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好茶村的軌跡故事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隘寮溪河床,位在娜魯灣劇場下方溪床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大約1995年

1994年瑪家水庫議題不斷被提起,另一波暗潮更轉向美濃水庫,從間斷的水質源開發壓力,逼迫族人不得不發聲。同年魯凱族人群起反對瑪家水庫,聲援傳統土地將被催毀的命運,希望搶救雲豹子民的生命舞台,開始推動舊好茶村人文生態共識(新的部落運動及行動),希望透過部落運動與結合如東港溪保育協會早期人員,包括當時的曹立委(縣長)共同守護家園及重視山川保育,更啟動舊好茶石板屋重建及重返舊好茶活動,展現舊好茶整建計畫等。還記得當時洪田浚老師,還帶雄新希望成員加入舊好茶活動並曾至古好茶探訪(1995年),與邱爸、趙貴忠老師及六名耆老深入中央山脈的古好茶,再遠從台東知本走出來(約十二天),宣告魯凱人傳統領域、走訪雲豹當年路徑及收集耆老山林記憶。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人員及內容:已分不清楚。學員陸續進入舊好茶範圍的山路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大約1999年

路徑與門口,都是族人生命的路徑與舞台,其中不乏農墾地、採石場、獵場、門口及入口橋等;其中門前的紅櫸木更是重要地標,人們每年都會在紅櫸木相會,引領學員們在紅櫸木憑弔過往記憶,聽取族人道盡昔日故事與情懷,如族人送別及接客情景、當年懸掛異族人頭事件、放狼煙示警案例、訴說(排灣族)傳統領域的放煙處,還有男女約會點,這些事件及故事,都是發生在舊好茶的門口(紅櫸木),因此可以想像多少悲歡離合的過往,而山路更是族人感情之路與交通要道。曾經攀爬過舊好茶的人,都會懷念起這條古道與沿途風光,也往往叫人難忘其陡峭與險惡的山勢。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人員:學員參與部落營造,背樹回舊好茶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2000年

【種下一棵希望樹,讓希望從舊好茶開始】

去年(89年3月10日)為部落種下希望樹,已在舊好茶生根茁壯,時過一年,正是我們再度上山,回家的時候;相信許多人的一生中,未必曾有背樹上過高山,更何況要種在深山中的部落過;而且還要走上三、四個小時的豔陽山路,為自己、為土地、為生態種下一棵希望樹並陪伴部落一起成長。感謝舊好茶的小獵人與官姐,給予屏東這一批生態界的貓頭鷹子民,參與部落營造的機會與友情。今年邱爸爸金士特別交代,會陪我們上山且種下茄苳樹並引領我們造訪舊部落,並表示願意在這三級古蹟的古板屋旁,騰出一寸土地,讓屏東社區大學的生態種子,能在舊好茶生根茁壯。今年(90年)將再度上山去感念土地、感謝山神、感受生命,更希望每年植樹節活動能再延續且一直到永遠,更期待大伙們能上山來體驗部落生活。

上山的學員皆需經約5個小時山路攀爬,始能到達海拔近900公尺的舊好茶部落,四年來接連背樹上山並親自種下如櫻花樹、茄苳樹、烏心石、肖楠及柑橘等樹種,參與的學員多來自屏東社大、屏東教育大學及屏東縣成年禮等單位及人員組成,自2005年後便改為撫育、拔草及澆水等工作,也皆在每年三月上山回部落活動及種樹踏青之旅,如今看到樹海及林立的大樹,不免令人感動。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