十二月初三日進攻期於水沙連
  內中港水里社會合仍撥千總劉弘量帶兵彈
  壓彰化縣治并留把總陳士祥鄭捷效力外委
  阮邦貴領兵八十名駐守竹腳寮營盤令臺灣
  縣縣丞馬麟趾散給兵糧惟是水沙連一帶共
  計二十五社非盡兇番今此調兵進勦原止令
  其獻出殺人兇番正罪示懲是以預戒官軍所
  經之社順者撫之抗者勦之既體
聖主好生復昭
 朝廷大法違者分別參處遂進督官軍渡虎尾溪
  上游入內牛相觸山口渡溪至稷稷社舊基安
  營初四日渡稷稷溪歷滂兩瀾石子灘渡武滑
  納溪而至武滑納埔安營是日守備臣鍾日陞
  遣把總游金闕帶到社仔社番滕可宗招引中
  港麻思丹社土官田仔率番來歸并願隨軍招
  撫附近番社隨經給賞初五日即令其前導渡
  溪至外麻里關溪而越麻里嶺北安營初六日
  又渡溪而至陳武峨安營初七日至內麻里溪
  而抵外北甲之決里社安營隨據決里社土官
  阿龍帶領毛翠社土官卑蠟同番壯來歸當經
  給賞令回本社初八日據田仔社土官新來田
  帶領中港貓蘭社伊力社二社土官並番壯來
  歸口稱番等不敢作歹而時常行兇焚殺者係  水里社骨宗等語并願前導臣等見外北甲險
  要係水沙連前路關隘官軍過後倘為番黨據
  守則南港一路軍糧不能運濟矣遂留兵壯一
  百名令諸羅縣革職留任典史趙大章領守併
  接散兵糧初九日臣等統軍帶土官新來田等
  向中港進發有山前阻嶺高勢削林密如織其
  地素無霜雪草木常青縱火不燃臣與道臣吳
  昌祚鼓舞率眾攀緣開路窮日之力始至水里
  社之中港南岸劄營總計一路所經迎順番社
  則有社仔社決里社麻思丹社毛翠社伊力社
  貓蘭社等七社其望風歸附者則有木扣社大
  基貓丹社木武郡社紫黑社佛子希社哆洛社
  蠻蘭社等七社惟骨宗一社抗未來歸臣等遠
  望水里社背山枕湖左右峻嶺迴抱湖面約寬
  十里深不可涉土番向以大木丈餘刳空乘渡  名曰蟒甲臣等令人於茂草中搜得其槳棹遂
  於十一日直抵骨宗巢穴番眾初猶恃險及至
  官兵一到鎗炮聲作俱驚竄嶺北除令守備臣
  鍾日陞千總蔡彬等一面搜得其從前殺去人
  頭八十五顆葫蘆外包人頭皮四個人手一隻
  並衣飭等物押交彰化縣收貯仍焚其寮舍倉
  榖外一面率兵於深巖絕壑茂林深菁中細加
  搜捕而同知臣王汧參將臣何勉亦從水沙連
  後路而至蛤里難社除經同知臣王汧招撫蛤
  里難社挽蘭社貓里眉外社貓里眉內社眉加
  臘社哆羅郎社斗截社平了萬社佛谷社致霧  社等十社番眾安定同參將臣何勉由北港進
  攻惡番骨宗麻思弄等前阻去路尾迫官兵遂
  因南投崎社土官眉成爻大霞隨軍效力楊元
  祥等徑投參將臣何勉同知臣王汧軍前就擒
  十四十六等日又據麻思弄招出伊姪巴荖肉
  骨宗二子拔思弄水里萬及番麻十奔簡達氏
  卯斗肉烏民慢里罕卓肉歇苙目改旦丹腦貓
  六甲擺本挽藍谷蹤雞臘氏目堵等二十一名
  並至軍前內除幼番雞臘氏一名准貓蘭伊力
  二社順番保留令其招集逃番回社安插並卓
  肉一名身故外餘經道臣吳昌祚差千總蔡彬
  帶兵押交臺灣府發禁在案是皆仰賴
聖主天威及督臣高其倬知人善任道臣吳昌祚盡  心竭力調遣合宜同知臣王汧等不避艱險招
  撫有方知縣臣張縞運濟四路軍糧各足並隨
  征官將兵番同心協力故自十二月初三日進
  兵計十有四日兵不血刃而兇番已獲各社歸
  誠除留道臣吳昌祚統兵挨查南北中三港各
  社番口令其認輸額餉開造清冊詳報督撫二
  臣具
 奏外臣於十七日帶丁役出山仍由竹腳寮渡虎  尾溪下稍經南投崎社北投崎社貓羅社而至  半線社二十七日道臣吳昌祚帶同參將臣何
  勉同知臣王汧等亦由蛤里難等社而至半線
  與臣又會合解到貓里眉社綁送本社害人兇
  番阿密氏貓著一名並所藏人頭三顆隨經道
        臣吳昌祚亦令押交臺灣府發禁統俟軍旋解
     訊又令把總游金闕帶兵一百名駐劄竹腳寮
     巡察仍於南投崎之外木柵及貓霧涑二處議
  各撥把總一員帶兵一百名駐劄彈壓業經道
  臣吳昌祚詳請督撫二臣酌奪在案但查朴仔
  籬社係兇番戚屬亦非循良之番是以臣等於
  三十日率領官軍由阿里史等社而至逼近朴
  仔籬社之岸里社駐軍當據阿里史社土官達
  舞郡乃岸里社土官亞賜老等朴仔籬社土官
  解旦等率眾相迎臣等以同知臣王汧素為番
  眾畏服雍正五年正月初一日令其飭取山內
  山外各社互保嗣後不法甘罪結狀在案北路
  各社已俱平定即旋軍半線由大武郡一帶番
  社取路於初九日俱回府城所有臣與道臣吳
  昌祚等勦撫過水沙連一帶二十五社番人凱
  旋始末理合繕摺
 奏
聞臣索琳謹
 奏
此番勦撫甚屬可嘉今經此一振作自然安靜數時
終非久長之策全在文武官弁撫恤有方必令漢人
總不與生番交接各安生理彼此不相干自然無事
若文官圖利武官懈殆漢人欺侵戲弄熟番凌虐生
番激成有事彼皆為禽獸之類野人何事而不可為
雖如此加以兵威未免殺及無知今既平定之後當
務之感恩徐徐開導令知人理方長久之策如全賴
以兵威朕不取也爾等可協力共勉之

                                       雍正五年正月十二日
                                  巡視臺灣監察御史臣索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