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勦捕鳳山縣山豬毛社殺人兇番摺

 

        福建總督臣高其倬   
 奏為 
 奏
聞事臺灣南路鳳山縣所屬山豬毛社生番因
  邱仁山等越界入山引水殺死邱仁山等
  一十二人又趕至竹葉寮殺死二人復經
  出山殺死熟番紅孕等七人焚燒寮屋牛
  隻經臺灣鎮總兵王郡臺灣道孫國璽稟
  報并請令文武帶兵剿捕經臣批令酌宜
  剿捕并令嚴行查挐滋事之通事人等嚴
  訊重懲在案續經該鎮道稟稱已委令署  
  海防同知劉浴遊擊靳光瀚等帶領兵番
  進捕前後殺死生番七人誘擒生番二十
  人內病死一人撤兵回臺又挐獲滋事之
  柳福及通事張漢伯等情臣又批令一併
  嚴訊在案前後各情節業經臣繕摺具
 奏今臣又據鎮道會稟內稱會審所獲生番
  十九人之內加難武力氏加洛同阿難武
  里三名手上刺有人形實係殺人生番應
  請會同文武先行正法又加荖武力那里
  玩那廩廩礁洛也篤四名亦係兇惡之番
  應照偷挖人參例割斷腳筋發回其餘十
  二人審係無辜既應釋回稟臣批示照行
  前來臣隨即細酌飛行照會該鎮及行該
  道查捕懲兇番因其殺死邱仁山等一十
  四命又殺死熟番紅孕等七命今該鎮道
  所訊雖云其社內有紅孕頭顱固是的據
  但一社之番未必人人殺人必究出確係
  何番所殺方為確當又生番手上刺有人
  形者固是曾經殺人之番但即定其確為
  此案兇手亦尚未協邱仁山等被殺二案
  時日甚近隨經剿捕兇手此時或尚未及
  刺人形花樣而刺人形花樣者或係久遠
  別案殺人之兇手雖屬應懲然究非此案
  實兇其此案實兇恐未及刺有人形花樣
  及致漏網矣應再詳訊研究問出實情實
  兇再行詳報至稟內所稱應行省釋之番
  自應省釋但於省釋之際或令各番確行
  供出殺人之人再行省釋或令其領回此
  番之番社內說出殺人之人再行省釋亦
  是可得實情之一法至於稟稱將兇番正
  法之處即稟批行之處實屬未協此各番
  已就拘挐無關緊急應俟審明先行請
旨俟奉
旨之日欽遵奉行再柳福一犯聞係前脫案之
  犯又引誘生番教唆焚殺通事張漢伯亦
  係勾通起釁之犯即應一一確究實情此
  二犯實係滋事罪魁斷不可寬應加確審
  嚴懲以警勾串兇徒等因現經檄行飭審
  在案續又據該鎮道稟稱先將所獲年小
  二番辜礁篤小巴罔罔令守備柯連英等
  帶往曉撫釋放隨經山豬毛社番又查送
  出邱仁山等頭顱五顆等語臣愚昧之見
  此山豬毛社生番殺人一事應俟該鎮道
  將殺人兇番分別審明柳福張漢伯等惡
  蹟一一究實之時臣會同撫臣劉世明會
 奏請
旨將柳福張漢伯并殺人兇番再應懲釋之番
  俱押到生番社口令該地方文武官傳集
  通事社丁庄民及熟生各番當眾詳細曉
  示將奸惡通事地棍及各殺人之番應正
  法者當眾正法應杖斃者當眾杖斃其應
  懲釋者亦應當眾懲釋使各通事社丁庄
  民熟番生番人等觸目驚心咸知法度庶
  可示戒至設防立界各事臣現一面行令
  該鎮道詳細料理務期妥協所有情節臣
  謹先繕摺
 奏

是依議料理

                    雍正柒年伍月初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