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剿辦臺灣南路生番摺

 

        福建總督臣高其倬   
 奏為
 奏
聞事雍正七年二月十八日據臺灣鎮總兵王
  郡臺灣道孫國璽稟報雍正六年十二月
  二十八日鳳山縣近山豬毛社口地方庄
  民邱仁山等搭寮開墾徑入內山開圳放
  水致被傀儡生番殺一十二人又夜至竹
  葉庄復殺二人焚燒草寮牛隻兇惡無忌
  請調官兵前往令其獻出兇番如仍頑抗
  即便進剿等情到臣臣即飛飭該鎮道生
  番因邱仁山等入山開水以致殺人應懲
  治越界之人查明侵入實情將該管之文
  武各官及通事頭目人等參懲嚴治不可
  稍寬再此內必有通事人等或令人侵擾
  或唆撥生番肆殺務嚴查重究以警滋事
  至番人既殺十二人之後又復到竹葉庄
  再殺二人此人卻非入山之人殊為兇肆
  不可不懲若不使畏法則益滋無忌可即
  會同選派熟諳能辦之將備酌帶官兵前
  往只先振揚威武使知畏懼且暫緩深入
  左近路旁無涉之番社不可動其一草一
  木查明殺人者係實在何社兇番即選熟
  番之熟識情形者令其入山詳諭各社官
  兵所欲剿者止有某社之番其餘各社絲
  毫無擾爾各社之番如能擒獻兇番定行
  加賞設或力量不能可各安本社勿與往  來免致一併被剿如此辦理則生番各社
  原非一黨者自必助官兵攻擒其介在兩
  可者必不敢相通則其黨既離其勢自孤
  必為眾社所擒即不能擒獻官兵一入不
  過一二村數十番人攻擒甚易但恐逃匿
  深山一時不能即得可於未進山之前先
  籌截其後路既入山之後尤應自顧官兵
  之後路留兵把守勿令番人潛伏把截入
  山之險隘蓋臺番最弱無用之人勝之不
  足為武若稍令傷兵及成大辱務嚴密謹
  慎不可小視孟浪亦不可遲緩寬縱至一
  切少需糧賞臣已與撫臣劉世明會酌飭
  令該道令該縣就近料理去後又於二月  二十九日據臺灣總兵王郡稟報據護理
  南路營參將守備柯連英報稱二月初一
  日夜有傀儡生番潛到附近山腳土名田
  尾將車草之茄藤社番卅望紅孕男婦五
  名口殺死又殺死上淡水開浦之番婦一
  口拏去幼番一名又殺死下淡水幼番一
  名焚燒草寮燒死牛隻初三日有阿猴社
  之熟番巴寧因往山尋看茅草遇一傀儡
  生番藏在草裡被巴寧鏢死各等情前來
  臣復飛飭臺灣鎮道照臣檄札立速酌撥
  官兵前往相度進剿務得殺人兇番以示
  懲儆至生番原屬無知野性之人嗜殺是
  其故習治之之法惟有嚴查內地民人不
  許侵入番界自不致滋事若彼越境肆惡
  即行剿懲攻克不難此治番之法臣經屢
  行嚴飭臺灣地方官凡通生番界址之處
  豎立碑界禁止侵越復令文武各官不時
  嚴查毋許內地民人出入滋事嚴行查管
  通事人等敢有生事立即嚴懲今邱仁山
  等侵入生番界地搭寮開墾放水灌田致
  被殺死多人除臣嚴查實在情由該地方
  各官另疏
 題參通事保地嚴行懲治外所有據文武各
  員稟報生番殺人并飭剿情節謹繕摺先
  行具
 奏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知道了

                    雍正柒年參月初拾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