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剿拏鳳山縣殺人生番摺

 

                      福建臺灣總兵臣王郡   謹

 奏為奏
聞事竊照臺灣鳳山縣地方於雍正陸年拾貳月貳
  拾捌日有庄民邱仁山等私入野番山豬毛溪
  口開圳放水灌田被殺壹拾肆人臣於聞報之   日即會商巡臺御史臣赫碩色夏之芳臺灣道
  臣孫國璽謂野番兇殺雖邱仁山等越界自取
  但事關命案必須調兵剿捕則野性不至復萌
  而兇番可獲正罪隨與道臣孫國璽聯銜請示
  督臣高其倬去後孰知雍正柒年貳月初壹日
  夜界外田尾地方有車草之熟番紅孕等柒命
  被殺掠去小番壹名臣復聞報隨會同商議謂
  野番肆橫難待批示亟當發兵以儆兇頑臣即
  委令臣標中營遊擊靳光瀚帶領守備千把等
  官兵肆百壹拾名於貳月拾陸日起行而道臣
  孫國璽檄令臺灣知府俞存仁備應糧賞又委
  署臺灣同知事通判劉浴調撥熟番會同協攻
  併檄行諸羅縣知縣劉良璧統率熟番同北路
     營參將何勉帶兵伍拾名在於北路堵截山豬
  毛等逃遁後路俱各嚴飭官弁約束嚴明秋毫
  無犯如山豬毛等悔過認罪願獻兇番則加以
  獎賞啟其改惡遷善倘或恃頑即協力剿捕務
  獲正兇解究時兵番齊至山口而鄉勇民壯亦
  齊赴軍前效力乃山豬毛等野番膽敢磊斷山
  路抗違認罪適督臣高其倬檄未剿懲機宜已
  到而遊擊靳光瀚署同知劉浴遵照查開所指
  於貳月貳拾壹貳拾陸參月初壹等日帶領兵
  番鄉壯剿捕堵截前後馘斬野番柒人得獲鏢
  箭等項焚燬寮社又於參月拾壹日遣令北葉
  社番引導至申刻計伏圍擒野番貳拾名得獲
  鏢箭木牌其逃走之番多有帶傷者我兵番鄉
  勇被傷者柒名俱不能殞命若附近不敢生事
  各番社亦皆撫賞而出力引導之北葉番加厚
  賞賚以示勸勉隨於參月拾肆日檄兵回營時
  所擒野番解到內有礁溜壹名因沙病身死其
  壹拾玖名臣等即會奏臺灣知府俞存仁淡水
  同知王仁左營遊擊李之權左營遊擊洪德龍
  公同研審稟稱據各野番咸供番子風俗凡殺
  人者則稱好漢若殺壹漢人即於手背上身刺
  壹人形殺壹番子即於腳腿下身刺壹人形併
  花樣今驗野番加難武力氏加洛同阿難武里
  等參名各手腳俱刺有人形花樣亦各自供殺
  人貳參次不等又驗得加荖武力壹名腳腿刺
  有人形自供殺人壹次又那廩廩那里玩礁洛      也篤等參名訊供俱有同行殺人將大兵剿捕
  尚未及刺人形其已死之礁溜壹名驗有刺人
  形而眾番亦供其果係殺人兇番至礁篤小巴
  目目貳名實屬無辜尚有野番拾名應行確訊
  等語臣與臺灣道臣孫國璽會請巡臺御史臣
  赫碩色夏之芳公同覆訊俱各無異第查野番
  頑性實同畜類從前之剿捕擒獲者俱解按察
  使實擬分別正法監禁在各番未嘗聞見罔知
  法紀今臣等謹按臺地之情形野番之風俗必
  明示之威以寒其膽又當予之恩以化其頑先
  將審明無辜之礁篤小巴目目貳名摘釋回社
  令其宣揚
聖明好生 
 國典無私各宣改過自新壬復臣蹈法網去復又
  議將如難武力氏參名令熟番傳知不生事之
  番前至山口將參名斬首懸示而加荖武力等
  肆名明有殺人不肯招認既未便竟殺又未可
  遽釋議照偷刨人參例割斷腳筋放回其餘拾
  名研審無辜亦即省釋俾各番親自目睹咸知
  儆惕此臣等因風土情形會同計議然亦不敢
  自專隨聯銜稟請督臣高其倬示下如或應行
  招解即照例遵行至山豬毛等逃竄之野番臣
  等會委守備柯連英署鳳山縣知縣彭之曇著      令北葉番傳諭招撫業於肆月初肆日山豬毛      等土官羅雷三腳塵等率領各野番男婦老幼
  陸拾餘人齊至山口跪伏咸稱小番們不知
 王法今見大兵來剿心裡都怕了乞准小番們照
  舊回社居住已後斷不敢作歹了等語隨教導
  面諭嗣後務須守法如有作歹之番自己綑綁
  解出倘敢不遵我大兵再來征剿就不許爾們
  在社居往了眾番俱各領諾仍獎賞安在訖再
  查臺灣野番性本嗜殺更有通事柳福張漢柏
  逃躲其中教唆指使今邱仁山等一案實係伊
  起釁但柳福張漢柏俱已拿獲現聽文員審擬
  招解理合一併奏
聞伏乞
皇上睿鑒兇行為此具摺謹遣臣標中營左哨千總
  李振齎捧且奏以

  右  謹  奏

所奏知道了此皆汝等不能慎與事先今便如此擒斬
正法可憐無知蠢物徒罹王意何益之有汝前奏朕獎
諭深得治臺之策即言行不符處也向後勉之但畫清
疆界令各安業不令內地人侵擾欺陵可保無此等事
也在臺責任番民之殺劫小事而防察內地姦民匪類
乃要特將朕諭亦密令在臺大小文武官弁悉知之

                                               雍正柒年肆月拾壹日

                                    福建臺灣總兵臣王郡謹具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