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小鬼湖的軌跡故事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如今的小鬼湖與野放繁殖的鯉魚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2011年3月27日
 
10幾年前小鬼湖是個熱門山健行路線,如今的小鬼湖無路可至,只有林務人員或少數族人會到達,去年的一趟定期直升機起降平台維護,配合永久樣調查前往,連路都扛一點找不到,還好最後憑著垃圾路線及配合航照圖,方能找到昔日路徑,及延著水路到達小鬼湖,且在湖畔住上一夜,隔日清晨拍下如此清晰的全景,留給山下的國人一個懷念。

小鬼湖現況大致沒變,神秘的面紗依然見在,除非在此過夜,清晨爬出帪蓬拍照,約莫八點就己霧鎖湖面,完全無法展開。當年野放的鯉魚,依然出現且繁衍存在,是一場生態耗竭且無法根除,面積廣闊的湖水,漸淺延伸至深處,不時看到魚群激起漣漪。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當年被採礦削去的知本主山一角、弘易礦場機房及礦石搬運單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2011年3月29日
 
當年分散在小鬼湖附近的開礦公司計有三家,還原當時的弘易礦場,拓宽台24線阿禮林道大理,開採大理石礦。1987年來自花蓮的大理石礦機械,進駐霧台,準備開採石礦(章先生)。計劃每噸開採費用136元開採,出貨至花蓮加工。一年後結束開礦,回復山林。1987阿禮林道中斷。阿禮林道採礦道開挖至台東至屏東縣界,唯林道每逢颱風必斷。1988年一再修護林道,但終究不符成本,決定歇業。直到2002年鄉長杜傳、縣議員杜春生等人重申,大、小鬼湖等山區,是魯凱族人心目中的「巴油池」聖地,縣府亦將其列為野生動物保護區,主張採礦破壞自然生態環境,危害部落安全,希望撤銷採礦權。如今機房內留有大批機具、重機及昔日生活器具,擺放護坡的大理石及被削了一角的知本主山依舊在。

記錄到當年(77年11月11日)運出的一台玉台石--大理石,正材二個,核准編號台濟採字第4901號,計34.2噸至花蓮,以每天採礦工資950元開採。整理的範圍包括霧頭山至登山口,包括知本主山及礦場附近範圍。據一本留置機房的日記得知,每天工作都怪手、推土機修路或整理的資訊,同時更是颱風及下雨的狀況,筆記中經常出現停工、炸山、修路、爆破、怪手故障的字眼。可見當時不利於採礦的狀況特別多,終於在1988年底宣告停止採礦;如今,才有我們所感受到的神秘小鬼湖。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