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臺灣地方政務(番人焚殺)摺

 

        福建總督臣高其倬    謹
 奏為奏
聞事臣查臺灣一府為閩省第一要地臣欽奉
聖訓臺灣地方緊要朱一貴變後雖經平定但
 以朕觀之如安置一物尚未穩妥爾到閩省
 加意料理務使可以放心方為妥協欽此欽
  遵臣自到閩以來日夕恭繹
聖訓留心察訪雖少有所聞不敢輕易舉行今
  經一年稍知詳細
聖訓數語所以料理臺灣之法範圍無遺欽遵
  辦理臺灣自然寧貼穩妥蓋從前亦隨時
  查辦然實未能如
聖訓為經久之計就臣愚昧所知以為第一在
  文武得人文武得人固各處無在不然而
  臺灣地方險要人眾冗雜又隔兩重大洋
  緊要之事地方文武不能待上司之批行
  斟酌即須先行辦理萬一不妥即累地方
  即令更改已在數月半年之後故得人尤
為喫緊臣查現在臺灣總兵蒙
亦未必勝此任不得其人奈何
聖恩簡放陳倫炯為人謹慎雖尚未見其料理
之效但比林亮操守謹嚴約束操練兵丁

     武夫耳
  頗為上心安平協副將康陵自到任以來
甚能剋勵著實嚴查偷渡勉力辦理營伍
此人好似亦不被保
  澎湖協副將呂瑞麟甫經到任尚未見其
行事前在臺灣操守甚好極能管兵新任
          這是一上好之員
  臺灣府知府俞遵仁過省時臣留之十餘
        日日日詳細與說臺灣之事覺人甚謹慎
     因你之屬而用者平常
                     中平好亦不見長
  且老成歷練再張廷琰湯啟聲俱仰荷
聖恩准放臺灣彰化知縣此二人向在福建居
             朕不知此人
  官俱好諸羅縣知縣劉良璧新經調臺人  頗勤慎鳳山縣知縣蕭震係臺灣知縣中
  之年久者聞其為人辦事最勤人亦質朴
        以臣愚昧之見現在臺灣之官似皆可以
    此數人循分供職則有之指授奉行則尚
    能若責成料理恐才力識見不能
  責成料理至臺灣地方中緊要之事應行
  料理者如民人搬移眷口應行酌定折徵
  粟石應請改徵本色兵丁不敷防巡應請
  酌添生童考試應取本地之人就臣所見
  已得其詳細者謹一事另繕一摺具 
 奏請
旨遵行又查禁偷渡一事臣已得備細尚有須
        斟酌之處容臣續行
    奏到看
聞又籌買倉粟及留心米價二節臣於盤查倉
  榖疏內詳
 奏其稽查換班之兵冒名頂替及防範姦宄
  之人無知妄為二節臣現在嚴查嚴防并
  與水師提臣藍廷珍陸路提臣丁士傑總
        兵陳倫炯嚴密辦理并飭地方文武盡力
    地方文武盡力查訪八字談何容易
  查防外此外有田土一節頗係地方根本
  之事而辦理頗須詳細斟酌查臺灣田土
  經界不清數目隱混者多有言宜加清丈
  者有言可以增額者臣查臺灣田土四縣
  之情形亦復不一如臺灣一縣其田土皆
  係偽賊鄭成功時查過定額今之田額以
  舊時為底徵收臺邑人稠地狹無甚隱匿
  其彰化一縣係新設立荒地甚多可以開
  墾增賦此宜料理有裨兵食前藍張興庄
  臣所摺
 奏者即其一處其餘可以次第酌開者尚多  臣已屢飭查辦而原任知府孫魯及彰化
        知縣張縞才短至今尚不能清晰理出頭
    (原難事也使此數員新任亦未必不無     過不及之處)
  緒臣今已面與新知府俞遵仁詳細說明
  令其徹底料理俟新彰化縣知縣湯啟聲
  到時臣再與細說趁此初墾之始令其極
  力查辦立定規模臣務期於行有實效至
        諸羅鳳山二縣田土實多隱匿但海外之
                   是極
  地若不籌畫至當至妥臣不敢孟浪輕言
  臣已詳說與新臺灣知府俞遵仁令其再
  詳細確查廣詢既得情形又熟思細籌據
  所見稟知臣再更加籌想再行
 奏
聞又番人焚殺一節此事情節中有數種一則
  開墾之民侵入番界及抽籐弔鹿故為番
  人所殺此應嚴禁嚴處漢人清立地界不
  應過責番人一則番社俱有通事通事刻
  剝番人憤怨怨極遂肆殺害波及鄰住之
  人或舊通事與新通事爭佔此社暗唆番
  人殺人此應嚴查僉准通事之地方官及
  嚴懲通事而番人殺害無辜者亦應兼行
  示懲一則社番殺人數次遂自恃強梁頻
  行此事殺人取首誇耀逞雄此應懲創番
  人以示禁遏臣再四詳思治番之法最先
  宜查清民界番界樹立石碑則界址清楚
  如有焚殺之事即往勘查若係民人侵入
  番界耕種及抽藤弔鹿致被殺死則懲處
  田主及縱令擾入番界之保甲鄉長庄主
  如漢民並未過界而番人肆殺則應嚴懲
  番人但向來非不立界而界石遷移不常
  又數里里許方立一通石碣若遇斜曲山
  溪之處量界既難移那亦易未為妥協臣
  已行令臺灣文武又與新府縣面說令會
        同徹底踏查清楚隨其地勢或二十步三
    此事只分百姓熟番生番總若務生理不
    容混雜為上策分不清諸事生矣
  十步即立一碣大字書刻密密排佈不可
  惜費既定之後非經有故另詳不許擅移
  尺寸界址既清庶生事之時係番係民清
  查有憑懲處庶可得實至通事一節臣現
  在嚴禁嚴查又行令道府稽查各縣不許
  接受餽送濫以無妻子田房身家不殷實
  及行事不好之人僉充及無故屢更通事
  致彼此仇唆滋事又令各縣嚴行查處通
  事不許陣剝番人胥役不許需索通事再
  臣亦詳行細訪詳酌若各社可以不用通
  事可以行得臣即盡行革除更為清楚至
  應懲強梁之番如北路之水沙連已經懲
  撫現在嚴防調劑南路之傀儡番亦應稍
  懲臣與總兵道府說知俟冬間水涸再行  料理再臺灣風俗奢侈無度任意賭飲最
  應急加勸禁臣已嚴示詳禁又與知府俞
  遵仁詳說令其到彼率領各縣時時留心
  禁懲曉勸務要俾其更改不可止事故套
  以期有益地方此臣所已知臺灣之情節
  謹行詳細繕摺
 奏
聞俟更查有緊要情節再行陸續具
 奏謹
 奏
再當留心訪察博揉閩省未要於理臺之事者

                     雍正伍年柒月初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