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請酌添駐台官兵防番摺

 

         福建巡撫今調雲南巡撫臣常賚跪
 奏為謬請酌添駐防官兵安而愈安事竊照臺灣
  孤居海外苗彝錯潗世生其地者鮮知禮讓自
  內往臺者半屬兇徒且各無皕~因無琱葹e
  有釁隙即為禍階仰蒙我
皇上睿慮精詳重兵四佈所在文武俱由
 檢發復設巡臺御史為之稽察已喜奸宄盡消人
  皆樂業矣查自南而北綿亙千有餘里近南面
  海者民人耕作過此則屬熟番熟番之北係居
  生番熟番之性懦弱一任民欺及受辱太過則
  聯生番以肆惡再生番之山出產藤物臺民入
  山搭棚暗行偷取生番知而殺逐此番民生釁
  之由宜時加查察也然在臺之兵非不凜將令  而勤守禦因例係各營分撥按期更替無身家
        之計無妻兒之謀無友朋之切總俟派期一屆
                                        自然在內地大臣尚不能
                                        何況住臺兵丁
  即爾言歸臣細加察訪不能得有視國事如家
  事者臣因思我
朝駐防官兵以省之大小緩急而各為安置今查福
  州省城惟一將軍一都統僅轄四旗浙江一將
  軍三都統而轄八旗雖地分輕重滿漢不同於
  此少為變通未必無益況
聖明洞鑒水師照式造船耑差於天津教演駕駛茲
  復於福建安置水師誠
聖明無微不及之至意臣請即於浙江撥一都統及
  官兵安置臺灣屬福州將軍管轄或二年或三
  年即於福州四旗相為更換其家口願帶者聽
  之令其演習水師雖衝波涉浪不無少怯彼閩
  人者亦惟生長於斯故得履險如常今使其駕
  海而往航海而還為時久遠自無戒心是兵額
  不加而糧餉不費人皆用力而實效可期其於
  邊海要區未必無少補也至往臺駐官署營
  及臺回與不願往臺之家口住房統容另議
  奏事關安防易制非臣愚昧者所得妄議伏
     蒙
恩深重苟有一得又不敢不冒昧上陳可否仰冀
皇上睿鑒施行謹 
 奏
前諭一句中包括矣
 
                           雍正陸年參月貳拾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