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AP | HOME Login
第五卷第十二期
國內活動消息
謝幕-出版子計畫最後一次「演出」
「商業應用大賽頒獎暨授權產業鏈媒合展示」今日舉行
「色彩管理實務工作坊」即日起開放線上報名
「博物館典藏政策及其現代性研討會」報名延至12月3日截止
新聞
更正啟事
95年度「數位典藏創意加值公開徵選計畫期中參訪活動」之紀錄網頁即日起上線
數位典藏小百科第三波線上徵題活動得獎名單揭曉
「95年度數位典藏創意學習計畫第二次心得交流會暨94年第二期團隊第三次交流會暨審查會」會後報導
「95年數位典藏高中職教學資源研習班-臺中場次」會後報導
「維運管理分項計畫—系統開發與維運軟體子計畫」人事異動
「維運管理分項計畫—資料室的建置子計畫」人事異動
共享園地
「國家歷史文物數位典藏計畫」研究助理徵才經驗談
從科學傳播理論的角度-談臺灣的科普困境
 
共享園地 >
上一篇 | 返回電子報
 
從科學傳播理論的角度-談臺灣的科普困境
 
維運管理分項計畫/出版子計畫/謝瀛春

編按:本文為作者於「第十三屆全國科普理論研討會暨首屆兩岸四地科普論壇」發表的論文,該會議已於 2006年7月4至6日,在中國大陸北京臥佛山莊舉行。

論文摘要

  本文所談的科學傳播是指將科學信息(指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的知識、觀念等資訊)傳播得正確、廣泛、深入、快速且有效,實現科學普及、民智發達的境界。論述前提限於大眾傳媒的科普範疇,至於正規學校教育中的自然科學教育則不在討論之列。

  從科學與媒介,科學作者,科學寫作,科學消息之傳播,以及科學家等五個理論研究的面向來看,臺灣的科普是相當值得探究的課題。

  自臺灣光復( 1945 年)迄今,臺灣的傳媒機構很少重視科普;僅是隨新聞事件涉及科學者才報導,很少規劃長期系列的科學報導。超過六十年的傳媒史(仍以報紙、廣播為主)上,科普僅是點綴,連紅花綠葉的綠葉角色都配不上。近二、三十年來,即使有科普雜誌(如科學月刊、牛頓)撐場面,卻被政經環境擠壓到更邊緣化的地位,難以發揮傳播功能。除了醫藥衛生的訊息因傳媒重視(也僅限於報紙)而得以推廣普及外,自然科學和工程的訊息多侷限於學術殿堂之專業人士。

  傳媒不關心科普之癥結主要在傳媒教育及科學教育。根據史諾的「兩種文化」,教育過早分化為人文和科學兩支,因此使得傳媒工作者多缺乏完整的科學基礎知識背景,而科學工作者則缺乏宏觀的科普認識,更缺乏科普能力。臺灣的科普困境始終停留在史諾 1959 年宣稱的兩種文化階段,其中責任歸屬以傳媒教育學校為首,傳媒機構和理工教育為次。臺灣傳媒教育的規劃從未將「科普」納入考量,而理工科系亦很少思量「科普」為學生的生涯之一。尤其是論及傳媒問題、社會亂象之際,幾乎不曾觸及「科學文盲」(缺乏科學知識、科學精神、邏輯思惟)的影響因素。

  近年來,諸多受高等教育者的言論完全受政治立場左右,而失去科學精神之判斷能力,正是反智、反科學之例。如果不能透過體制內的自我反思與改善,臺灣的科普困境仍會一直存在,甚至可能惡化下去。

一、 前言

  科學傳播( Science Communication )是指科學( Science )的傳播( Communication )。因此,科學傳播的意涵是相當廣泛的;包括將科學信息傳播給一般人,也包括將科學信息在科學家之間的傳播,或科技信息在工程技術人員之間的傳播,而透過大眾傳媒傳播科學信息的科普也在其中。

  不過,在傳播理論的學域,不論是理論或實務的論述中,科學傳播多指將科學信息透過傳媒傳播給外行人(一般人),期望傳播得正確、廣泛、深入、快速而有效,實現科學普及、民智(指對科學的認知)發達的境界。科學傳播的前提是科技進步、資訊爆炸,一般人必須藉由傳媒的專業提供最新且正確的科技信息,經過睿智的判斷、抉擇,提高工作效率(註 1 ),而生活得安全快樂。

  由此看來,科學傳播的意涵幾乎等同於科學普及( Science popularization, 簡稱科普)的將科學普及化。將科學(含科學技術)知識、科學觀念、科學方法等推廣、普及於一般外行人是科普的中心思想,這也是科學傳播的前提。

二、科學傳播的範疇

  筆者從 1974 年起正式踏入科學傳播研究領域,除了碩、博士論文都以此為主題,回臺任教迄今,對科學傳播的教學研究及顧問工作未曾停歇。

  根據筆者綜合研究文獻,整理出科學傳播的研究內涵,大致可分為五類(註 2 )

  (一)科學與媒介:側重於二者的哲學基礎、實際表現及彼此關係(如影響科學傳播效果)的探討。

  (二)科學作者(包括科學新聞記者):探討其背景、訓練、工作表現、對科學之認知等問題。

  (三)科學寫作(包括對一般讀者及具科技專業知識的讀者):嚴格而言,應分為通俗科學寫作及技術寫作,探討寫作技巧之磨練及科學或技術知識之表達等。

  (四)科學消息之傳播:側重於以傳播理論的觀點,探討有效的科學消息之流傳,包括消息內容及來源、傳播通道、傳播媒介、閱聽人以及效果評估等。

  (五)科學家:側重於科學家的人文精神、習性、傳播能力(溝通技巧)及科學界次文化等的了解。

  上述五項範疇都是以科普為前提。換言之,從傳播理論的觀點,探討科普之時,必然探究科學與傳媒、科普(學)作家、科普(學)寫作、科普之流傳,以及科學家(包括他們對科普之影響)。

  此五項分類為筆者研究心得,在中外文獻中迄今無此創見。

三、科學傳播的主要理論 (註 3 )

  嚴格說來,科學傳播的理論根據主要是大眾傳播理論。換言之,夏農及維佛( Shannon & Weaver (註 4 ))的傳播者、訊息( message )及受播者的雙對線性傳播模式是科學傳播的基礎,其中略有差異的是在傳播者與訊息之間增加了舉足輕重的科學家( Scientists ),而且訊息的表達,呈現要求包裝(裹糖衣或淺顯化)。

如果明確的界定科學傳播的理論,或可摘要出下列五個:

  (一) 兩種文化理論

  英國的史諾( Snow. 1980 )(註 5 )於1959年提出其觀察心得,指出人類社會中科學家與非科學家之間毫無溝通( communication ),鴻溝如汪洋,有如兩種不同文化的人類。他們互不相識,歧見甚深。這個理論(嚴格來說或許稱之為「說法」較恰當)成為日後科學傳播研究中,討論到科學家與科學傳播者的關係時的重要根據。而且史諾的說法,的確在科學傳播的實證研究中不斷獲得證實;科學家與科學傳播者對科學、科學知識的普及等問題,在認知觀念、哲學思想,乃至彼此的專業意理之標準均存有歧見。

  (二)涵化理論

  以葛伯納( Gerbner )為首的傳播理論( McQuail, 1987 )(註 6 ),強調傳播媒介中的教化( cultivation )功能。此點在科學傳播的研究中相當普遍受到重視。理論上,科學信息的傳播是一種「教育」功能的實踐;強調大眾媒介是閱聽人在現代科技進步快速社會的主要科技信息管道。譬如一個社會的資訊化(信息化)絕不能依賴學校教育而已;對大多數非學生的社會成員而言,大眾媒介才是其資訊化的「教師」。可惜的是,觀諸世界各國的大眾媒介(特別是商業化的媒介組織)在科學傳播的角色中往往過分信仰注射理論(媒介的短期效果)而輕忽其涵化功能(長期效果)。此點也常是以教育觀點為重的科學家與以娛樂閱聽人為優先考慮的傳播者之間的爭議所在。

  (三)科學家的責任論

  強調科學家在其研究教學之外有責任提昇民眾的科學知識( Goodell, 1977 )(註 7 )。根據古德爾( Goodell )的研究,有些強調科學家社會責任論的科學家,會在科學爭議相關問題上,採取行動(組成或參加遊說團體)教育民眾、影響民眾,甚而積極干預政策擬定。此種行為、論點在保守沉默的科學社群,無異是「離經叛道」的「異端」。可是,近年來,科學傳播現代化( the modernization of science communication )、科學普及( science popularization )及科學素養( scientific literacy )的理論及呼籲益發普遍,則多少受這些「異端」的鼓吹所致。科學新聞亦在此科學家走出象牙塔的積極行動中沾光不少;在大眾傳播媒介偶有「露臉」的機會。

  (四)科學社群理論

  奎恩( Crane, 1970 (註 8 ) & 1972 (註 9 ))提出的「隱形學院」( invisible colleges ),強調科學界有小圈圈存在,小圈圈的成員不只在學門專長上相同,並透過學術論文的發表(書面)及口頭傳播( verbal communication )而愈形密切(多數止於學術層次),也因而使小圈圈之外的人不易與之溝通。

  (五)核心團體

  科學新聞研究者鄧伍迪( Dunwoody, 1978 )(註 10 )的研究發現,科學新聞記者在採訪新聞時,有違背一般新聞採訪原則的行為。新聞採訪傳統上是強調「獨家採訪」,不與他報合作,而鄧伍迪卻發現,美國科學新聞記者,特別是大報記者和資深記者,有形成核心團體( inner club )合作採訪科學新聞的情形;他們互通消息,合作查核消息來源的可靠性及新聞內容的正確性。但是,不屬於核心團體的記者則沒有合作情形,也沒有「內線查證」的管道。

  此種現象的確是新聞激烈競爭的美國新聞界所少見,也為科學新聞的運作提供一個參考依據。事實上,此原則是科普寫作、科學新聞等科學傳播的第一考量:正確第一。

四、臺灣的科普困境

  此部份的分析說明主要是根據《科學月刊十周年紀念文集(註 11 )、《科學月刊二十周年紀念文集》(註 12 )、《臺灣的科學傳播概況之研究》(註 13 ),以及筆者在報章雜誌發表的研究心得。

  (一)科學與媒介

  臺灣的科學界與傳媒的關係不和諧,正如史諾在 1959 年的演講所說(註 14 ),科學界與人文界之間存有如汪洋般的鴻溝,老死不相往來,彼此互不相識,甚至懷有敵意而心生刻板印象。從筆者的科學月刊工作經驗(從 1976 年至 1978 年的專任編輯,以及 1985 年至 1988 年的兼任總編輯)、博士論文研究(註 15 ),以及近二十年担任原子能委員會核能溝通的諮詢委員經歷,發現科學界與傳媒界的價值體系確實存有極大差異,而且極少彼此體諒 ( empathy ),對科普的認知常是天差地遠。

  (二)科學(科普)作家

  臺灣沒有教育或培訓科學作家的制度或機構;科普作家來自科學背景或人文背景,或由科技記者兼差(嚴格而言,只有前中國時報記者江才健一人),或由譯作人、自由作家兼差(像天下出版科普譯作或創作的葉偉文、楊玉齡等)。科普作家多靠個人摸索學習而來,更無法依此為生;不只是因市場機制所限(科普書閱讀人口太少),也因多數科普文章、科普書籍的文字表達不夠平易近人(註 16 ),題材趣味不足且常與讀者無切身關係所致。這情形在各類科學新聞的研究是相當普遍的,而醫藥衛生則屬例外。

  (三)科學(科普)寫作

  如前項所述,科學題材除非與讀者切身有關,否則很難引起一般人的興趣。所以科學寫作或科普寫作的文字工夫、表達技巧及敘理邏輯,因而顯得益形重要。這些皆有賴長期有系統的正規訓練及個人的磨練。不過,臺灣的傳媒教育一直不曾將「科學新聞寫作」或「科普寫作」納入課程規畫;從 1950 年代中期政治大學新聞系在臺復校的唯一一所新聞專業科系,到 2006 年的 26 所學校(不含資訊傳播類),幾乎未長期系統設計科普寫作的課程。

  根據筆者於今年六月上網查詢( http://ccs.nccu.edu.tw/ )的結果,僅少數學校的課程含健康(即醫藥衛生)傳播(四所)或生態保育及環境生態報導(兩所),其中健康傳播多為理論而非寫作。而生態保育或環境生態的報導亦僅止於一學期。

  至於臺灣教育部政策性的「傳播教育課程規畫研究」(現已依研究成果報告實施),從 1994 (註 17 )、 1996 (註 18 )到 1998 (註 19 )的規畫研究,「科學傳播」或「科普寫作」則完全付之闕如。

  俗謂「教育乃百年大計」,臺灣的傳播教育在不到六年的「規畫研究」下,為二十一世紀的到來勾勒的教育藍圖中,依然如二十世紀中葉忘了「科學」或「科技」對人類的影響;五十年間科技的變化,何其之大!

  (四)、科學消息的傳播

  理論上,除了新事物的擴散( diffusion of innovation )理論的教學和研究,涉及科學消息的傳播外,僅公共關係學者將科學家納入科學消息傳播過程之影響因素。但在科技公關的實際運作時,臺灣的公關業者仍侷限於一般的公關考量,完全忽略了科技公關的科技角色(註 20 )

  事實上,「科學消息的傳播」是科普的重要環節,但在臺灣卻是荒蕪的;不只傳播教育忘了它,而科學教育也從不知有它。此現象正是科學與人文教育分化過早,造成知識破碎而缺乏整合,進而影響思維的淺短、狹隘。

  (五)科學家

  根據筆者的了解(詳見本節(一)之說明),在臺灣除少數科學家(如沈君山)外,科學家幾乎都留在象牙塔裡,尤其不與傳媒接觸。即令與民眾有關的科技事務,有關的科學專家很少挺身而出或主動與外界溝通。如逼不得已而溝通時,往往表現出一種「傲慢」;吝於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說明。其實,稱之為「專家的傲慢」是有語病的;由於大家對科學家的認識不夠,而科學家的養成教育中亦欠缺「溝通」、「社會責任」等的人文訓練……所以科學家在科普中不是缺席,就是變成「詞窮」、「不合作」的角色。

五、結論與建議

  (一)結論

  整體而言,本文僅從科學傳播的範疇論及與臺灣的科普困境有直接相關的因素,至於其他影響因素,如讀者(閱聽人)、社會風氣、政經環境(含市場、政策、出版產業)與教育等亦是環環相扣的。本文限於篇幅,期以點到為止,收拋磚引玉之效。

  (二)建議

   無論是科學傳播或科學普及,一直是筆者的職志(志業),而研究或論述之後,不知提了幾回,卻很少看到建議的成效。退而求其次只能要求自己徹底實踐;在個人做事、教學、帶學生時力求科普原則,並符合科學態度、科學精神。如此做才是最實際可行的。

註:

註 1 : 謝瀛春 , 〈資訊時代的科學傳播〉 , 謝清俊等著,《資訊科技對人文、社會的衝擊與影響》第五章,臺灣中央研究院資訊科學研究所 , 1997 年 6 月 , 頁 101 - 126 。
註 2 : 謝瀛春 , 《科學新聞的傳播》 , 黎明文化公司 , 1991 年 4 月 , 頁 8 。
註 3 : 同註2 , 頁 26-29 。
註 4 : Shannon, Claude E. & Weaver, Warren , The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 ,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1978.
註 5 : Snow, C. P., The Two Cultures and A Second Loo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0.
註 6 : McQuail, Denis., Mass Communication Theory , Sage Publications Inc., 1987.
註 7 : Goodell, Rae. S., The Visible Scientist , Little, Brown & Company, 1977.
註 8 : Crane, Diana., “The Nature of Scientific Communication and Influence,” International Social Science Journal , 22:1 ( 1970 ) , 28-41.
註 9 : Crane, Diana., Invisible Colleges—Diffusion of Knowledge in Scientific Communities ,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72.
註 10: Dunwoody, Sharon., Science Journalists : A Study of Factors Affecting the Selection of News at a Scientific Meeting , Ph D. Dissertation, Indiana University , 1978.
註 11: 劉源俊等 , 《科學月刊十周年紀念文集》 , 財團法人臺北市科學出版事業基金會 , 1980 年 1 月。
註 12: 劉源俊等 , 《科學月刊二十周年紀念文集》 , 臺北市科學出版事業基金會出版部 , 1990 年 2 月。
註 13: 謝瀛春 , 《臺灣的科學傳播概況之研究》 , 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委託研究 , 1993 年 1 月。
註 14: 同註5 。
註 15: Hsieh, Y. C., Science and the Press in Taiwan – An Analysi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cientists and Science Journalists , Ph. D.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1984.
註 16: 謝瀛春 , 〈談「科學傳播」〉 , 《大家談科學》 , 財團法人臺北市科學出版事業基金會出版部 , 1984 年 11 月 , 頁 101-108 。
註 17: 潘家慶等 , 《二十一世紀傳播核心課程前程規畫方案成果報告》 , 教育部顧問室委託研究 ,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 , 1994 年 8 月。
註 18: 王石番等,《傳播教育課程規畫研究》 , 教育部顧問室委託研究 ,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 , 1996 年 9 月。
註 19: 鄭瑞城等,《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前段不分系及學程規畫方案成果報告》 , 教育部顧問室委託 ,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 , 1998 年 12 月。
註 20: 崔家蓉、謝瀛春等 , 《科技組織新聞發佈效果評估之個案研究:工研院公關新聞稿與見報新聞之比較分析》 , 工業技術研究院委託研究 , 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 , 1997 年 1 月。

上一篇 | 返回電子報
 
 本電子報所有文字、圖片版權為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所有 。 電子報出版系統由維運管理分項計畫協助開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