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報臺灣南北兩路兇番漸次安撫摺

 

                     暫行署理福州將軍印務
                             海關監督郎中奴才準恭   

 奏為奏
聞事竊照臺灣北路地方大甲西兇番為首猖獗阿
  里史朴仔籬大甲東等社番眾相率效尤先經
  總兵官呂瑞麟督兵勦捕續經督撫行令臺灣
  道倪象愷等招撫其阿里史大甲東兩社番黎
  已經就撫情由奴才據報於五月初二日繕摺
  恭賚奏
聞之後又准水師提督許良彬咨據臺灣道倪象愷
  等報稱朴仔籬等社番亦經招撫造冊安頓其
  大甲西番土官交臘貓倫等率領男婦老幼稟
  稱約於四月二十三四兩日全社齊到岸裡舊
  社起蓋草屋耕種仍報明造冊就撫隨經飭令
  試用知縣路以周典史王咸英等前往安插等
  情再南路地方奸匪乘機竊發前經留臺陞任
  總兵官王郡於四月初五日親率官兵擒殺并
  拿獲賊匪等情形奴才於五月初二日謹具奏
聞之後據文武各衙門文報現在陸續拿獲賊匪計
  有六十餘名賊魁商大愷亦經拿獲更有賊首
  吳福生及未獲賊夥等現在懸賞緝拿所有水
  師提督許良彬前著守備伍進帶去接應官兵
  到臺之後已經王郡遣令回廈又據臺灣知府
  王士任稟報南路居民於告警之後有遷避者
  現在俱各回庄乘時耕種其協助殺賊之義民
  亦俱遣發歸農安業如常各等情前來奴才看
  得臺灣北路各番已漸次安撫唯有大甲西為
  首之兇番等尚未據報拿獲料理明白呂瑞麟
  倪象愷等業於四月二十六二十八等日帶領
  官兵回駐彰化縣其南路奸匪惟俟賊首吳福
  生等拿獲招解督撫歸結是臺灣南北兩路地
  方據報情形現在寧謐唯需善後料理再閩省
  內地自入春至今各處雨水均甚充足據報唯
  臺灣春時雨澤稍覺缺少農民望雨甚般今於
  四月初旬臺灣等縣地方連得大雨田野霑足
  萬姓咸呼時雨查訪得各府州縣米糧價值與
  奴才五月初二日
 奏報之數俱相彷彿不甚昂貴而省城米價每石
  較前減有一錢現在上中下三色之米每石賣
  銀一兩二錢一兩一錢及一兩不等現在早禾
  吐穗甚是茂盛人民安貼海面商販亦各經營
  如故謹將前項情形繕摺
 奏
聞再奴才有奏
聞者臺灣地方孤懸海外番民雜處土著人少近來
  閩地海口較前雖漸加嚴密而閩廣兩地遊手
  之徒從前偷渡過臺者甚多成群結夥多無妻
  室最易為匪全在該地文武大員平時協力和
  衷督率所屬加意防範庶於地方有裨奴才自
  署理將軍印務以來聞得臺灣文武甚不和協
  其分岐之由率在文員即如南路奸匪嘯聚謀
  奸風傳已久陣亡守備張玉曾經訪拿奸民而
  該地方官止圖掩飾地方無事稱非正賊不加
  細究草率完事道府以下文員一氣鎮協以下
  武職一氣蓋文員以身為牧民之官未免輕視
  武職而武職因循諉讓將就從事辦理公務每
  致掣肘貽誤近因題參淡水同知張弘章一案
  欽奉
聖諭分別責任教導訓飭現今督撫亦俱覺察臺地
  文武有不能和協情事時行申飭近雖亦各知
  勉強協和而訪其實在猶不能頓改其積習也
  至巡臺御史雖有糾察之責聞得武職尚循分
  相侍文員則以御史無地方之任亦多岐視掣
  肘奴才細訪其情總緣現在臺灣道府大員不
  能公正表率所屬循分盡職之所致臺灣地屬
  緊要奴才既有所聞不敢隱諱一並密摺謹具
 奏
聞伏乞
皇上聖鑒悚訪謹
    奏

                        雍正十年閏五月初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