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請派兵勦捕兇番以安地方摺

 

                     福建臺灣總兵臣王郡   
 奏為遵
旨回奏事竊臣家人李永長齎捧 
御批到署內有
硃批總兵陳倫炯奏摺壹道臣跪讀
諭旨著臣詳審斟酌欽此該臣看得臺灣自我
 朝開闢以來則有生熟貳番其向西一帶山腳服
  役納課者為熟番而分散居山不入教化者為
  生番是此生番無布帛可衣少榖黍而食種類
  非一分社以居雖付以人形其出沒則同駭獸
  若招來歸化而心性無殊野雉且各社各心自 
  相殺害非若雲貴之苗蠻有千百之計有類聚
  之比此陳倫炯謂得之不添我民丁無益我賦
  稅者也至其據內山而居以絕奸匪之巢穴其
  利於臺者亦歷歷可考然欲治以羈縻之法當
  防範得宜方能長久臣竊謂生番之殺人者每
  多暮夜或遇孤客歸程或窺零居獨處冷箭飛
  鏢放火燒屋竟殺之而去者若至白晝則係罔 
  法頑民深入內山抽籐吊鹿遇而被殺者又有 
  一種奸民貪取小利貨賣交易以致殺害者當
  臣任南路營參將時即聞其所以殺人者非圖 
  錢銀衣物只割頭顱而去迨奉
命調臺於抵省之日即將生番殺人緣由面稟督臣
  高其倬謂生熟貳番交界處所零星小屋盡令
  歸入大庄務必守望相助如遇生番警息則為
  群出協擒仍勒石立界一切採捕交易之人不
  許踰越行走違者嚴以處分復於出入要口設
  汛安防以資備禦今督臣高其倬俱已通飭施
  行而壹千伍百餘里之地方亦皆安靜但臣猶
  謂各種生番其每社多則百餘人少則數拾人
  性雖嗜殺俱皆不識不知面所懼者惟鎗與砲
  耳今備禦既嚴防範又密倘敢越界騷擾臣即
  於聞報之頃行令該管營弁查明何社生番帶
  兵前往剿捕務淨根株以為懲一儆百之戒臣
  亦知我
皇上天地為心好生為德何敢妄以剿捕陳
 請祇為安全民生羈縻兇番起見故敢冒瀆
天聽耳緣奉
諭旨敬陳愚昧回
 奏伏乞
皇上睿鑒裁奪施行為此具摺謹遣臣家人李永長
  齎捧具奏以
 聞
 右  謹  奏
 聞
此論深得治臺之根本深合朕意欣悅覽之勉之

                                       雍正陸年玖月初壹日
                           福建臺灣總兵臣王郡謹具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