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剿捕大甲西社兇番摺

 

     巡視臺灣陝西道監察御史臣覺羅柏修
巡視臺灣兼理學政兵科掌印給事中臣高山   
 奏為奏
聞事竊大甲西社頑番始因地方官撫綏無術激成
  變端遂至迫脅鄰社相隨作歹肆行焚殺及大
  兵進勦俱奔入山內疊經
 奏明在案續據鎮臣呂瑞麟咨稱歹番逃入樸仔
  籬山本鎮駐劄烏牛欄相機勦捕二月二十日
  遣守備何期有帶兵往樸仔籬山口一帶巡捕
  本鎮親帶兵在後接應嗚砲兵合一處本鎮林
  外點鼓催兵進林不見歹番因而收軍又恐埋
  伏林內再催兵進林時歹番由林外沿溪墘包
  上本鎮手執籐牌家丁數人追至溪墘與番抵
  敵家丁兵丁負箭傷六人百總藍機被傷一箭
  守備何期有家丁負箭傷六人二十一日撥兵
  交守備何期有千總葉報再往樸仔籬勦捕據
  稟稱歹番依舊出林拒捕被大砲打死無數遂
  逃走入林兵丁向前搜捕緣林徑生竦被番鎗
  箭帶傷六人二十二日卯刻有兇番百餘乘山
  霧障蔽潛至烏牛欄營盤溪邊伏截水路殺死
  擔水兵丁二名守備何期有帶兵趕捕兇番即
  逃入山二十七日寅時柳樹湳庄被兇番突出
  殺死民人二十五名殺傷三人焚燒草房二十
  九間三月初一日兇番復出在牛罵庄有吞霄
  社丁何科行過被番射死又有武鹿庄林阿田
  被殺初五日貓霧涑馬龍潭庄被大甲西兇番
  數十名身裸紅衣圍庄抄殺搶擄殺死庄民十
  二人箭傷一人初十日夜水裡社盧仁被番射
  死倒在綏斯寮竹坑山腳臣等屢咨臺鎮籌畫
  作速勦捕以靖地方據稱鳥道茂林遽難擒捕
  臣查各社番眾多係大甲西社逼勒附和並非
  有心作歹論法實難寬貸揆情尚有可原因發  高腳牌令各社通事土官傳諭逼迫附和誤入
  奸匪之良番及早輸誠投服以全性命以保室
  家招撫去後隨於三月十七日據臺灣道倪象
  愷水師副將祁進忠呈稱疊奉憲檄撫其良者
  勦其兇者所有攻勦情形屢經報明在案茲於
  三月初一日委教諭李倪昱率民蕭乾書役溫
  玉通事張方楷土官烏牌等入山招撫當據教
  諭同各役等於初六日率阿里史全社男婦四
  百餘名口咸來請命初八日同副將祁進忠等
  至山內復委教諭李倪昱並試縣路以周典史
  王咸英等散給每番布四尺鹽四兩每日給米
  一升該番業經起房歸耕造冊呈繳至樸仔籬
  大甲東兩社及大甲西之良者經通事張方楷
  土官烏牌等引至軍門就撫至內山之獅頭獅
  尾巴荖宛沙連仔等社內脅從之番亦願造冊
  就撫其大甲西之為惡不悛者現在督率兵壯
  會同捕拿等語十八日已刻歹番暗伏南日南
  營盤前後有房裡社民許漢等駕車二張一行
  七人欲向南日營盤陡遇歹番將許漢殺死一
  人被傷四箭二十二日據鎮臣呂瑞麟咨稱北
  路參將靳光瀚報稱十八日黎明兵丁范隆繆
  弘亮二名往溪邊汲水歹番藏在溪邊放箭射
  死范隆一名繆弘亮左肩傷箭跑回靳光瀚帶
  兵突出追捕適中一箭透至肋下兵丁亦有受
  傷二名俱不致命出兵追捕番眾遠奔溪水深
  急難以追涉現在嚴著弁兵加緊堵禦防範等
  回到本鎮據此為照大甲西兇番負固不服本
  年二月二十五日據臺灣水師副將祁進忠帶
  兵到軍前面稟臺道有云且不必進兵好去招
  撫是以按兵不動此數日阿里史大甲東已經
  向化而大甲西依然負固本鎮移請臺灣道會
  議進勦駐劄彰化縣等因前來查大甲西社兇
  番屢出焚殺未能遽行撲滅雖據鎮臣呂瑞麟
  言臺灣道倪象愷有云且不必進兵好去招撫
  是以按兵不動等語但沙轆一帶地方兇番仍
  時出作歹而武弁亦難免有失防禦之愆除移
  咨鎮臣於兇番出入要口加緊防禦相機勦撫
  并咨行督撫籌畫外所有近日情形及逼迫附
  和番眾歸順緣由為此謹具
 奏

                                 雍正拾年參月貳拾肆日
         巡視臺灣陝西道監察御史臣覺羅柏修
     巡視臺灣兼理學政兵科掌印給事中臣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