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浸水營的軌跡故事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大武事業區台灣穗花杉保護區之台灣穗花杉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大約1993年

記得還在讀大學時,從大一接觸到植物分類後,便開始了對植物觀察及認識的興趣,希望好好了解屏東各地區特殊植群環境及有種植物,於是經屏科大葉慶龍老師植物分類的調查基地簡介,認識大漢山、浸水營及台灣穗花杉,便成為日後經常上山去處,也因此奠定日後對浸水營古道及該區植物的熱衷。

上春日鄉山區後進入大漢林道,也就是浸水營古道約六公里處,就得申辦甲種入山證後(當年)接受山地管制。浸水營地區,堪稱台灣生態界的寶地,植物種類豐富與歧異度高,為台灣南部植物盛地;從古至今西方旅行者及各年代人文會萃,成為各時期人們交通、軍事要道;年近四千公釐雨量,堪稱台灣植物密度第二,僅次於南仁山區,經屏科大楊勝任教授植物調查及學生碩士論文研究,共發現計126科756種植物,其間更有是大型野生動物等基因庫。

隨著1999年間枋寮文史協會,大力推動浸水營古道之旅,假日遊客日益增多,慕名前來登山、橫越、賞鳥、觀花、覽景或認識植物者增多;林務局亦視此為轄內生態環境資源區及國家步道重要議題及據點,在此劃定如大武台灣穗花杉、浸水營闊葉樹林等保護區多處,更有鄰近之文資法保護的大武山自然保留區相連,成為台灣中央山脈生物基因庫。

浸水營古道由低海拔漸次上升至海拔1600公尺間(大漢山區),再下降至台東大武(由西往東論),沿途林木蒼翠,鬱閉濃密,特有種與稀有物種不少,從桑科榕屬至樟科殼斗科族群應有盡有;更是台灣黑熊、山豬、山羌等大型野生動物家園;沿線更有百年古道遺跡與說不盡的族群過往記錄及其間故事;尤以大樹林口為步行起點,結合生態與文化巡禮,成了南部各方人員或環境教育者,經常嚮往的寶地,紛紛前來取經與尋幽探訪。

陽光水氣入林道,百花齊放爭鬥豔;處處美景加花海,萬綠波海展活力;幾回泊車驚豔聲,遊人無不樂歡天。行至紅檜楓樹林,原始林相更覺涼意,物種岐異更美,野花總是路邊開,難掩其華麗與美景,相偕下車步行去。倒地蜈蜙紫高貴,馬藍更成藍天使;沿途大花落新婦的裝飾,對映曲莖鳳仙花的數大、巒大秋海棠的開懷、角桐草的伴隨,格外動人;貴賓般的水晶蘭、金線蓮,偶而出現在高大的桫欏族中更可分出筆筒樹、台灣桫欏與南洋桫欏等種間差異;巨葉花遠志、台灣穗花杉都是叫得出來的稀有物種;大而美的女主角,當屬野牡丹藤;微風難敵鷲鷹嘯,大頭茶語邀木荷,舞動繁花地上舖;普刺特草串成珠,雪白花語話鐵色,黃花酢醬草成花童,夾道迎人的樓梯草、冷清草及闊葉樓梯草;遠方墨點櫻桃與昆欄樹混生成林;夜裡有貓頭鷹婚禮,熱鬧非凡;傍晚是百步蛇與藍腹鷴豔偶遇,只要把握住地點及時間,要巧遇都非難事。此外,還有山豬與害羞小生山羌們;其實最容易的仍屬白耳畫眉、白尾鴝、橿鳥等。無閒品嚐懸鈎子的甜與山蘇的脆,這條史蹟道是賞楓與踏車的極佳環境,山巒蒸騰的氣勢,讓山區迷霧如仙境,總是令人回味無窮。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浸水營古道之惜字亭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大約1996年

最早接觸到浸水營古道是由植物界裡的活化石--台灣穗花杉這種物種引起探索的興緻;1996年研讀浸水營古道資料,特地前往力里村前找尋清朝時的營盤址及旁邊的惜字亭,推論當時清朝官員重視教化民眾所以才會蓋上一座惜字亭,以供人將任何具有文字的字紙放人亭內燒,尤其以客家人較重視讀書風氣及敬字祭儀推論,應該當時在此附近應該有客家人在此住家或墾拓,但如今所看到的族群並非客家後裔與聚落,反倒是七佳、力里、歸崇的排灣族人及平埔族群的水泉社區;值得再進一步去了解此疑點,還是教人認識一些教意及教化人們行為所致。

未來開創一些解說教育及知性之旅的思維,協助古道周邊的部落及社區環境教育、古道解說及創意商或特色巿集等…,是極重要的工作及方向;目前積極協助的部落有新開、歸崇及力里等三個社區及部落,更透過培訓來義鄉公所解說肙員來豐富古道周邊的人員及特色據點的串連,打造貓頭鷹環境教育之理想。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