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牡丹的軌跡故事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牡丹佳碌奶園區之大茄苳樹,位在十八林班下方谷地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2002年8月21日

第一次到達牡丹佳碌奶,即是所謂的十八林班地,為同事引帶領我進入,經過一條漫長的產業道路,從入口處之鞍部,下滑到達佳碌奶園區,谷地景緻豁然開朗,猶如桃花源村美景,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目光馬上被一株高大亭立的茄苳樹所吸引,胸徑約120公分,高約18米,高聳入雲端與旁邊林地上的光臘樹、檸檬桉相媲美,單桿上升入天際,攀附在茄苳巨木上的稀有植物--灰莉,十分罕見,再往前走一望無際的草原旁,成排的水社柳、密生的野薑花,還有6、70隻牛群,仿佛美國大兵進入越南叢林的感覺,彎延谷地延伸至無盡深處,泥濘的道路走不盡的山路,是國內少數像越南叢林的森林與縱谷,泥濘中的濕地偶而還有小窪地,過了溪還有小水潭,與牛浴的泥潭接連不止,處處是濕地與叢林分佈,旁邊森林的植物多樣性高到令人驚歎,是植群寶庫與基因庫,清溪中的魚蝦更是多樣,只是不大,相信只要加入生態保育觀念,稍為操作一下,便可成為亮點與生態熱點,或成就族人舞台的魅力;於是,筆者就這樣構思著未來協助的理念與計劃。

沒多久,果實山神巧妙的安排下,很快地認識了族中的郭進財老師,服務於恒春工商體育老師,也就因此結下不解之緣,將推動的藍圖與未來方向聊了起來,一拍即合,就這樣從生態保育的觀念切入,適時引導族人開始了棲地管理,社區營造、解說員培訓及重部部落推動,一路陪伴著族人發展佳碌奶人文生態產業園區直到今日,族人沒有停頓,更沒有放任,持續經營維護,營造南台灣牡丹水庫的上集水區營林及生態保育上功不可沒,佳碌奶十八林班園區於是美名傳遍更受到族人的肯定與支持。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牡丹佳碌奶園區之縱谷美景,位在恒春事業區十八林班下方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大約2002年

牡丹佳碌奶園區在牡丹鄉的濕地環境內,保有其原始風貌,不易受外界干擾,且僅有一聯外道路可至,與往東北向可延伸東源村谷地,錐地型狀像腸胃一般忽大忽小,左彎右拐,皆屬遊人不易到達的谷地,10~40米寛不等的谷地綿延一,二公里,約有300~500公頃天然濕地,除了森林外還是森林,濕地還是濕地,溪水綿延至牡丹水庫內;身著長褲衣袖,穿著雨鞋,在濕地裡轉,在山裡爬,自由自在,讓人有野放的心情與探險的快感,透過族人帶領,採野菜、認藥草、溪魚、攀藤、涉水、逛花海等諸多活動,令人嚮往,置身其中,更像是與世隔絶的天堂,分不清東西南北,也可不必知道幾點,只要好好飽山光水色。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牡丹佳碌奶園區之稀有植物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大約2002年

島嶼生態現象在牡丹鄉充分展現,因而加上極高的降雨量及地形因素,致使以當地環境產生豐富的植物相,除了多樣外更不乏稀有植物(灰莉、水社柳、恒春紅豆樹、小葉樟、金線蓮、恒春竹柏、叢花百日青、小葉鴨腱藤等)或特殊植物(台灣梭羅木、水藤、木鱉子、昆欄樹、牛樟、大葉山珊瑚等、高士佛赤楠、高士佛豆蘭、報歲蘭、屈子蘭等……),極適合牡丹鄉當今及長期發展生態旅遊,目前也已培訓牡丹專業解說員,以應未來生態旅遊;筆者也仔細調查了日本時代所設置之高士佛試驗站,發現不僅擁有日據時代奠定至今之植物寶庫及物種基地外,更有生之大茄苳巨木及日人引進種植至今如琉球松林相、咖啡園及許多試驗物種。走訪牡丹池山、婆豬古山、女奶山、士林格山、高士佛山及東源一帶,到處是濃密的植群及季風林植物相,更是野生動物及動植物基因庫,值得世世代代的牡丹人及半島居民展生態旅遊。筆者也陸續在當年之後幾年培養高士、中間路、大梅、港仔、九棚的社區營造及牡丹鄉生態解說員培訓,以因應未來生態解說。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