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七佳的軌跡故事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日暮山下的老七佳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大約1998年

1998年偶然的機會,參與了老七佳石板屋修繕及翻新工作,由族中長老帶領我們(屏東社區大學成員)共同參與整修近十棟老房子,記憶當中共修繕了包括大頭目、靈媒及其他重要據點的房子,由年長者帶領及指揮族人老中青三代,不男女共同協助整修,主樑選擇以舊電桿作為材料,屋頂石板則多半回收舊有石材,牆壁石材則多半採補強方式處理,完全沒有浪費任何一小片石板及石頭;粗重的上樑工作,必需憑靠十幾人的合力才能勝任,長度約有八米長,遇到彎路或放樑工作都得小心翼翼,以免掉下來或壓倒他建物。

每一棟石板屋都得協助清出舊有的石板,待屋頂木板及鋪上防水布後方能復舊,送回屋頂之石板並規律的鋪上,並以魚鱗法相互銜接,以防漏水;高明燦代表指出石板屋修護完全不用一根鐵釘修繕,屋內裝飾及擺設完全由家人私自進行,交工或換工的族人共同幫忙完成主結構部分;所修繕的石板屋,遵循古法打造家園,完工後並各家皆會宴請族人設宴並達謝,除了傳統物外更有小米酒有豬肉,這些都得提早一、二個月準備或更長時間準備;過程中充分見識到族人團結合作的精神,這也是遷村後第一次重返老七佳部落修繕的開始,因此更凝聚了族人共識及團隊默契,對於未來的部落會議及任何議題都助益不少,也帶動了各部落籌組修繕老部落及尋根文化之根基。

每回帶領學員參與老七佳部落尋根或部落之旅,都會安排學員住進各家的石板屋內,一方面學習排灣族族人的生活,更親身感受在石板屋內睡覺的滋味;以及,在屋前與大伙聊天到話家常,直至夜深人靜時的部落,還有夜裡各式夜鴞與動物環伺在旁的驚奇,都極讓人感動;還有,一覺醒來,對於清晨的部落與晨曦美景等…,皆是讓人興奮與懷念的。

   

拍照者:劉育宗
照片中的內容:山豬夾與山豬頭顱
照片提供:劉育宗
拍攝時間:大約1999年

排灣族人把獵取大山豬,當作勇士及英雄來看待,每隻捕捉回來的大山豬都會把吃完肉後的山豬頭顱掛在石板屋前,一方面成為榮耀祖靈,二來當為住家的裝飾品。對於部落附近國有林班地內的山豬依法亦不得捕捉,所以每回上山至國有林班地搜查到山豬夾時,都會將予拆除,以免誤傷同仁或遊客,所以每次上山調查或巡視時都格注意是否有盜獵跡象或獵徑,並嚴防誤踩到陷阱,前些日子就有同仁誤踩大型山豬夾,且遭山豬夾夾穿雨鞋案例,還有當時覺得不對勁時,沒有再提腳,而繼續踩住,且以木頭壓住,順利脫離雨鞋,同事回想當時還記憶歷歷在目,心想如果穿的是登山鞋或球鞋,那後果將不勘設想,鐵定像星期三(100年1月11日)救到的狗一樣,被小夾子夾住而斷掌且將終生殘廢。當然以獵槍打山豬更危險,要是一槍沒打中山豬反而會遭山豬攻擊或暴衝,那勢必更危險;其實在夜間巡視,遇獵人把我林務人員當山豬或山羊瞄或準備開槍打,都是相當危險的行為;每回查緝盜獵時,頭燈上的玻璃被獵人誤判為獵物的眼且像獵物的眼睛般反射,獵人遠距離開槍,那可真要人命;跨年夜前一晚,與同事三人,差一點就被獵人射殺,直到快速反躲為撲方式後化解危機,當時情況極度危險且還暗藏毒蛇及斷崖的危險,還好獵人未擊發;但同事近日的事件,可就沒那麼幸運了,將頭燈看成獵物的眼睛,扣下皮機擊發,才發現不是獵物而是人,一槍斃命,鮮血從背後直流,真叫人難過,更毀了一生。所以在此呼籲獵人勿再上山打獵,要不是被山豬攻擊身亡,可能都會死於意外或槍枝走火都事件,將可能造成終生遺憾。

其實山豬都瞞聰明的,剛放的夾子,一週內山豬還會到有人來過且人類所留下的味道,除非下雨天才可能加速味道沖淡,不易查覺;不僅如此,山豬還會聞到上風處有人來,而快速離開;更特別的是,山豬會將人們架設或埋放的陷阱(山豬夾)從旁挖開或將陷阱破壞,讓夾子移動;甚至,遇過山豬將上方土翻動,淹沒住下方的山豬夾,造成陷阱無法動作且失效,有時連獵人都找不到放置的位置,真叫不敢相信且歎為觀止山豬的行為。總是引來我們一陣的暗笑,公認山豬都是有讀書的動物,亦具備博士級的行為。

發表回應