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斷八十年 平埔洪安雅族祭典今重現
聯合報/記者曹銘宗/台北報導

南投縣埔里鎮的平埔洪安雅族後裔,將根據日據時代初期日本人類學者伊能嘉矩親眼目睹洪安雅族祭典的踏查日記,在今天(農曆十一月十五日)恢復舉行已中斷七、八十年的鬥走、祭祖、打鹿、會飲等傳統祭典。

 

台灣平埔族群的十多個族,在歷史上被迫經歷漢化及日據時代的皇民化,各自的傳統祭典都已消失,只有花蓮噶瑪蘭族、台南西拉雅族、屏東馬卡道族等族中,有幾個自我認同較強的部落,一直未中斷。

 

根據文獻記載,台灣中部包括洪安雅族在內的幾個平埔族群,由於受到漢人移民的壓迫,在清道光年間陸續遷到埔里。近年來,在埔里還保有母語的平埔巴宰族、噶哈巫族,都已大力發聲,並恢復舉行傳統祭典。洪安雅族則已完全失去母語,但此次仍希望藉著恢復舉行傳統祭典來找回族群認同,具有特別的意義。洪安雅族在傳統上每年舉行兩次祭典,一次是農曆七月二十日,一次是農曆十一月十五日,後者也是過年節慶。

 

埔里鎮已以社區營造名義,將今天這項活動定名為「洪安雅文化節」,埔里鎮長馬文君並撰寫了一篇「洪安雅族祭祖文」,文中說:「雖然我們已經無法用洪安雅族的語言向祖先稟告,但我們以誠摰的心情,準備了鰻魚、麻糬、粟酒、豬隻,獻給洪安雅族的祖先……」

 

一八九七年,伊能嘉矩在洪安雅族的十一份庄部落,看到一連舉行四天的祭典,過程包括走鏢(Movai)、祭祖(Tei-vakkai)、打鹿(Murao)、會飲(Manitan)。主祭有很多位,必須是部落的未婚少年,多半從年紀較大、即將結婚者選取。他們穿著禮服,上衣用白布做成,開襟無袖、長至腰下,衣上以紅條裝飾,下端垂下白絲條;下衣的長度由腰至足背,用長方形的白布片做成,其上同樣以紅線條裝飾。

 

第一天舉行鬥走,即賽跑式的成人禮,跑者從既定路程跑回部落時,接受族人迎接,得鏢者即成部落的好漢。第二天在靈場祭祖,有一棵古老的大茄苳樹,樹下有一塊平坦的大石,主祭帶領進行唱歌、念詞等儀式,一直進行到黃昏,最後巡行同族各部落,高喊:「明天要上山獵鹿,所有年輕人都來集合。」第三天進行打鹿,頭目率領主祭及壯丁呼喊,並帶著獵犬上山,獵到鹿(或以豬代替)後馬上分解,將頭部和肉片分給主祭,日落時歡呼回到部落。第四天則是會飲慶祝,大家把竹杯倒入番酒,勸飲,吃肉,酒後帶著醉意牽手唱歌跳舞。

 

「洪安雅文化節」策畫人、埔里地方文史工作者鄧相揚昨天表示,由於四天的祭典太過繁複,又是第一次恢復舉行,所以縮短成為一天;埔里洪安雅族後裔估計約有兩萬人,但多半不知道自己的族群身分,此次恢復祭典,目前已有一千兩百人決定參加,其中有四百人將參加鬥走。

 

鄧相揚說,洪安雅族後裔主要集中埔里鎮人口最多的枇杷里,此次舉行「洪安雅文化節」,除喚起洪安雅族的自我認同之外,也希望帶動枇杷里的社區營造,以及周邊九二一災區的災後重建和產業發展。

 

平埔文化工作者、行政院原民會委員潘朝成指出,平埔族群是台灣在文化上的弱勢族群,其中有些族還更弱勢,但今年已有苗栗的道卡斯族在農曆八月十五日,以及花蓮的西拉雅族(從台南遷徙至此)在農曆九月十五日,再加上埔里的洪安雅族,都恢復舉行中斷數十年的傳統祭典,可見平埔族群的族群認同還在擴散,政府應該正視平埔族群在文化復振上的需求,並讓平埔族群回歸台灣原住民族的行列。

 

 



 

光熨燙你額上的嶙峋
我跪在皺褶的痕線裡
卑微地禱告            ---思嫻〈風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