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陳台地事宜(生番出入之所添設巡檢)摺

 

  巡視臺灣兼理學政監察御史臣夏之芳
         給事中臣赫碩色    謹
 奏為敬陳臺地事宜仰祈
睿鑒事臣等奉
命巡視臺灣欽遵
訓旨於到福建省城之日向督臣高其倬請出
欽交條奏臺灣諸摺敬謹詳看隨於到任之後悉心
  體察逐一採訪查得臺灣負山面海地方遼遠
  形勢險要實屬閩廣江浙諸省之屏障其間番
  民雜處而外來之民尤紛雜難齊奸良不一最
  易生事巡防兵丁亦不盡馴文武官弁祇循故
  例就事了結不能杜絕弊端臣等以為法不嚴  密積弊不能盡除謹將愚見所及臚列四條敬
  為我
皇上陳之
  一宜嚴定處分以重稽查也查內地渡海例給
   印照從廈門出口至鹿耳門入口皆由同知
   查驗已經例有處分近有一等棍徒不僱客
   船並不從廈門鹿耳門出入賄約數十人或
   百餘人置買船隻出沿海小口偷渡到臺棄
  船登岸各口汛亦有拿解者亦有賄縱反為
  指引者及犯事逐水或有故回籍亦並不問
  其渡臺來歷是根本不清終難查核臣等請
  嗣後給照來臺者令海防同知並各地方官
  註明冊內其從前來臺者亦於保甲牌內註
  明來臺年月遇有事故先查從前來歷如牌
        冊無名即係偷渡訊出情由將該犯所經由
        此一條理臺第一要事但未必能實力奉行
        不過空文悅朕眼目耳
  各口汛官弁照失察例處分庶各知顧忌自
  實心查拿矣
 一宜嚴定條例以懲奸匪也臺民刁健最善冒
  險為非近來日禁偷渡賭博姦竊結盟等事
  而犯者不少總因臺民犯事不過枷責逐水
  該犯狡獪性成逐水未及數月又頂替夾帶
  過臺仍然為害再犯再逐循環不已而弊端
  終不可絕臣等請嗣後初犯法者重責枷號
  將該犯面上刺字解回本籍收管面上有字
  難以偷渡窩藏如再潛身來臺及生事干法
        者一經發覺即議以徒流之罪另籍安插庶
        甚是但未必肯一一任怨而為之也不過聲
        言奉旨借此彙得市恩行小惠耳
  各犯知警亦驅匪安良之一法也
 一宜互相查察以肅軍紀也臺地兵丁皆三年
  更換內地提鎮諸臣於兵丁換班之日雖嚴
  加挑選始行撥遣而各營挑選之兵不盡過
  臺每有半途賄買頂替者凡熟習臺灣積慣
  生事之兵前期換回轉眼復來到臺查點不
  無容隱臣等請嗣後凡換班兵丁到臺皆令
  臺灣道會同該總兵副將對冊查點如有一
  名頂替先將押送武弁議處再將兵丁重責
  刺字逐水並咨回本營革除本兵及頂替兵
  名糧至在營兵丁生事害民者亦著該地方
        官審出真情咨本營革糧照平民一例刺字
        此一條更難行矣何也有礙各營伍將弁孰
        肯破顏為之也
  逐水庶兵丁知所畏懼各守法庶矣
 一宜添設官員以密防守也查臺灣一府內臺
  灣鳳山諸羅三縣開墾已久人民湊集文武
  員弁駐劄相近耳目易周唯彰化一縣地方
  空闊谷邃山深奸民易匿其地文官止同知
  知縣典史各一員知縣有刑名錢榖之責典
  史力微不能遠巡止靠同知一員巡查七八
  百里崎嶇之地實難遍及臣等查彰化縣東
  南竹腳寮至南北投貓霧涑一帶係生番出
  入之所應於適中之地添設巡檢一員帶領
  民壯專巡沿山地方彰化縣西北後隴至竹
  塹南嵌一路遼闊口岸亦多應於適中之地
        添設巡檢一員帶領民壯專巡沿海地方總
        與督撫商酌具題
  令同知管轄庶南北呼應靈通而稽查亦易
  遍矣
  以上四條芻蕘之見未知有當
聖明臣等奉
命出巡為地方起見凡愚見所及不敢隱匿因不揣
  冒昧謹繕摺奏
聞伏乞
皇上睿鑒施行臣等不勝戰慄隕越之至謹
 奏
上三條果能實力行之朕無憂矣但可保其必不能
而亦不肯也朕實難批嘉是二字

                                   雍正陸年伍月初陸日
                 巡視臺灣吏科掌印給事中臣赫碩色          巡視臺灣兼理學政監察御史臣夏之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