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浸水營的軌跡故事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日暮山下的老七佳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大約1997年

走訪浸水營古道有多處沿線之清朝時期的營盤址及日據時期駐在所,另外,有民國後各方人員曾經留下的遺跡,或族人農墾及林務人員造林後的遺跡,都可成為日後山林探索以外,另一項人文探索的樂趣。像大漢林道20公里處,不同年代的遺跡多元留存,有清朝的營盤址基地、日據時的駐在所遺痕及當年林務人員埋鍋造飯的灶門及獵人遺留下來的砌石烤火跡象及獵徑,我們不得不一一翻箱倒櫃式的查尋並循路探源,有時很意外的發現棄瓶或空罐,可以發現後方路徑及埋沒在荒煙蔓草中的遺址,再推論當年的動線及生活所需,好像與今日生活所需,亦不過如此!

除了遺跡,像前後兩端,還有九重葛、正榕等日據時代的駐在所特定植物,或稜線上已闢開的哨所遺跡,都將成為抽絲撥繭的線索及遺址。也因此浸水營古道及大漢山的人文之旅變得很有看頭及樂趣,有些據點還是資料或記載上隻字未提的資源,都可能一一探尋到,也往往古道探索的樂趣就在此。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日暮山下的老七佳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大約1998年

浸水營古道自濶葉樹林保護區停車進入後端林道,沿途林相極為濃密,物種岐異度高且植物多樣性大,沿途每一公尺的植物種類亮眼,特有種植物極多,適合解說及導覽觀賞。不僅如此還有野生動物的痕跡如猴群,多半看到其排遺及啃食過的草莖,若非如此研究其路徑亦是可以認識的線索;此地山豬族群亦大,遇雨季之下雨天後,豬群留下遍地的食痕及拱痕路跡,一個一個的坑洞或掘地啃根的跡象,尤其有山奈及冇骨消的地面,加上路斷後的林道,遊人不易到達處、舊林道等區域特別容易發現;往台東縣的大武事業區林道,更是一條條很長的山豬拱痕及資源區。前往此區也務必有專人引領,以免增加很多安全問題,更可能迷路。

從山豬的拱痕,可以了解此地獵人放置獸夾情形,更透過路況更可查覺是否獵人常來或已許久未來此。行走其間仍需格外注意路況,是否有獸夾行為,以免如前些日子的二位失聯山友,誤踩進大型山豬夾內而發生山難且需快速後送救醫。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浸水營前段的貓頭鷹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大約2003年

浸水營古道除了一般遊客常進行的登山活動外,更有攬景、賞鳥、賞蝶及季風林動植物觀察等行為皆宜;為培訓在地部落或社區,參與打造浸水營古道周邊伙伴社區,筆者主動以貓頭鷹議題及資源,帶給各社區及部落新的思維及議題,希望有助於結合其各自的文化、產業,發展在此特色活動或主題。

以貓頭鷹為想法及議題也進入浸水營古道周邊社區協助社區打造,如新開社區古道解說員培訓及古道旅遊資訊中心,因新開村後方有大量台糖地外,未來結合低海拔造林,勢必吸引低海拔貓頭鷹飛進社區(如今2011年確實如願飛至社區周圍)成為解說資源;古道服務中心放在新社區活動中心及帶隊導覽解說人才中心都可以在社區內發酵;另外,林務局苗圃也在社區旁且有西段前半段古道入口路徑等資源,都是社區運用古道極方便及佔地利之便的資產,勢必有利地方發展。

不但如此,春日鄉排灣族族人與古道結合,推動貓頭鷹飛新部落活動,規劃透過貓頭鷹環境教育及貓頭鷹傳說故事結合,成為部落或社區新主題及議題,串聯老七里及舊歸崇感性、故事之旅,以及日後社區貓頭鷹藝品屋或古道藝術大街產出之聯結。至於,遊客來古道旅遊後的夜間活動及特色商店,都有一系列的貓頭鷹行程解說及人才導覽,讓遊人知性旅遊;使得各地能依貓頭鷹計劃,一步步邁向浸水營古道、貓頭鷹生態與排灣族人文結合新境界。

初步調查自沿山公路之農場路(玉泉村始)至東段加羅板都有貓頭鷹資源,且愈往中央山脈愈加穩定,足以充分利用此資源;更何況還有老部落、浸水營古道的人文、植群生態及大型野生動物與季風林風景,都是有利族人充分發展與運用;連下山或離開山邊前又還可以參觀各部落,帶給更部落不同能量及經濟收入,值得大家用心經營與看待。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