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的情侶--貓頭鷹

(文/劉育宗)

面對未來環境教育自己心無方向,正思索該何去何從時?心裡還有個更複雜的功課壓力就是研究所的樣區選定;因當時研究所課業尚在高師大上,每回上課往返屏東高雄兩地奔波,光是奔波於八八快速道上,都覺得是件費時之事,不由自主的想在上課不到一,二個小時後,找尋高雄一帶可能的環境,觀察貓頭鷹生態,以便考慮是否將高雄的樣區,作為研究所論文之樣區且作為比較樣區用,於是,壽山便成了當時像磁鐵般吸引我前往的去處。

對當時覺得一個不是高雄出生的小孩,因第一次在北壽山停車場調查貓頭鷙就立即反應且看到,而給了我好感,對壽山或柴山設置樣區感受到極大誘惑,後來更深覺高雄都會人群,應該會是我下一個基地,嚮往當哪一天,壽山的環境與貓頭鷹資源,會是我走進人群,推展環境教育很有潛力的舞台及基地。便從研究所的過程中,開始了前往壽山進行貓頭鷹的開端。記得有一天晚上在壽山動物園後門正在進行調查時,遇到樣區內出現一對情侶,正從黑夜的林子深處走了出來,剛開始稍微愣了一下,但近看些應該是一對戀人準沒錯,才馬上反應過來;原本懷疑她倆的行徑,但後來反而變成是我懷疑了自己為何在深夜帶了一個小孩來此且手持手電筒,路上還有一台錄放音機,還不時讓錄放音機播放至山林的怪聲;為了不讓情侶懷疑我的怪意,當被問起話,說我在作什麼時,立即將手電筒打開,讓她倆看到我所研究的目標物--領角鴞竟然配合到正好出現,那時真覺得自豪,自此深深覺得夜裡飛來的貓頭鷹,猶如黑夜中出現的情侶,正是貓頭鷹的化身;讓人覺得在壽山的黑夜中,貓頭鷹不僅有像情侶般約會時的期待,更有那溫馨的情境與幻覺。

於是自2006年便自主式的想在此建立夜調查模式,一趟趟高雄夜空下的林子,在無人干擾與阻擾下順利進行;更慶幸夜裡的山區,還有到處的野狗可幫我警戒,反而不怕躲藏在林子裏的危險分子或人物;這開挖壽山貓頭鷹的生態資源便如期進行著,期待透過環境教育認識高雄的夜與淺山邊的貓頭鷹,像是那深山中摸不著的夜,讓人可親近又怕傷害,若即若離的情景。經一,二次的調查後發現高雄壽山的貓頭鷹還真不少且穩定,只是過去鮮少被記錄或記載過,更別提關於貓頭鷹的觀察與環境教育資訊,因而開啓了未來推動想法,嘗試將貓頭鷹推向人群中的引子與媒介生物,尤其帶著夜探的氛圍與教育態度,前進山林黑夜中,有如在黑夜中尋找傳說中的魔力般,更讓人印象深刻與期待。

未到一整年的調查結果,一經幾次的夜間教育,尤其運用不需插電的分享方式,讓民眾感受到的貓頭鷹,果然如約會般的每Call必到,且有時停在預期的棲位點出現,如神話般的與領角鴞互動,還讓學員聽到不可思議的叫聲,不可置信的口技呼喚聲,喚出野生的領角鴞神秘的身軀,學員目不轉睛且耳聽八面,這些經歷真正讓人感受到黑夜的魂與氣,更清楚環境教育原來是我今生的重要方向與人生目標。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