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台灣南路兇番不法請議勦懲摺

 

          巡視臺灣監察御史臣索琳

                                        監察御史臣尹秦   
 奏為奏
聞事本年四月十一日據鳳山縣知縣臣蕭震南路
  營守備臣柯連英並報本月初三日據舊通事
  李來同加者惹也社番謝已卯小貴等挐解北
  葉巴思立社兇番居頓物一名并刀一把鏢一
  枝到營訊據該番供稱前在阿猴社行兇係山
  豬毛社番山留冬卓撘里撘倫石石難朗巴朗
  朗等併有北葉辛武里社番佳洛同打罔罔礁
  巴連等而巴思立社番只有洛仔篤和小番兩
  個小番並未殺人內礁巴連與撘里二番當被
  阿猴社番趕上殺死那東勢庄行兇是七齒岸
  幾社的人篤佳庄傷人的事實不曉得等語初
  四日據加泵社女土官著伊母舅州斛洛等加
  走山社土官遣伊弟九鬱礁罔曷氏社土官遣
  伊男鹿仔篤毛系系社土官遣伊男均曉等施
  率臘社土官遣伊男隻目等同至營盤呈獻番
  豬二口番籐簍三箇番帶一條稟稱番們從歸
  化以來屢蒙賞賜愚番也會感恩番等土官叫
  來稟明這七齒岸大文里等社作歹我們去問
  他要兇番倘然不肯定把他的社平了等情隨
  經獎賞去後初六日據加者惹也社番謝已卯
  小貴稟覆我們土官逼著北葉巴思立辛武里
  的土官要挐兇番據稱礁巴連業已被殺居頓
  物又被挐了外有佳洛同等已同山豬毛社番
  逃遁一時難挐今在佳洛同厝內搜出人頭一
  個是阿猴社番的叫我們帶來送上等情初九
  日據通事劉琦稟稱加泵社女土官著伊夫久
  留帶領壯番連日等到七齒岸大文里山裡留
  三社擒挐歹番奈俱逃遁止將三社番寮平毀
  等情初十日又據通事劉琦稟稱加泵社女土
  官著伊夫久留報知昨夜探望七齒岸大文里
  兩社的番已回請官兵帶同平埔番壯與本社
  番社會合協挐等語十一日即帶兵番至五溝
  水與加泵社番會合乘夜進山於十二日寅刻
  到七齒岸社見有壯番數十守社用炮攻開社
  門打死社番一名眾番遂各驚竄卯刻到大文
  里社番眾先已奔逃官兵仍回番仔崙駐劄等
  情併稱此時雨水甚多不惟火器易濕且溪河
  泛漲勢難前進茲加者惹也並加泵等大社既
  已傾心效順而已征未上諸社又皆驚遁若令
  各庄嚴加防範目前諒可無虞稟請暫撤兵番
  等因前來本月十三日又據臺灣府知府臣孫
  魯報同前因十八日淮臺灣鎮臣陳倫炯咨稱
  前調南路營守備柯連英帶領官兵同鳳山縣
  知縣蕭震帶領熟番協捕傀儡兇番據報勦過
  山豬毛社并助惡之山里目社毛邦難社賓嘮
  龜臘社加知務難社並山裡留社七齒岸社大
  八里社共八社焚其番巢兇番亦被火器中傷
  但其登高履險舉足便捷不惟官兵不能追擒
  即平埔熟番亦難追及際今天時炎熱溪水漲
  發且值熟番耕種之時據營縣稟請撤兵經會
  商道府於本月十五日撤兵十七日歸伍仍於
        武洛社口撥把總一員帶兵五十名駐防又於
  阿里港安兵十名又東勢庄逼近番山亦撥兵
  三十名防禦併諭各庄互相保護如兇番冥頑
  不悛至冬再議勦懲所有被傷官兵四名醫治
  已痊除各發賞銀兩銀牌以示獎勵外其歸化
  之加泵社並加者惹也等社俱經給賞等因先
  後各到臣衙門所有鎮臣陳倫炯撤回委捕兇
     番弁兵並鳳山縣知縣臣蕭震帶回熟番歸社
  日期併歸誠效力各社及已勦各社情形理合
  具摺
 奏
聞臣索琳臣尹秦
 奏
知道了凡事不可絲毫隱諱

                          雍正五年四月二十日

                                 巡視臺灣監察御史臣索琳
                                                 監察御史臣尹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