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勦辦北路水沙連兇番情形摺

 

    福建總督臣高其倬
鎮海將軍署理福建巡撫印務臣毛文銓 謹
 奏為奏
聞事查臺灣北路水沙連社兇番屢行焚殺肆
  惡不已臣等委員帶兵入山勦懲前經將
  已獲兇番骨宗等情節具摺
 奏
聞欽奉
皇上硃批朕看此光景不似能一勞永逸之景
 務令料理妥協永久平靜方好在事人員事
 定後應議敘者酌定奏聞應具題者題奏欽
  此我
皇上 
睿慮周詳廣遠無微不燭臣等謹欽遵
聖諭詳細思慮其北路之番雖經勦懲目前自
  然歛輯但不行周詳籌畫嚴密防範稍久
  仍恐滋事臣等現經行令臺灣鎮總兵陳
  倫炯及臺灣道府一面於要路設汛嚴防
  一面仍令熟商辦理之處臣等再加商籌
  容另具
 奏外又南路傀儡社番亦多焚殺之處前據
  巡臺御史索琳咨會臣等亦應勦懲臣等
  一面咨覆會商一面行臺灣鎮總兵陳倫
  炯臺廈道吳昌祚令細細酌量如山中三
  月間溪水不大尚可進去即速詳細料理  勦懲如春夏之間山溪水已大長難以進
  去即行嚴防俟秋冬之間再行辦理茲據
  該鎮道覆稱南路傀儡兇番此時山溪水
  大難以進山應俟秋冬之間商酌勦懲但
  現在有傀儡番突入阿猴社寮內殺死土
  番巴陵等四口又入隔壁寮內殺死番婆
  二口查其住處離山口不遠且不須多兵
  即可勦懲應先行相機懲創等情前來臣
  等已行令將山口相近新經殺死番人兇
  番之社酌量派員帶兵先行勦懲俟其勦
  懲之後再應作何料理防範之處亦容臣
  等再行詳細籌畫另行
 奏
聞外所有前獲之兇番骨宗等經臺灣道吳昌
  祚已委員押解到省臣等會同親審據各
  供骨宗為首出山焚殺過十餘次伊自殺
  過十人其人頭係伊自殺及夥下之人同
  殺者亦有別番所殺者因伊頭目都放在
  伊家又阿密氏貓著一名雖供只殺過二
  人而焚殺次數甚多且曾領帶眾番焚殺
  共殺過二十六人情罪最重其餘拔思弄
  麻思弄簡達氏烏民慢里罕歇笠丹腦貓
  六甲擺本谷宗目堵麻十奔目改旦十三
  人或供曾經殺過五人四人三人二人一
  人不等亦皆出山焚殺數次其水裡萬巴
  荖肉挽蘭卯番斗肉五人雖供未經殺人  然亦屢次同行臣等查楚省紅苗治罪之
  例伏草殺人再犯者不分首從皆斬立決
  骨宗等殺人不止二次應照此例擬罪完
  結尚覺罪浮於例但係生番雖經官兵追
  拏窮迫無路可走始行投出仍係曾經投
  出之人應行援減但臣等細思骨宗阿密
  氏貓著二犯實係首惡且率眾殺人肆惡
  多次若不即加嚴懲則各番以為如此焚
  殺仍可不死則人人效尤又斷不可行臣
  等再四就臣等愚昧所見欲將骨宗貓著
  二犯仍擬立斬梟示押解至北路番子山
  口原行兇之處正法示眾其拔思弄等十
  三人援減擬斬監候其水裡萬等五人照
  為從例枷責發落但係番人且放回必更
  滋事應留在省城永行監禁除審擬之處
  另行繕疏具
 題請
旨外臣等謹先繕摺
 奏

                    雍正伍年肆月初肆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