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臺灣南路番民殺人摺

 

   提督福建陸路等處地方總兵官都督僉事                                    帶紀錄二次臣石雲倬   

 奏為奏
聞事竊臣自抵泉以來一切海疆事務不時密訪期
  於聲息相通得以早為防範聞遇調臺弁目令
  其加意巡防稍有動靜以便遙為策應庶重洋
  遠隔音信常通內外照應地方兩資彈壓之效
  今年正月間聞有臺灣南路山豬毛野番肆橫
  殺害民番情由斯時未據的實不敢遽
 奏臣一面密諭標下戍臺弁目就彼細訪一面密
  書詢問臺地將備務將野番如何肆橫作何勦
  捕之處逐細覆知行查去後今於肆月初參日
  據臺灣鎮標中軍遊擊靳光瀚稟稱臺灣南路
     山豬毛野番於上年拾貳月貳拾捌日殺害邱
  仁山等拾肆命本年貳月初貳日復下山殺害
  熟番柒名虜去番孩壹口焚燒庄屋牛隻卑職
  奉本總鎮帶領備弁兵丁勦懲問罪於貳月拾
  陸日自臺灣府治起行拾柒日抵武洛社駐劄
  相度形勢拾捌日移營海豐庄地方貳拾壹貳
  拾參等日進兵二次深入內山焚巢搗穴野番
  喪膽奔逃復移營進劄溪口四路進兵馘斬番
  頭壹顆搶獲鹿槍木牌弓箭標鎗等械卑職進
  兵之際說恐善惡不辨會同運糧臺灣同知劉
     洛招其鄰社之北葉番往諭山豬毛令其獻出
  正兇併割去頭顱前來投向服辜就撫詎意訂
  期數次終不肯出卑職無已逐日帶兵入山窮
  搜極捕將其深藏糧食盡行焚燒野番計窮始
  有從前逃匿內山陸拾年之案犯柳福投到軍
     前隨交劉同知嚴加看守卑職前攻山里目時
  在山巔遠望對溪隱隱有一大社勢必藏匿野
  番今以詰之柳福據云名為山貓洛洛社隨於
  參月初伍日暗調兵番前往埋伏平明進兵詎
  野番早已舍去巢穴逃走山巔遠望約計伍陸
  百名山高菁密鎗砲難施彼以大石滾下進捕
  實難焚燬巢穴得其豬米而還有鳳邑搭樓番
     子壹名橫衝陣前被其本社番子放鎗誤傷殞
  命隨即會同賞賚訖卑職思野番之敢於抗不
  就撫者蓋行營駐劄溪口我軍進山彼則潛匿
  遠際偵我出口彼仍回山挖取番薯可以度日
  耳隨於初玖日將行營移劄山豬毛社前踞其
  扼要絕其糧食復招出山豬毛附近之佳走山
  礁網堰施律臘加務朗加泵山里老赤齒岸大
  文里等社宣佈
 國恩安撫賞賚諭以不可作歹如有山豬毛兇番
  往授其處即刻擒獻毋得窩隱干罪俱各踴躍
        凜遵進獻卓戈紋番豬而去既使山豬毛進退
  無路矣但彼逃入險隘未可徒臨之以兵威也
  乃設法聲言進征別社令北葉覘其逃匿處所
     前往羈縻誘以不須躲避拾壹日率同守備蔡
     彬千總李振陳良帶領兵丁鄉勇壹百陸拾餘
  名劉同知派撥民壯熟番壹百名溪岸取齊散
  給號布以午刻齊到各處暗伏至申刻舉砲為
     號下手圍擒是時號砲一響兵番鄉勇協力向
  前野番棄命突圍我軍奮勇追捉兵丁鄉勇活
  擒野番壹拾伍名民壯活擒野番伍名共貳拾
  名其被鎗傷滾下深坑者甚多我軍被刀傷者
  貳名鄉勇被刀傷者壹名俱各不至殞命欲再
  搜捕緣暮夜山深林密未得地利形勢而先差
  埋伏之守備柯連英千把總陳強呂金振范衍
  各帶兵接應而回查山豬毛社地方橫溪無數
  湍急異常刻下春深倘霖雨乍至實難飛渡且
  深山巖障最易侵人軍士未便久住隨會同劉
  同知於拾貳日撤兵出口續奉本總鎮檄調班
  師隨將南路官兵遣發回汛卑職率三營官兵
  於本月拾肆日回營等情據此臣思勸捕事宜
  關係重大目下雖已擒獲數名尚須安頓妥貼
        方可永清奸匪且臣更有慮者伏念臺兵親屬
    無知番類此等事臺灣正有者何須張大其辭
    但將內地匪類棍徒盜賊悍卒能次第一一整
    理即可謂盡職矣莫務遠而忽近也
  俱在內地誠恐無知奸民不知虛實搖惑人心
  亦未可定臣一面密遣老成的當員弁往來各
  汛會哨訪查兵民均各安堵無煩
聖明垂念至於勦撫事宜應俟該地方文武官員相
  機舉行但恐地隔重洋不無稽遲阻隔臣訪有
  確據另行飛
 奏外今謹將遊擊靳光瀚稟到緣由繕具密摺預
  行奏
聞伏乞
皇上睿鑒施行謹 
 奏
        右 謹 奏
此皆內地頑民越界生事之所致今如此剿殺無知
朕心實為憫惻但已勢處不得矣亦無可奈何者

                                   雍正柒年肆月初六日
            提督福建陸路等處地方總兵官都督僉事

                                   帶紀錄二次臣石雲倬具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