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達人

(文/張芸菁)

暗夜中,學員蹲或坐在田邊,屏息等待著貓頭鷹的出現。劉育宗朝遠方喚了發出「ㄏ一、ㄏ一」的叫聲,隔了一會,聽到微弱的回應聲。「三點鐘方向有一隻」,劉育宗輕聲篤定地說。轉眼間,一隻領角鴞站佇立在前方的電線桿上,透著琥珀色的雙眼襯著黑夜顯得更加攝人。

現年四十二歲的劉育宗,從事生態教育工作近二十年,以口技喚貓頭鷹聞名。現任職屏東縣林務局潮州站,他能模仿貓頭鷹的叫聲,誘使領域強的貓頭鷹為維護自己的地盤而現身;並能夠精確判斷貓頭鷹出現的位置,讓一般大眾有機會目睹貓頭鷹的神秘風采。

即便有這樣的特殊能力,劉育宗卻不希望大家僅關注於此。「貓頭鷹只是一個引子」,他指出,要能夠讓貓頭鷹存活,需要豐富多元的生態環境。因此,對劉育宗來說,帶大家認識貓頭鷹,只是倡導更多環境保護與生態教育理念的開始。

從墾丁 玩出生態熱忱

坐落在屏東縣萬巒鄉環境優美、客家古厝保存良好的五溝水社區,是劉育宗從小生長的地方。用童謠歌詞所描寫的:「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的情景比擬五溝水,一點都不為過。身為客家子弟的育宗,承襲勤勉、向上的精神,如同祖宅劉氏宗祠上的題詞:「一等人,忠臣孝子;兩件事,讀書耕田。」年少時學業成績不算優異的他,仍以自己的興趣,赤手空拳打出一片天,也時時找尋打工機會,分擔家計。

民國76-78年間,劉育宗從內埔農工畢業,等待入伍前,他前往墾丁牧場打工,擔任臨時員,親眼見證墾丁未經人工開發的景象。當時於71年成立、73年才設管理處的墾丁國家公園,還未成氣候。劉育宗經常下鄉到各地畜牧,飽聞各地傳說,也時常觀摩或協助試驗所進行的動物實驗,偶爾自行翻閱文獻、資料;而瓊麻落日、親見盜採七里香、九芎、小葉厚殼樹,以及火烤紅尾伯勞的景象,更是他在墾丁另類的體驗。

墾丁的夜晚,劉育宗也沒閒著,帶著手電筒外出探險,骨子裡好奇、好學的心透著旺盛的行動力,也開啟和貓頭鷹面對面的接觸。「一個人住在墾丁,晚上不曉得要去哪裡,從小就不喜歡看電視的人,我們就會跟同事去走走看看,那一個手電筒,一天走十步,或是走遠一點一公里繞一個小圈圈,後來膽識越來越大,越暗的地方,會聽到貓頭鷹的聲音。」客家村落為防禦閩南人、原住民,在河道旁種植竹子圍住通道。育宗憶起寒冬的晚飯後,和父母沿著沒有路燈的道路走去住家附近的土地公廟拜拜,伴著微風吹著竹子交纏的影子,以及摩擦發出的「ㄍ一」聲,和無可捉摸的貓頭鷹的叫聲,有如黑夜中的「魔神」,讓還是小孩的劉育宗心生恐懼。

克服小時候對於「魔神」的恐懼,年少輕狂的劉育宗大膽尋貓頭鷹,隨意學著貓頭鷹的叫聲,竟得到貓頭鷹的回應。「就想說,是不是假的啊!七、八秒左右,就再學一次『呼~呼~』竟然又回答。第一次這樣,覺得不可思議,好像怪怪的不是。再停五六秒的時候,牠又回應。就跑去拿手電筒一看,竟然有一隻鳥,當時覺得很特別。」這些不以為意的模仿,竟成了一輩子的與貓頭鷹的牽絆。

進修屏科大農園系 賞鳥社開闊視野

入伍服役後,劉育宗自知不足,便積極準備升學,退伍後趕上屏東技術學院(屏東科技大學的前身)的開學,進入農園生產系就讀。在學期間,劉育宗也參與社團活動:賞鳥社。跟著社團,重新認識墾丁。「我記得第一次參加的時候,大概七八千隻赤腹鷹過境,就從那一個經驗當中就說:哇!墾丁國家公園這裡好豐富的自然資源。」這一個感動,就這麼讓劉育宗一頭栽進生態的一片熱忱。他曾擔任社長,也積極投稿、演講分享,賺來的零用錢,更是一大鼓勵。加上農園系的課程,深化他的專業知識。大學期間,他更考取墾丁國家公園的義務解說員,也更堅定他將此視為未來發展的正途。

在賞鳥社期間,劉育宗更結識未來一生的伴侶:學妹陳麗如。因為一次出隊腳受傷骨折,擔任社長的劉育宗義不容辭協助接送,就此滋生愛苗。陳麗如形容劉育宗是非常勤於觀察的人,就連拍婚紗在一旁等待她梳化時,劉育宗不急不徐地拿出筆記本,記錄眼前的種種細節。這樣勤快、積極的態度,畢業後劉育宗應徵玉山國家公園解說員時,秀出種種平日累積的觀察記錄,馬上獲得主管的賞識。「他考玉山國家公園解說員的時候,是拿著兩本賞鳥的記錄本,那還用考?我是主管我叫你馬上明天過來上班。他就把他鳥類的記錄攤開來,第一是又年輕、又喜歡爬山,又已經把這些鳥類的記錄作好。國家公園就缺的就是這種人啊!」從小便熟悉他的前藍色東港溪協會理事長、客家文史工作者蔡森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